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3.兰芝的梦想
    这一路,我心绪万千,不知不觉就踱步到了舞厅,门口还搭着脚手架,我这才想起,今天招牌就做好了,等一下便可挂上去。

    见到我,李灿和三子涌了出来,李灿抑制着激动:“姑奶奶你去哪儿了,我们找你老半天了。”

    我木然地望着他们:“有事吗?”

    李灿指着门前停放的一排排马车,工人们正在卸货,将箱子搬了进去,他压低了嗓音:“你去哪儿弄来的洋酒和家具啊?”

    “他们同意了赊账。”我淡淡地说,李灿和三子却越发地担忧了,看我的眼神也有些心疼,我敲了他俩一人一个脑崩儿:“想什么呢,我可没出卖色相,就是找了个朋友,套了点关系。”

    这下,他们终于放心了,纷纷夸赞我厉害,赊账这种事也能搞定,我苦笑一声,突然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变得荒唐起来,白少安既然关心我,爱我爱得感同身受,为何又要搂着姚云招摇过市呢?

    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还是白少安的爱太过泛滥,对谁都可以?

    见我发呆,三子还以为是我跑关系累了,赶紧晃了晃我眼:“累了就回去休息吧!”

    我摇头:“这段时日都在跑商家,都没来看过一眼,今儿既然来了,就好好看看。”

    我望着门头,上面使用的是最新潮的西洋式设计,彩色的雕塑配合石膏,做成了一副金沙碧浪的背景,俩美人鱼双手托举着招牌,招牌的边框是一串彩灯,现如今招牌还未挂上去,那处是空的。

    再看这进去的玻璃门,用的也是洋人的旋转门,进去后有一个雅致的入门区,侧面镶嵌着一面“神奇”的镜子,说神奇,也不过是稍稍调了一点角度罢了,能让人照得身材修长,再配上明亮的灯光,让人熠熠生辉。

    而后就是大厅了,大厅足足有四百平那么大,是平城面积最大的舞厅,地板我选择了最新烧制的、加了贝壳粉的地砖,些许灯光,贝壳粉便能发出阵阵金银色光芒。

    三子见我来了,兴奋地跑到舞台后面,啪的一声打开了灯,还是七彩光,光束慢慢由舞池中央集中到舞台上,李灿跑到台下,换了无数个幕布,配合着灯光和贝壳粉的反射,真是如梦如幻,如仙境一般。

    看到舞厅如此气派和漂亮,我激动得落泪:“谢谢,谢谢你们。”

    我看着这群脸上挂着笑意的朋友,三子、李灿以及在外面的尹恒、兰芝和苏桃,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也没有那么糟,只要努力,梦想是可以成真的。

    现如今,舞厅装修好了,灯光、音箱已经就位,酒水库里库存也满了,只差乐队、舞小姐和开门大吉了。

    我正准备去想办法,就看到兰芝火急火燎地走了进来,身上挂着一个大包,来到吧台前,她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便掏出一沓装订的纸,啪的一声拍在桌上。

    “这是……”我看到了合同二字,这些都是合同,目测不下一百份合同。

    “这些都是我联系来的姐妹们,每一个都由我亲自把关,要模样有模样,吹拉弹唱不在话下,她们听说有新的舞厅,都愿意来试试。”她对我展露的这一笑,十分的迷人。

    我捡起面上的合同看了看,里面的条条框框写得十分清楚,看来,兰芝是用了心的。

    “一共一百一十个姐妹,她们知道咱们目前有困难,没钱也愿意过来帮忙。”

    对于谋生艰难的舞小姐来说,没见到钱就愿意前来,兰芝一定费了不少功夫。

    我对她连声道谢,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我只有一个要求。”

    “你说。”

    “我想当舞小姐的大姐头,也就是妈妈桑。”

    我噗嗤一下笑了:“你不怕李灿吃醋啊。”

    她抡起拳头:“这是我的梦想,他敢不答应。”

    兰芝告诉我,她这个人没什么本事,走上娼妓这条路也是生活所逼,可是,这并不妨碍她是个有野心的人:“从前我做娼的时候就想,如果有一天我做了鸡头,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下面的姑娘,不让她们受一点委屈。既然要出来卖,就是洋人说的那什么……什么等价交易,就不能失了尊严。所以,我要让这个行当扭转过来,并不是男人有几个臭钱就能欺负人的,咱们女人也有选择男人的权利,也一样有尊严地做个顶天立地的人。”

    兰芝总说她是个粗人,她没有文化,但是,就今天她说出的一番维护女权的话语,就令我刮目相看。

    “你说的,也是我之所想,在我们手下的姑娘,绝对不可受非人的折磨,不可被人践踏尊严,这是咱们的底线。”我想了一下,对她说:“我们再起一个附加协议吧!保护舞女的权益,让她们每个人不仅能享受年底红利,还能享受基础的医疗保障,因为工作而受到的伤病,由我们负责。”

    兰芝惊讶道:“年底分红已经很不错了,这医疗也算上,可得花好大一笔钱呢!”

    “钱是小事,唯有让她们在工作中获得保障,让她们无后顾之忧,同时还能产生希望,这样的日子才有盼头,工作起来也会越发卖力。”

    我告诉兰芝,姑娘们既然在咱们最困难的时候仗义相助,咱也不能亏待了她们。

    兰芝听到后连连点头:“小柔,我就知道,我没有信错人……”

    现如今,舞女的事因为兰芝而顺利解决,就剩下乐队了,兰芝听闻后,神秘兮兮地笑了起来:“这事儿啊,也早已考虑好了。”

    她拍拍手,门外的人便搬着架子鼓、萨克斯、钢琴等乐器进来,我惊讶得合不拢嘴:“这是……”

    “你可瞅好了,这都是国外的乐队,听说大东舞厅想请还请不到呢!”

    “这般厉害?你是如何请来的?”

    她捂着嘴笑:“可不是我的功劳,要感谢安德鲁医生。”

    “是他?”他是洋人,认识国外乐队也很符合情理。

    兰芝说:“听说这支乐队曾经误食过一种毒蘑菇,安德鲁医生刚好经过便救了他们,所以,安德鲁一开口,他们便二话不说地过来了。”

    我望着乐队的乐器被整齐地摆放在舞台下方,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安德鲁这份人情真是太大了,我不知道要怎么还。

    “他说了,请乐队来,只是因为他喜欢这支乐队,想时常过来听听罢了。”

    我说:“他这是宽慰咱们的话,你也信。”

    “我信啊,他说了我就信,大不了以后他来,酒水给他半价,姑娘随他挑选,不加出台费。”

    我噗嗤一笑:“你倒是精明,请人来,还得收钱。”

    “那可不是?既然做生意了,那就要有做生意的样子。”

    “行!很有老板娘的风范。”我望着一副忙碌的景象,此时此刻万事俱备,只欠开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