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9.观花门法宝丢了
    有时我真的想不明白,难道我是天煞孤星的命格吗?为什么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都会一一地离我而去呢?

    爹、娘、小轩、孩子以及……白少安!有的跟我天人永隔,有的天各一方,还有的……已经是同床异梦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自问没有做错过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要对我这般残忍?

    残忍到最后,还让我亲眼看到孩子的魂魄被张月明吸进肚子里。那种掏心挖肺的疼,潮水一般涌来,让我透不过气,让我想立刻结束自己无用的性命。

    但当我万念俱灰时,一只温暖的手落在了我的肩上,尹恒告诉我,不管人生有多苦,好死不如赖活着。

    他说:“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帮你留意戴帽子的人,连我都没有放弃,你就更不能放弃了。”

    我擦干眼泪,是啊,至少,我还有一个弟弟,还有小轩在这个世上,他还没有脱险,我怎么能想到死呢?

    这时,三子醒了过来,看到他,我忍下了余泪,围了上去:“你没事吧?”

    他惊恐地望着周围,看了半天,尹恒对他说:“鬼已经没了。”

    三子这才坐了起来,纵使他之前胆子再大,真的见到了鬼,终究是害怕的。

    “我……我没事了。”他耷拉着头:“对不起,我以为来这儿可以帮帮忙,没想到还连累你们了。”

    “三子,你别这么说,是我要开舞厅,是我决意盘下春雨戏院的,算起来是我连累了你们。”

    我们都责怪自己,尹恒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溜烟跑到门外去收拾了桌子,边跑边吆喝着:“你们别怪来怪去的了,赶紧来帮忙吧!记者待会就要来了。”

    “记者?”我疑惑地看着他和三子,三子这才想起来:“对啊,我们约了记者啊!”

    “究竟怎么回事?你们说清楚。”

    尹恒没工夫跟我解释,赶紧披上了新买的道袍,衣服上的褶子印还在,就套在了身上。

    三子一边抬起纸人,一边说:“这是我们商量好的,想着春雨戏院驱邪,不能就我们几人知道,应该要让全城的人知道,这样,客人才敢上门来。”

    他们说得有道理,这几天我光顾着忙了,都没想到还能利用舆论来给舞厅造势。

    “你们为何不告诉我?”

    “这不是想给你惊喜吗?”

    我没好气地说:“你们也不怕鬼没驱走,给搞砸了。”

    尹恒笑道:“有你的观花门和我的五花八门,怎么可能收拾不了?”

    “你倒是自信得很。”经过他的提醒,我这才想起观花门的宝物来,往桌上望去,发现上面空空如也。

    记忆里,在刚才的打斗中,桌子被张月明和地缚灵们掀翻了,应该是落在地上了。

    我赶紧举着手电趴在地上寻找,后来,尹恒和三子也加入队伍,我们摸遍了周围的每一寸土地,却怎么都找不到鼻烟壶和古书的踪影。

    “刚才可是有人来过?”我问他们,尹恒确定地摇摇头:“我刚才把附近封了,人怎么可能进来?”

    我紧张起来,按理说,没人进来,这里也就我们仨,三子被鬼上身后就一直在戏院里,我和尹恒虽在外面,但都是同时行动,就在我看到剧情反转时,鼻烟壶和古书还在面前,而后我们嗑瓜子看戏时,才失去了印象。

    难道是地缚灵和张月明拿走的?

    不可能,他们一直都在打斗,根本没有时间去做,唯一的可能就是:一、鼻烟壶和古书长腿跑掉了;二、有人或者是其他的东西闯了进来,趁乱将宝贝捡走了。

    我倾向于第二种假设。

    “难道是花娘?”我想到她一直都跟踪我,希望要回这两件宝贝,极有可能是她!

    若真是她拿走,大家都别想安生了……

    现如今,我手里的观花门法宝,鼻烟壶和古书已经丢了,还剩摄魂镜和一块青铜残片,我庆幸对方并不知道这两件宝贝的存在,所以没有一并拿走,看来,以后得好好保护宝物了。

    只是觉得心中有愧,我对不起鬼婆婆的托付,没有保护好鼻烟壶,继保护不了孩子后,我连宝物都保护不了了,人生能不能再失败一点?

    尹恒告诉我,让我想开一点:“我坚信万物有灵,观花门的宝物虽被人捡走,但宝物都是有灵性的,在别人手里,不一定好使。”

    我点点头,希望如此吧!

    当我们准备好一切后,尹恒解除了周围的结界,渐渐的,一些记者扛着相机和闪光灯前来,我躲在暗处,看着尹恒在他们面前装神弄鬼,待他将土碗咋破时,我悄悄打开了怀中抱着的葫芦,这里面是他养的几只小鬼,我们要把鬼魂放出来,在人们面前演一出好戏。

    果然,当小鬼出现时,记者们虽然害怕极了,但还是举起了相机拍下了尹恒驱鬼的一幕,而后,尹恒做了一套花里胡哨的把戏,完美收工后,他对着众人说,春雨戏院所有的鬼魂都被他收服了,让大家不用担心,这里以后再也不会有灵异之事了。

    记者们纷纷围住他采访,他吹嘘了好一阵子,就差没把自己吹嘘成活神仙了,仿佛自己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侃侃奇谈了半小时后,终于结束了采访。

    众人离去之前,三子十分滑溜地掏出了准备好的红包,给每个记者一点辛苦费,所有人都抱着怀疑的态度而来,最后是满意而归。

    待他们走后,三子和尹恒得意地说:“等着吧,明天这块地儿要火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当平城早报出现在报摊上时,头版头条上刊登了三幅照片,最大的一幅是尹恒在捉鬼,鬼魂飘荡在眼前,其他两张小的,一张是春雨戏院现在的门头;另一张是当年戏院着火的资料图。

    标题大大地写着:神秘买家购下春雨戏院,道家法师深夜捉鬼!

    人们听说春雨戏院被人买下、捉鬼,并不是什么大新闻,但镜头里拍到鬼魂,确实是中外的首例。

    就为了看那鬼魂的照片,人们也舍得花几毛钱买下一份报纸,报刊才刚刚上市不过两小时,就已经被抢光,弄得报社赶紧加印了数千份。

    看到人们这般关心春雨戏院,我们决定趁热打铁,多多造势。让周围的住户前来现身说法,告诉记者,他们再也没有听到春雨戏院里有人影和怪声,困扰周围住户十年光景,令平城人谈之色变的春雨戏院,终于……消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