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8.食婴鬼
    看到是我,张月明本还笑嘻嘻的,发现是在春雨戏院门前,她脸上虽还挂着笑,周身却充斥着一股黑暗与愤怒。

    “你叫我来……这儿,是作何?”张月明飘到保护圈,毫不费力地就进了保护圈里,把尹恒都看傻了。

    我倒是没吓着,因为之前就知道她是个有法力的鬼魂,只是没想到这般厉害,连尹恒都不是她的对手。

    进了保护圈内,她半截身子飘到我面前,脸上全是皱巴巴的纹路,泛着紫黑,她又问了一次,这次的语气更为阴森:“你叫我来这儿,是作何?”

    我头皮发麻,磕磕巴巴地说:“叫、叫你来,问一件事。”

    她沉默了很久,然后动了动脖子,发出咔咔声:“说。”

    我指着里面的地缚灵:“是你父亲派人锁了春雨戏院、放火烧了所有人,对吗?”

    张月明沉默了一下:“不怪他,是我,是我托梦让父亲这么做的,不然,我就夜夜缠着他,让整个张家不得安宁。”

    她话还未说完,里面的几只地缚灵突然冲了出来,冲破了尹恒的保护圈,朝着张月明飞奔过去。

    她也不闪躲,看着几道黑影直冲面门,一冲就把她给冲散了,化成千百只萤火虫四散飞去,虫子掉头回来,包裹着那五个……不,是六个地缚灵,陷入一场打斗。

    尹恒的法坛都被他们打架掀翻了,他抓着我的手避让到旁边:“太可怕了。”

    我看着两股风盘旋而起,颇有毁天灭地之势,惊叹道:“原来鬼打架是这样的……”

    尹恒告诉我,鬼其实就是一种能量的存在,我问他何为能量,他说,就如阳光,我们看得见、摸不着,但阳光的能量却能让人变暖。

    “原来,这就是能量啊!所以说,他们能变换模样,是因为只是能量,没有实体?”我问。

    “聪明,就是这般。”

    然后他从兜里掏出了南瓜子,一边看鬼打架,一边嗑瓜子:“来点?”

    “你怎么总有吃的。”我念叨一句,自然地跟他嗑起瓜子来,就像在看戏,看久了眼睛有点发酸,我问尹恒:“他们多久打完啊?”

    我觉得有点冷了,想回家躺被子里去了,尹恒说:“快了,你看这地缚灵只剩一个了……诶你说,这张月明究竟是什么东西,六个地缚灵加在一起都打不过她。”

    我想了想:“兴许是她死前是孕妇,怨念重吧!”

    “孕妇……”尹恒眼前一亮:“我知道了,她是食婴鬼。”

    “食婴鬼,这是什么?”

    他南瓜子也不嗑了,一本正经地说:“食婴鬼是一钟专门修炼邪恶鬼术的鬼魂,以食婴灵为生。”

    在地府,婴灵不属于六道,无人超度便没法轮回,所以,就专门出现了一种鬼魂,是以吃婴灵为生,目的是利用婴灵的强烈怨念进行修炼。

    听到他的描述,我差点一个恶心,没吐出来。

    “食婴鬼多半是女人,而她们也多半都是孕妇,吃的第一个婴灵就是自己的孩儿!”

    “你是说……张月明吃了自己的孩子?”

    “正是!”他指着张月明的鬼影说:“一般有孕而亡的鬼魂,身边都会跟着婴灵,在阴间也会继续母子情,可你看她,身边别说孩子了,孩子的毛儿都没见着,所以,那孩子多半被她吃了,而她也因此修为极高,地缚灵都不是她的对手。”

    “太可怕了。”我盯着张月明发愣,想到这个穿学生装,剪着齐刘海的可爱女生,竟然藏着一颗如此可怕的心。

    都说虎毒不食子,她为了修炼,便吃了自己的孩儿,这些年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的婴灵。

    这时,尹恒大叫一声:“不好!”

    “怎么了?”吓得我跟他一起站起来,他转身,指着仙鹤背上驮着的三子:“我怎么把他忘了。”

    他念咒驱使仙鹤,仙鹤慢慢降落,将三子放在了地上,然后掐着三子的人中:“醒醒,快醒醒。”

    三子打了个哆嗦,慢慢地醒了过来,当他看到我们身后时,又两眼一翻地吓晕了过去。

    我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强烈的阴气袭来,回头一瞧,正好对上张月明的脸,一张满布紫青血痕的脸。

    我吓得尖叫一声,躲到尹恒身后,尹恒手中捏着三道符纸,张月明挑挑眼皮子,他的手就不受控制了,将符纸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好吃吗?”她嘻嘻嘻地笑起来:“我也想吃东西了,不过……不是吃这些废纸。”她将目光转向我,似发现了什么,整个人都兴奋了,朝着我将嘴缩成小鸟的嘴巴,像在吸什么东西,眼珠子瞪得老大。

    尹恒额头上流下了汗珠,他控制不住自己,一直不停地在吃符纸,含糊不清地说:“她要吃你的……孩子……”

    我的孩子!

    对啊,我有孩子,可惜我们缘分太浅,孩子在我肚里只一个月就没了。

    想到孩子,我下意识地捂住了肚子,却依旧挡不住张月明,我看到一个小小的,手指那么大的婴儿,浑身发着青光,从我身上被吸了出去,被她一口给吞了。

    这一刻,我都要崩溃了!

    之前我没保护好孩子,曾经难过了许久,现如今我连孩子的魂魄都保护不了,让孩子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是我这个母亲无能!

    我愤怒了,颤抖着伸手进衣袖里,抽出了摄魂镜,双手高举,照向了张月明。

    张月明躲闪不及,情急之下抛出一个婴灵前来阻挡,被镜子给摄住了,那婴儿是个女婴,灰色的,月份已经大了,再过不久应该就能出生了,可是她再也无法睁开眼看世界了……

    我刚失神,张月明便一眨眼溜走了。

    可恨,可气!

    尹恒趴在一旁吐纸,他知道我心里难受,安慰道:“她吃了你的孩儿,我一定会帮你报仇。”

    报仇?我们怎么报仇?我和尹恒加起来都打不过她。

    尹恒说:“我回去问我师父,他应该有法子对付食婴鬼,只是她跟我们结仇了,之后轻易不会露面,我们还得想法子引她出来,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的。”

    “我知道。”我捂着自己的肚子,被刚才那一幕吓到了,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孩子的鬼魂还愿意停留在我身上,停在我这个不称职的妈妈身上。

    想到此,我再也撑不住转过身去,捂着脸哭了起来:“孩子,对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