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2.再见凌风音
    女子笑得极尽谄媚,柔弱无骨的贴在白少安身上,白少安低头望着她,笑起来的样子真是迷人啊。

    他刮了刮姚云的鼻子:“吃我?胆子真不小。”

    俩人就这样相互依偎,相遇打趣地走进了司令部,风中只剩下他们**的声音。

    这一刻,我有点疼,不,不是有点疼,是很疼、很疼……

    黄包车的师傅小声地问:“姑娘,你这是走还是不走啊?”

    我付钱给他,转身走到了旁边卖烟的小摊上,随手拿起了一包万宝路,躲在街边巷子口忍不住抽了起来,当香烟进到肺里游了一圈,再被我长长的、一口气地吐出来,心中的苦涩仿佛也随着这阵烟雾被带了出来。

    这一吸就停不下来,我一连吸了六根,都快去了半包烟,这时,一道人影出现在面前,那人身披黑袍,戴着傩戏面具,霸道地伸出手夺走了我的香烟。

    “是你?”我惊慌了,转身就要逃,凌风音拦住了我的去路:“我来,并不是秋后算账的。”

    听到他的话,我终于放心了些,毕竟在娟婶家里,我算计了他,虽然知道他最后无事,但我心里也是忐忑的,生怕他再找上我。

    而现在,他突然找上我,我反而不害怕了,只是现在我心情不好,没心思搭理他。

    他阴森地笑了一下,下巴点点司令部的方向:“男人都是经不起诱惑的。”

    原来他都看到了,既然如此,我也不必强颜欢笑了:“那你呢?你也一样。”

    “我确实一样,但我却能选择诱惑我的人是谁,除了你,那些阿猫阿狗,根本入不了我的眼。”

    “是吗?”我懒得与他纠缠,直截了当地问:“你现身,该不会只为了说这些废话吧!”

    “那是自然。”他晃了晃手中的信封:“我有小轩的消息,想知道,就找个地方聊一聊。”

    “好,去大东舞厅吧!”

    他却摇头:“怕是你想去喝酒吧!我偏不去。我们还是去湖边聊吧,你若想喝,就把那一南湖的水都喝干!”

    这个人,果真是有妖法,经常能猜中我心中所想。

    “行,那就去湖边吧。”

    到了南湖,还是同样的位置,凌风音坐下后对我说:“我们之前的约定仍旧有效。”

    我知道他说的约定,就是我用鬼衙金库换小轩的约定。

    “鬼衙金库就对你这般吸引?”我觉得他也不缺钱,为何一直盯着那边,难道那里真有别的东西?

    他这次倒是坦白,告诉我:“我听过一个传说,在鬼衙金库最隐蔽的密室之中,有一面铜镜,那面镜子里住着一个女子,她可以回答来人的任何问题,任何……”

    原来,他如此执着去鬼衙金库,就是为了问几个问题,也不知是什么问题,让他有如此大的执念。

    但我表示理解,因为我本人就是一个有执念的人。

    “你信得过我?”我问他,毕竟我曾经背叛过他。

    他说:“我信得过你的执着,因为,你对小轩的寻找和关心,假不了。”

    凌风音倒是个明白人,确实,我可以欺骗他,但是,我寻找小轩的急切心情不可能作假,只要他能帮我弄到小轩的消息,救回小轩,我就一定会乖乖与他合作,绝不会背叛他。

    可现如今,我与白少安闹成了这样,我对白少安一次次燃起希望,却又一次次被现实浇灭,就算是铁打的心,也已经碎了。

    我甚至不想见到他,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纠葛,可如果我与白少安老死不相往来,又怎能接触鬼衙金库的秘密呢?

    凌风音靠近我:“不乐意?你还有第二个选择。”

    “什么?”

    他突然握住我的手,湖面上倒映着我惊慌失措的脸:“做我的女人,嫁给我。”

    “凌风音,你撒手。”我挣扎起来:“你要我说多少次才会明白,你根本不爱我,只是想占有我,我们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这一切只是借口。”他压低了嗓音:“被伤那么多次,你的心还没死吗?”

    “这不是死心的问题,我就算死心,也不能随便找个人就嫁了吧?”

    他抓住我的手越发紧了:“呵,你就是嘴硬,不承认你对我是有情,不然你如何解释,逃走那日会对我手下留情,确保我无恙才肯离开?”

    我惊讶地望着他:“你都知道?”

    他冷笑:“那日,我并没有醉。”

    我的心开始狂跳,既然他没醉,为何会放过我?

    他解释道:“因为我想给你一次机会,也给我一次机会,让你天高海阔到处飞。我告诉自己,只有还有与你相遇的那天,便是缘分未了,这一次,无论你说什么,我都要紧紧抓住你的手。”

    说着,他深情地望着我:“与其对着白少安虚与委蛇,一次次伤心,不如跟着我,我会一生一世爱你、宠你,待我大仇得报,我与你还有小轩便归隐山林,就像在娟婶家中那般,花前月下,我唱曲,你数花,青丝变白发……”

    这样的日子真的很好,可是……我却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

    凌风音真的很懂我的心,只言片语就将我对未来的憧憬摆在眼前,说实话,我确实动了心,可是我也说过,这辈子我不想再靠男人了,我要靠自己,所以,第一步要做的,就是不受任何人控制。

    对,在我看来,凌风音许给我的“好日子”,就是控制、就是牢笼。

    当我再度睁开眼,我夺过了凌风音手中的封信,用力一抛就丢入了湖中,当信封沉入水里他终于松开手:“你疯了!”

    “不,我没疯。”

    我站起来,控制着颤抖的身体:“信封里的东西,不用看我也知道,一定是报平安的,小轩一定还活着,不然你不敢跟我谈条件。”

    他看我的眼神变了,仿佛第一次认识我,透着未知和惊艳。

    我接着说:“你给的两个选择,我一个都不会选,我俩的约定就此作废,我很感谢你之前为我所付出的一切,有机会我会用别的方式进行偿还。”

    良久,他轻叹一声:“小柔,你变了。”

    我不是变了,只是活明白了。

    “今后的日子,我想试试走自己的路,不论是你还是白少安,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别想受制于我!”

    我拒绝了凌风音,也就意味着调查小轩的事需要靠我自己了,唯有无时无刻提醒自己变得强大起来,用小轩的事吊命,我才能好好地入眠,才能苟活于世。

    这一次,我没有任何留恋,转身离开了凌风音。

    也是此时我彻底明白,无论男女,只要心如死灰,只要够狠,就能变得所向披靡,然而这样的“醒悟”只是我变强的第一步,未来还有许多难关,唯有强大的心智,才能昂首阔步地挺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