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7.残忍的凶杀案
    “他为什么这么做?”我有时真的不明白白少安的一些做法,就如暗中帮助的事,他为何要躲躲藏藏;再如赠枪让尹恒保护我的事,为何也要私下进行?

    尹恒双手撑着下巴:“我是个道士,人世间七情六欲都还没了解透彻,更别说揣摩人心了,你问我,我问谁去啊?不过,我当时问过他这个问题,你可知他是如何回我的?”

    我摇头,尹恒告诉我,白少安是这么说的:“小柔恨我,所以,她定不会接受我的好意,也不会接受我的保护。”

    尹恒说,白少安说这话时,一点也不像个杀伐果断的大司令,反而像个可怜虫,在风中被碾碎成泥。

    “其实,我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得比你俩更为透彻,明明是两个相爱的人,明明都为对方着想,可还是要相互折磨,这痴男怨女,还真是让人伤脑筋啊!”

    “你懂什么?你个七情六欲都没了解透彻的人。”我用他的话反讽回去,尹恒摊开双手:“得,好心当做驴肝肺了。”

    “对,你就是多管闲事。”

    “嘿,你这个人……要不是看你是个女人,我就上手了。”

    “行啊,打一架如何?”

    我故意转移话题,故意强颜欢笑,是因为我没有勇气继续听下去了。

    今天已经够糟心了,自从大清早跟江月白聊过之后,我疯了似的跑去司令部,结果看到白少安和姚云在一起,被生生泼了一头冷水,再加上下午几波人轮番折腾,我已身心疲惫,不想再大起大落了。

    夜已深,我怕我经受不住内心煎熬。

    闹了一会儿后,兰芝和李灿先走了,他们要去安德鲁医生那儿陪陪苏桃,我很关心苏桃的治疗,听兰芝说,苏桃一天比一天好了,现在都能认人了。

    闻言,我只点头道好,却没有去看过一眼,因为我不敢,我知道苏桃一定还怪我。

    因为我的自私,毁了一个女孩的人生,就算要我的命去换,我也不会犹豫。

    只是……我没有勇气再面对她了。

    送走了他们后,我把尹恒和三子也支走了:“我盘点一下酒水,很快就关门回去。”

    他们不愿离开,我便交给俩人一个任务,去城西把一些奇人异士召集起来,谈好价格,稍后我会做出图纸,明儿一早就找人装扮花车,让他们上去排练。

    待他们走后,我关上舞厅的大门,径直来到了酒窖,拿了一瓶人头马,打开瓶盖便喝了起来,另一只手里,捏着那把镶了牛皮的左轮手枪,一边摸着枪,一边想着心事。

    不是说好不爱了吗?

    为什么还这么难受呢?

    为什么在我恨他的时候,总会冒出一些人,一些事,说出一些让我心软的话?

    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了下来,我闭着眼,大口大口地灌下酒,不断告诉自己,醉吧,醉了就不会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我太累了,也太痛了,不想去揣摩白少安的任何举动和任何心思了,或许也是因为害怕吧,我害怕再度受到伤害,到时候,恐怕抽上十包万宝路都缓不过来。

    不知不觉,酒已经喝了两瓶,真没想到洋酒竟然也如白酒那么烈,很快上了头,当我昏睡过去时,隐约听见一阵惨叫声,响彻了平城上空,警车呼啸而过,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第二天,当我醒来时,面前围了一群人,一个个都紧盯着我,看得我头皮发麻:“怎么了?”

    “你不要告诉我,昨晚在地窖里睡了一夜?”尹恒气极了,指着地上的酒瓶:“你要是心头不畅快,大可以告诉我们,我们陪你喝,一个人宿醉是很危险的,知道吗?”

    “我这不是……没事吗?”我头好痛,身体也有些发冷,不过还好,我这夜没有做梦,没有梦到白少安。

    “好了好了,赶紧起来吧!”兰芝过来扶我:“呀,你手好凉啊!”

    她吩咐李灿去给我烧壶热水来,先给我喝杯温水,暖暖身子,三子说:“我去吧!”便默默地去后厨了。

    李灿和尹恒合力将我扶到沙发上,还未等我坐热乎,李灿便告诉我:“昨晚,平城出事了。”

    “什么事?”我想起半梦半醒间听到的惨叫,以及警车的声音,望着尹恒:“是不是他……”

    难道是白少安出事了?

    尹恒翻了个白眼:“看吧,我就说你担心他吧!还不承认……放心吧,那个人没事。”

    我松了一口气:“那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

    李灿从袖子里掏出一份平城早报给我,昨天晚上,平城发生了两起极其残忍的凶杀案!

    一个是来找过我麻烦的小陈爷,凌晨被人乱刀砍死在家中,那人手段残忍,先砍了他的手脚四肢,在他身上猛扎了三十几刀,却刀刀避开要害,让他饱受痛苦折磨之后,才割掉了头颅。

    而另一个人我也不陌生,正是那保安队长癞子头,还是通过报纸才知道他叫刘大勇。

    报纸上是这这样写的,刘大勇凌晨正在家中,搂着他的三姨太睡觉,不知怎的就被人闯进来了,导致床上的二人双双遇害。

    与小陈爷不同的是,刘大勇的死状更为凄惨,先被硫酸泼面,而后被猛扎了二十几刀,斩断双手,最后是血流干了死的,死前极其痛苦。

    而警察去到现场后,却怎么都找不到他的双手。

    看到报纸,我心中咯噔一下,与尹恒和李灿对视,他们跟我的猜想一模一样,这两件凶杀案或许跟我们有关,不然怎会那么巧,小陈爷来收保护费,当晚就惨死;癞子头刘大勇让我意思意思,而后摸了我的手,他便更加凄惨,甚至不见了双手。

    他们的死,跟昨天发生的事一定脱不了干系。

    我脑海中浮现了一道身影,一定是他,在平城,也只有他能下此狠手,且一点证据也不留。

    我想到昨天刘大勇曾说过,白少安是阎王一般的可怕人物,此刻看来,白少安哪里是判官阎王?分明就是个滥杀无辜的恶鬼!

    就算小陈爷和刘大勇惹了我,做错了事,可那三姨太是无辜的,他居然连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都不放过,简直是丧尽天良,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高高在上做一国统帅?

    我气不过,抓着报纸就冲了出去,他们追了上来:“你去哪儿啊?”

    “我去找他,解决私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