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5.白少安的羞辱
    小陈爷和这几个马仔明显被吓到了,要知道,自从白少安接管平城起,就严格地控制了枪支,他们虽是黑帮的人,但想配枪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平日里多是用些刀和钢管武斗,一旦遇到枪,终究是没辙的。

    “算、算你狠……”他们放下一句狠话:“你们等着!”便连滚带爬地跑了。

    见他们远去,兰芝丢掉了半截砖头,李灿捂着自己的额头:“唉,我们惹事了……”

    我将鞋默默地穿上,鞋跟上还染着血,其实,我早就料到,与黑帮这一仗在所难免,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

    很早之前,其实我就想过了,与其每个月花重金孝敬黑帮,看人眼色,还不如寻找更强大的靠山先罩着舞厅,之后再依靠自己。所以今天,我本不想动手的,寻思着先打发了再讲,没想到因为白少安和凌风音的刺激,我心情不好,一时没忍住,不仅动了手,还开了枪,这下真是麻烦了。

    而麻烦的事岂止得罪了黑帮?枪响之后,我听到左右街口分别集结了两道脚步声,步伐整齐、训练有素,朝我们靠近,转而面向尹恒:“遭了!”

    “怎、怎么了?”他还没有从刚才的枪声中回过神来。

    “快把枪给三子,藏到远处去。”然后问他们:“有鞭炮吗?”

    尹恒点头:“有!”

    “拿串鞭炮过来。”

    大家手忙脚乱地收拾着,不过一分钟便将现场打扫了干净,左边的洋人街上,保安队的人排成长队跑了过来,为首的是个癞子头,擦了擦汗之后便将帽子戴上了:“谁、谁放的枪。”

    我给李灿使眼色,他点点头,手中的火折子点燃了引线,门口挂着的鞭炮噼里啪啦响了起来,燃起一阵灰色的烟雾,全是火药的气味。

    当鞭炮声炸响,吓得保安队的人纷纷掏出枪来,看到那么多枪,兰芝抱着头尖叫一声。

    癞子头这才反应过来,让手下把枪收下:“丢人,只是放鞭炮而已!”

    他走过来:“你们没事放什么鞭炮,啊?吓老子一跳。”

    我把发呆的尹恒推到角落去:“这位军爷,今儿是我们舞厅挂招牌的日子,特地请了位道长来看看,说要放鞭炮喜庆喜庆。”

    那癞子头看到我,眼珠子都直了,上下打量一番便笑了起来,露出一口大黄牙:“哪里来的姑娘,美、美啊!”

    他色眯眯地盯着我,我嫣然一笑,指了指身后的大都会招牌:“我就是这儿的姑娘,待我们开业,军爷可要来赏脸玩玩。”

    “那是,那是……”

    “到时还得请军爷多多护着我们啊。”

    癞子头手指摩擦了两下,我明白了,赶紧给李灿使眼色。

    他捧着刚才准备送小陈爷的大洋和洋酒礼盒过来,我双手送上:“军爷,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他看到那包装精美的礼盒,以及放在上面用红纸包住的大洋,笑得合不拢嘴:“美人还真会来事啊……”

    我眨了眨眼:“那可就这么说定了?军爷你可一定要护着我们啊。”

    他连连点头,接过了礼盒,手掌故意放在我手背上摸了一把,我忍着心中的恶心,将礼盒交给了他,就在这一瞬,一道冰冷的目光朝我传来,大白天的竟然生出寒气。

    我回头,这才注意到,还有一支队伍出现了右边的街口,白少安站在队伍前,定定地看着我,目光停留在我的手上。

    我这才想起,刚才明明听到的是两边有脚步声,却只出现了保安队,原来还有一队是白少安的亲兵。

    看到他,我没吓到,癞子头反而吓坏了,捧着礼盒的手颤了起来:“白……白司令!”

    白少安勾了勾手指头,王副官俯首听着,然后走了过来:“身为保安队长,当街收受贿赂,按律该革职查办。”

    说着就要拿下癞子头,癞子头吓得双腿跪地,说不出话来。

    我拦住了王副官:“慢着,谁说这是贿赂?”

    王副官指着礼盒:“有酒有大洋,还不是贿赂?”

    “我有说这东西是送队长的吗?明明是队长看我一个弱女子提不动,帮我提提罢了。”

    那癞子头也算是机灵,立马说到:“是啊,误会了,误会了,下官只是为人民服务。”

    王副官皱着眉头,看向了白少安,白少安面露隐隐怒气:“没听懂我刚才的话吗?”

    王副官回过头,朝我为难地皱眉:“司令已有决断。”

    如果没看到白少安和姚云在一起,我或许不会多言,这个癞子头是死是活与我何干?可如今,我心里憋着一口气,一股难以消散的怨气、怒气和……妒气,他要对付癞子头,我就偏要对着干。

    我拦在了癞子头面前,直视着白少安:“原来,大名鼎鼎的白司令就是这般断案的?没有证据,只凭一己之喜好就惩处下属?”

    我说话声十分响亮,吸引了市民们的注意,大家本就是冲着白少安的风采而来,怎知却看到有人敢跟白少安对着干,俗话说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人们越积越多,甚至还有记者在人群中举起了相机。

    白少安瞄了一眼围观群众,他知道,我是故意这么说的,逐一步步走了过来,压低了嗓音:“又发生什么疯?”

    我后退一步:“司令,我们……认识吗?”

    他脸上的青筋瞬间就爆了出来,却仍旧面不改色:“你再说一次?”

    我微微一笑:“哎呀,是我说错了话,你可是堂堂的大司令,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愿意认识小女子,是我的荣幸。”

    白少安也不甘示弱:“看来万代兰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不过,,你那日陪酒作乐的桃色故事,倒是让很多名流富商都记得。”

    他在羞辱我!在当众挖我的疮疤。

    从他嘴里说出万代兰这个名字之前,几乎没人知道我的存在,现如今有记者在场,他刻意提起桃色故事,无疑就是引导记者去探求那夜的事,登上报纸,街知巷闻,让我丢尽颜面,真是好卑鄙啊!

    不过,他以为这样就能把我打倒、让我求饶吗?

    我听闻之后,不仅没有后退,反而正面迎了上去,虽然比他矮了一个头,但气势上却一点也没有输:“不用你提醒,我一直都记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