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6.当街怼司令
    我一直都记得,那天晚上他是如何羞辱我的,是如何折磨我的,这一切我都没有忘,不需要任何人提醒。

    我拍拍他的肩,缓缓地抬起了眼皮,一双眸子如幽深的洞穴,散发着阴冷之气。

    我以旁人听不见的语气说:“别以为你羞辱我就能达到目的,我苏小柔自从跟你私奔,便早已是没脸没皮的女人了,所以,你不用时时刻刻地提醒我,提醒我是个多么下贱、多么卑微的蝼蚁,放心,我不会忘的,从前、那夜、包括以后,我苏小柔做过的事,睡过的人,每一个都会记得,也都会承认,不像某些人,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敢做……不敢当!”

    我手上轻轻用力,便将他推了出去,白少安盯着我,一连后退了三步才停住,虽然仅仅只有三步之遥,但仿佛隔着一个楚河汉界,无法跨越。

    “白少安,从前你能欺负我,是我让着你,是我心甘情愿,如今,我不会再给你机会……”我只动嘴皮子,并未发声,但白少安看懂了,他浑身的戾气在这一刻消失,散在了在人群中。

    有人窃窃私语,白少安好像有点不一样了,可具体哪儿不同?他们也说不上来。

    我荡开一道美艳如花的笑容,白少安或许做梦也想不到吧,一直以来任他揉捏的小女子,有一天竟然也敢反抗他了,如果不是被逼上绝路,谁愿意放弃善良的天性,远离光明,去那晦暗不堪的地狱呢?

    我朝他继续靠近,刚贴上,便掏出了打火机,吧嗒一声点了火,当火焰出现时,白少安虽没有躲闪,却压低了眼眸,死死地对着那火焰。

    看看啊,无论是人是鬼,或者是满天神佛,总有他自己的弱点,不巧,白少安的弱点,我恰好知道。

    火苗在手,我轻轻晃了一下,差点就点着了他的衣裳,但我并没有打算伤他,只想吓唬他罢了,便及时收回了手,左手掏出一根香烟,麻溜地点上,夹在两指指尖,轻车熟路地对上红唇,猛吸了一口。

    当烟雾喷洒而出,喷在他脸上,他侧目,被我抽烟的举动惊住了。

    也难怪,过去的苏小柔是个只会穿着传统襦裙,盘着头发的守旧女子,怎可能碰烟?这样太风尘了。

    趁他还未回过神来,我吞云吐雾,接着说:“事实的真相就是如此,保安队长见我提不动礼盒,只是帮我搭把手罢了,白司令千万别误会,我相信,你绝不是那小题大做的昏官……”

    王副官动了动嘴皮子,白少安举起右手,止住了他:“我们走。”

    他转过身,带着一阵风,悄无声息地来,灰溜溜地回去了,我站在原地,目送着白少安的背影消失在街角,目送着周围看热闹的市民四下散去,最后,对着这个癞子头:“起来吧。”

    他这才爬了起来,制服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吓死老子了。”

    我手里捧着礼盒:“这东西,你还要吗?”

    他摆摆手:“姑奶奶,我哪儿还敢要啊!倒是你,刚才竟敢冒犯司令,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怎么,他很记仇吗?”

    “何止是记仇啊,简直就是阎罗一般的人物。”

    “有那么夸张吗?”我深吸一口,将火星吸到烟蒂处,这才舍得丢在地上,让它在高跟鞋下结束了使命。

    “你是不知道,之前有人弄脏了他身上携带的一张方巾,差点没被他打死。”

    方巾?这倒是勾起了我的回忆。

    以前我最喜欢给他做方巾,我绣活儿不好,绣不出鸳鸯、牡丹等复杂图案,所以只能简单地绣一个安字,可他却嫌弃方巾粗鄙,从未拿出来用过,而且送一次便会掉一次,每回都让我做新的。

    他什么时候,如此护着这小小方巾了?或许,是别人给他绣的吧!

    我心情越发地不美妙了,将礼盒交还给李灿后,转身走进了大都会舞厅……

    入夜,平城的夜生活即将开始,周围的街道亮起了一排昏黄的路灯,舞厅、酒吧和洋人的欢乐场霓虹初亮,白天工作的人们,到了晚上全都换上了另一幅脸孔,在大街、小巷,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放肆地缠绵相拥。

    在大都会舞厅,在一张圆桌上,放着一把国外进口的左轮手枪,枪托上包着牛皮,旁边放着五颗子弹。

    我们围着尹恒:“这枪,你打哪儿来的?”

    尹恒抓耳挠腮:“这个……这个这个……一个雇主送的。”

    “雇主?”我将枪拿起来,放在手中,感觉沉甸甸的:“你觉得我会信吗?”

    “好吧,那我只能实话实说了,这枪是白少安给的。”

    “什么?”我比所有人都惊讶,白少安为什么要送他一把枪呢?

    尹恒给其他人使眼色,他们识相的退下了,这时他才开口道:“白少安之前见过我了。”

    这一点,我丝毫不惊讶,自打知道江月白暗中帮忙后,我曾问过他,尹恒那边是否有他们的照拂,江月白也默认了,这就表明,他们其实老早就勾搭上了。

    这件事,我一直都没有捅破,希望尹恒能够主动告诉我,可是等到今日,若不是他情急之下放了枪,或许,他和白少安的这点秘密,会烂在肚子里。

    我又开始抽烟了,尹恒把烟夺了过去:“女孩子家,少抽一点。”

    我望着那湮灭的烟头:“好。”

    尹恒这才缓缓道来:“我跟白少安见过几面,第一次是在回城后没多久……”

    那时,我刚解决掉柳七的事,便去了西市的李灿家,布在李灿家周围的暗卫看到后便禀告了白少安,告诉他,苏小柔回平城了。

    当时为了获取太平天国的宝藏为苏桃治病,我将尹恒唤了过来,他帮我们解决后,一出门就被人按住了。

    所以,白少安才会知晓我们要去寻找宝藏,也才会孤身一人出现,就是因为,他不想我犯险,更不希望我沾染上宝藏的诅咒,所以,他来了。

    而后,第二次见面,便是在一个月前,白少安这次是恭恭敬敬地请了尹恒秘密见面,因为他想弄明白,我们盘下春雨戏院,究竟想做什么。

    这个尹恒,真是一点秘密也守不住,什么都告诉了白少安,于是,白少安便将这把枪交给了他:“既然她想,那便安心去做,你们所遇的一切困难,都会迎刃而解,这把枪,我赠你了,它的职责只有一个,就是保护小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