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7.剧情反转
    当戏院陷入火海,当台下已然无人,这出戏终于进入尾声,杨贵妃准备回宫了,哀怨唱到:“只落得冷清独自回宫去也!”二宫女扶着杨玉环准备退下,高力士等人也跟随在后,这时,周围的这些人纷纷倒下了,台上只剩下一抹红,比火还娇艳的红。

    张月明从许俊生的身体里走出,静静地站在他面前,与传说中的版本不同,张月明并没有走,而是掐着许俊生的脖子说:“你害死了我,居然还敢回来?”

    许俊生捂着胸口,又吐了一口黑血,他抬起眼眸,艳如牡丹的脸谱上,却神情悲伤,他不顾张月明凶相毕露,反而伸出手,轻轻柔柔地抚着她的脸颊:“阿月,我想你了。”

    “想我?”张月明也愣住了。

    “我承认,是我失手杀了你,也是我掏空心思,伪装你上吊自杀的模样,可你知道吗?杀了你,我心里也不好受。”

    “我思来想去,还是应该回来,希望用我的命阻止你继续害人,可没想到……”许俊生指着台下支离破碎的尸体:“你还是让你爹动了手。”

    “是!是我让他做的,我当初被你杀死,整个戏班子的人都在替你撒谎,就因为你是角儿,因为戏迷们爱慕你,所以,他们与你为谋,让我死得冤屈!”

    张月明的怨气很重,虽然我不知道她究竟是如何死的,但从只言片语中了解到,她的死跟整个戏园子脱不了干系,所以,她才会上了许俊生的身,登台唱戏。

    与此同时,她还想办法让她爹得知了真相,派人来锁门,暗杀了戏院里所有的人。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张月明要把许俊生留到最后,就是让他眼睁睁看着戏院里的师兄弟们,看到喜爱他的戏迷们惨死,看到戏院毁于一旦,待到最后,再来收拾他这条狗命。

    结果,许俊生却含情脉脉地对她说,是他错了,他是失手杀了张月明,与其他人无关,可是已经晚了。

    许俊生抓住张月明的手腕:“阿月,别再杀人了,好吗?”

    “就凭你?也敢跟我开口?”张月明齐刘海下的眼睛,迸射出一道紫光来。

    “你取我性命吧,就到此为止,让我来陪你,好吗?”到了人生的最后一刻,许俊生没有跪地求饶,而是选择回来,面对张月明的冤魂,祈求得到原谅,祈求坠入地狱,只愿与君相伴。

    而张月明却缩了手,她转过身,火焰在身上燃起,烧掉了戏服,露出了蓝布衫、黑褶裙的校服,转过身去:“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了……”

    因为,她已经惩罚了许俊生,不仅毁了他的人,还毁了他的心,让他活在痛苦与内疚之中,这样便足够了。

    只是,因为她和许俊生这一段孽缘,导致春雨戏院被人寻仇放火,死了二百多号人,跟官方数据几十人相差甚远。

    这些人都变成了冤死亡魂,压根就想不明白为何要遭此厄运,明明他们是开开心心出来听戏的,没想到却听到了一出天人永隔的戏。

    画面戛然而止,我回过神来,周围黑乎乎的,我站在春雨戏院的门口,尹恒手指凌空挥动,那开了光的铜钱剑在空中飞舞画符,天上飞来三只白鹤,体型比马还大,一只在三子身下驮着他,另外两只在房内追赶地缚灵们。

    “醒了?”尹恒问。

    “嗯。”我扶着头,还有点晕乎,不过大概的故事我已经了解了,便对着戏院内喊道:“住手,我知道是谁害死你们了。”

    果然,听到我处传来消息,地缚灵们都停住了手。

    我告诉他们,就是平城前两任的张市长做的,为的就是给他女儿张月明报仇。

    “张市长……是张国忠那个老儿?”一个地缚灵趴在柱子上,手爪子恶狠狠地抓着梁柱,掉下一层灰烬:“你以为,随便说一个人,就能糊弄我们吗?”

    “我没有,我说的都是实话。”

    “那就拿出证据来。”

    证据……春雨戏院都被一把火烧完了,我去哪儿找证据?除非将人证请来!

    按理说,最好的就是把张国忠请来,青后告诉他们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是张国忠早已退休颐养天年,也不知身在何处,我这边着急得要命,眼前忽然间闪过张月明的娇俏小脸,这才想起,我找不到张国忠,可以找张月明前来啊!

    我赶紧问尹恒:“你有没有什么法子是招鬼的?”

    “招鬼?法子多了去了,你问这干啥?”尹恒忙得不可开交,跟我说话的功夫,铜钱剑一个不小心就撞到了墙上。

    我对他说:“我现在需要招一个鬼魂,她与春雨戏院的大火有关,你能帮帮我吗?”

    “能,不过我现在腾不开手,不如这样吧,我说你做,看看能否成功。”

    “好!”我站在原地,凝神聚气地盯着他,他开口道:“咬破你的手指,去莲花灯上写那鬼魂的名字,要是有生辰八字最好了,如果没有,名字也将就吧!”

    “好。”我捧起一盏莲花灯,眼也不眨就咬破了手指,在上面写上了张月明的名字,写完之后,尹恒告诉我,将灯放在作法的案桌上,那里有一个木头雕刻的印章,用印章在名字上盖下痕迹。

    而后又吩咐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我都一一照做,然后,他让我捧着莲花灯到东北角去站着,我刚过去,就看到那灯离开了手掌,竟然飞了起来。

    好好的莲花灯又不是孔明灯,怎会无端端升空呢?定是尹恒施法了。

    尹恒不敢居功,而是指着桌上的鼻烟壶:“是它的功劳。”

    我这才发现,鼻烟壶的壶口溢出了一阵青烟,正托着莲花灯飞去,越升越高,最后变成一颗星星。

    我抬着头仰望天空,倍感惊奇时,一阵轻快的嗓音从街边传来:“小师父,你找我?”

    张月明来了,如往常一般,从墙缝里探出半截身子,两只眼空荡荡的,看着还真有点吓人。

    我好不容易稳定了心神:“是,我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