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1.白少安的新欢
    我原本以为自己对白少安的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结果……却还是嘴贱地问了一句:“什么事?”

    江月白摇着脑袋:“就是你设计骗他,并且逃离白家的那件事!”

    我承认,我离开白家的那夜,手段确实下作了些,但我也是没办法,谁让我没有别的本事呢?

    江月白自顾自地说了起来:“那夜,他以为你想通了,满怀期待地去到了恬园的西厢房,刚进门就闻到了一种奇怪的香,让人昏昏欲睡,而后,他在黑暗中看到,床榻上睡着一个女人,刚过去就发现是宋昕妤!”

    江月白又咽下一口苦咖啡,就连声音也是苦的:“当时,宋昕妤给他点了催情香,他为了保持冷静,硬生生将宋昕妤给撇下,跳进了池塘里,后来白家老宅失火,得知你在火场后,他不要命的冲进火场去找你,差点就回不来了……”

    听到他的话,我的心也揪了起来,别人或许不知,但我却知晓,白少安不怕刀剑枪子儿,他只怕火,也只有火能伤害他!

    而他却不要命地冲去火场,就是为了救我。

    渐渐的,我的眼睛红了。

    “在火场里,他找遍了老宅的所有角落,确定你不在内,知道你没死,便知道你趁乱逃了,于是连夜找苏桃和宋昕妤,没想到苏桃那丫头也失踪了,于是他就将宋昕妤先关押起来,从她口中得知,西厢房之事是你设计的,那一刻,他的心伤透了。”

    “是吗?他也会为我这样的人伤心?江月白,你不是在说笑吧?”我虽然嘴硬,但捧着马克杯的手却抖了起来。

    “苏小柔,按理说,你跟少安是最亲近的人,为什么你一点也不了解他呢?”江月白告诉我,白少安的致命弱点,除了火,还有一个就是——我!

    “你是他拿命都要保护的人,我从没见过他对任何人这般重视,为什么你偏看不到他的好呢?”

    “他对我好吗?”我压抑着爆发的情绪:“如果他真的爱我,为什么过去五年,从未提过娶我?为什么要日日给我喝避孕药?为什么要跟宋昕妤订婚?”

    江月白轻叹一句:“这些事,我想,他亲自告诉你会好些,既然他不说,便有不说的理由,不过,我只说我亲眼见到的部分,当初在山西战场,他好几次身负重伤、弹尽粮绝,几乎挺不过去,就是因为你,他才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因为他知道,在遥远的平城,有个女人正趴在窗前等着他回去,他不止一次告诉我,如果他死了,那个女人也不会独活,所以,他不能死!”

    江月白说,白少安所有的勇气,到了我身上都化为乌有,他甚至变成了一个胆小鬼,害怕失去我,害怕与我说再见。

    就算被宋总统施压,他也要与我在一起,所以,刚从广西回来后,他就迫不及待来找我,结果却发现我走了,带走了所有的东西。

    他疯了似的到处找我,后来才得知,我竟背着他,嫁给了他的侄儿白远卿。

    而后,他愤怒过、疯狂过,最后终于愿意妥协,他接受了我是白家少奶奶的身份,却又因为爱我而控制不住与我发生禁忌之恋,这段偷偷摸摸的恋情,让他倍感苦恼,也让他下定决心,就算一无所有,他也要推掉与宋昕妤的婚事,便将宋昕妤接来平城,想与她商议退婚的补偿事宜,而后与我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可就在他看到希望的那一刻,我的离开,令他跌落云端,跌至谷底。

    这一次,他仿佛又回到了战场,被一堆堆死人压得喘不过气来,无论所有人叫他站起来,他都没有了力气,因为,他知道那个女人,再也不会在窗前等他回去了。

    再也不会……

    泪,一滴一滴地滑落在热巧克力里,我颤抖着抿了一口,却吐了出来,热巧克力不是甜的吗?为何比咖啡还苦?

    “后来,加上崖边爆炸之事,少安以为你死了,从谷底回来后,脾气就变得古怪起来。他在人后折磨宋昕妤,让她生病、将她囚禁,却要宋昕妤在人前与他装出一副恩爱的模样,将此作为她的惩罚,更是借着她的名义胡作非为,原本我以为他会继续荒唐下去,谁知你们缘分匪浅,在镇原城又再度相遇了……”

    “镇原城的误会,相信少安已经跟你说过了,如果你要怪,那就怪我吧!当时得知有人暗杀你,他心急如焚,是我阻止他亲自赶来救你,也是我告诉他,在时机成熟、在他足够抗衡总统之前,如果希望你平安无事,就必须做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这样,你才能活得久一点,才能活到误会解除,他迎娶你的那天……”

    江月白说完后,便默默地离开了,直到他的咖啡已经变凉,我还呆坐在原地,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原来,事情的真相是这般,可是白少安却一个字也没跟我提过!

    他明明在乎我,我也深爱着他,两份真心在一起为什么是这样的下场?

    为什么我们之间会充斥着那么多的欺骗、背叛与误会呢?

    我望着橱窗外的街景,望着每一个路过的行人:“为什么,你们能告诉我吗?”

    我想,除了我和白少安,这些问题没人能回答。

    然后,我做了一个决定,我要去司令部找他,我要亲口问他为什么,我先亲耳听到他说,说我们之前的一切都是误会,听他平心静气地与我解释清楚。

    直至今日,我仍旧无法控制内心深处对他的眷恋,仍旧渴望与他在一起,与他好好的过日子,就算让我继续等着他,我也愿意!只要他对我真心相待,一切都不是问题。

    我想见他,我重新回到他的怀抱,这样的念头,填满了在我的心,我疯了似的跑出去,拦了一辆黄包车,一路向着司令部前进,恨不得脚底踩着风火轮,眨眼之间就能飞到他跟前,紧紧地抱住他!

    当我在门前,还未走下黄包车时,我见到了他,他正从912车牌的车上下来,眉目含笑地望着车内。

    我激动地站了起来,刚准备叫他名字,就看到一只如玉的手臂从车内伸了出来,他握住了女人的手。

    待女子下车后,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那人并不是宋昕妤,而是一个长相与我有些相似的女子,明眸皓齿,衣着洋气,特别是嘴边挂着的梨涡,笑起来,能把男人撩拨得目眩神迷。

    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旁边花露水广告牌上的女明星,姚云!

    我静静地立在他们身后,而俩人却丝毫未察觉,眼里只有对方,而后,白少安搂着她的腰肢问:“今晚想吃什么?”

    姚云挑逗地望着他:“我想吃……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