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4.忍无可忍
    “黄道吉日我早就算好了!”尹恒一整天不见人,就是去准备开业的东西了,大早便先到聚贤楼订了只烤乳猪,又去喜店订了大红地毯,矩形横幅以及庆典花篮、礼花炮仗等。

    尹恒说这个月初八是个好日子,是鸿雁来宾的吉日,有北方壁水貐吉星当空,四大财神为正神,喜神、福神、吉期、敬安、曲星、五富、相日、玉堂齐聚,是个难得的,适合开市、祈福、求财的好日子。

    兰芝算了算:“初八,那不就是后天?”

    “对呀,时间紧急,所以我才跑了一天把开业的事准备妥当了。”说着,把单子递给我们。

    我给尹恒倒水,送上自己的方巾给他擦汗:“辛苦了。”

    “没事。”他捏着杯子,一口就喝干了。

    兰芝看着开业清单:“这么热闹的日子,应该请舞龙舞狮的来热闹热闹啊!”

    尹恒解释道:“我开始也想请,可这么一来,就跟我们的风格不搭调了,显得不洋不土的。”

    他说到的确实在理,我们的舞厅是欧式的风格,请舞龙舞狮的来,未免太过扎眼。

    “不如这样……”我跟大家商量着,不如就用我们自己的乐队在门前演奏,以鲜花簇拥,让舞女们跳西洋舞蹈来热闹。

    兰芝摇摇头:“我手下这些姑娘虽然能歌善舞,但也没在一起合过舞啊!那么短的时间该如何排练?”

    确实,这也太不切实际了。

    我正思索着,突然间被桌上的报纸吸引了,在板块的二条位置,一行正楷中号标题赫然写着:俄罗斯马戏团抵达平城,看美女与野兽共舞。

    图片是美女手执火圈,黑熊乖乖钻过去的模样。

    “有了!”我指着这马戏团:“咱们可以请马戏团的人来表演。”

    李灿看着报纸:“咱们这点钱,怎么请得起啊!”

    “谁说我们要请俄罗斯的马戏团了,咱们平城就有自己的马戏团啊。”我给李灿眨眨眼,他立刻了然于心:“对对对,就咱们西市那边,能人异士就挺多。”

    “是的,只要我们稍微装饰、编排一下,再准备几辆花车,效果便大不同了。”

    大家都觉得此计可行,三子竖起了大拇指:“真是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啊!”

    开业的事解决完毕后,门外传来了一阵马车声,李灿赶紧出去:“定是招牌送来了。”

    这块招牌,据说是李灿和三子特别请人定制的,取名为‘大都会’,用李灿的话说,这‘大都会’一名,从名字上就压过了其他所有的舞厅,气势十足!

    我对名字这东西没什么意见,也就由着他们去了。

    “走,咱们也去看看吧!”我们一行人满怀期待,随后也跟了出去,结果刚到门前就看到一群马仔将送货的马车围住了,一只脚踏在了招牌上。

    为首的一个人扎着一根小辫,长了一张大长脸,痞里痞气的模样:“大都会……兄弟几个快来看啊,有人在咱们地盘上,居然敢叫自己大都会。”

    我看了一眼,立刻明白了,是地头蛇前来搅局来着。

    李灿在他们面前陪着笑:“几位兄弟,是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

    领头的斜着眼:“兄弟?谁跟你是兄弟,叫大爷。”

    兰芝刚想冲过去,就被尹恒给拦住了,她气得胸腔起伏,一双明媚的大眼睛满是戾气,恨不得上去抽他几个耳光。

    李灿背在身后的手,也明显捏紧了,却还是笑着说:“几位大爷,小店还没开业呢,你们想来喝酒别急啊,等开业了,我请你们几位喝个够。”

    “开业?”那人揪着李灿的衣领:“没我们哥儿几个点头,你还想开业?”说完就要动手。

    “住手!”我冲了过去:“放开他。”

    “哟哟哟,来了个美人啊,是这里的头牌吧!”那男人说着就要上手摸我的脸,却被三子揪住了手指头,轻轻一拧,就痛得眼泪直流。

    “你们……你们竟然敢对我动手?你们可知我是谁的人。”其他几个小弟上来帮忙,都被三子给吓退了。

    我坐在了马车上,盯着他这丑恶的脸:“说说看,你是谁的人,姓甚名谁。”

    他说:“那你可听好了,老子是金荣帮的人,人称小陈爷。”

    “好,放开小陈爷。”我给三子点点头,他这才松手,站在我身侧,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

    “算你识相。”小陈爷望着三子,忌惮地退了一步。

    兰芝趁机将李灿带到一旁,捂着他的胸口:“你没事吧?”

    李灿摇摇头,只是不停地冒汗,他当然知道这群人是来干嘛的,只是现在我们穷成这样,哪里还有钱付保护费?

    “小陈爷,你大驾光临,请问有何贵干啊?”我明知故问,随手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吸了一口,不急不缓。

    小陈爷拍了拍身上的土,恶狠狠地说:“来平城混,你们也不打听打听金荣帮,一点规矩也不懂。”

    “哦,是这事儿啊,大爷们请稍等。”我让李灿去里面拿两瓶xo,再准备十块大洋过来,等他拿出来后,小陈爷带着自己的手下围拢过来,啪的一下就把大洋给拍散了。

    “你特么耍老子是吧,打花叫花子呢……”

    当大洋一个一个地落在地上,我举起手上的香烟狠狠砸在了地上:“敬酒不吃吃罚酒,三子,动手!”

    三子早已经摩拳擦掌了,听到我一声令下就冲了上去,正所谓擒贼先擒王,他手脚非常地迅速,抓着小陈爷就捶了起来,而我们也没闲着,分别去对付那几个小弟。

    李灿在跟一个小年轻抡拳头,兰芝走到旁边,手执两块板砖,一手砸一个脑袋,直接把人给打晕了。

    我没别的武器,情急之下脱下了高跟鞋,用鞋跟去砸人,把人脑袋都给砸破了。

    就在大家打成一团时,突然,一声刺耳的枪响传来,划破天际。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看着尹恒站在大门口,只手握着枪,枪口对着天上,宛如一尊雕塑。

    “都不许动!再动我就开枪了!”尹恒将枪收了回来,双手托举着,对着我们的方向。

    我皱着眉头,尹恒一个道士,他怎会有枪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