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6.春雨戏院地缚灵
    鼻烟壶上出现了一排鬼影,而后,我的袖子里传来一阵蚂蚁咬的轻微痛感,古书滑落出来,刚好被我手接住,我这才看到书页的边缘处有细微的血迹。

    那书上的空白黄纸渐渐地浮现出了血字,上面写道:地缚灵,乃被束缚在此的亡灵,因怨念不化形成恶灵,唯有了却心愿方可离开。

    “心愿?”我皱着眉头,看着鼻烟壶:“他们有什么心愿?”

    鼻烟壶上的鬼影变换成两个字:报仇!

    “报仇?”我哪儿给他们找仇人啊?

    我将见到的一切告诉尹恒,他听后说:“看来,戏院的门无端端被锁,是有人刻意为之,或许那些冤魂就是想找到罪魁祸首,才能安心投胎!”

    “罪魁祸首如何找?”

    尹恒想了想:“请他们上身吧!或许会有线索。”然后将目光望向三子,三子指着自己:“我去?”

    “不然呢?你不去,难道让小柔去?”

    三子摇摇头:“好,我去就我去。”

    按照尹恒的安排,三子站在了保护圈外,手指上绑上了一根红线,红线的另一端丢进了春雨戏院里,这时,灵异的一幕出现了,红线并没有落在地上,而是飘在了半空中,仿佛被人抓住了另一头。

    这场面别说我了,三子这个大男人也看得起鸡皮疙瘩,浑身冒冷汗。

    而后,尹恒不停地念咒,走到三子身后,将他肩膀上的两把火焰拍熄,只留头顶的那把火焰,方便鬼魂上身,果然,鬼魂很快就顺着红线走了过来,直接进入了三子的身子里。

    三子打了个冷摆子,忽然间眼皮子便耷拉下来,脸色白得像墙粉,一张嘴,嘴里便冒出一阵烧焦的黑烟,散发出一股腐臭的烧焦味。

    尹恒开始自报家门:“我乃茅山派法外第一代弟子尹恒道长,来者何人?”

    对方看了看他,压根就没搭理他,而是忌惮地看着我面前的鼻烟壶,惊讶道:“观……花……门……人……”

    说完后,他噗通一声朝我跪下了,开始磕头,不断地磕头:“请师父帮我报仇,帮我报仇!”

    我吓了一跳,但还是鼓足勇气问道:“你要我帮你报仇,可是知道仇人是谁?”

    他摇着头:“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当时在看戏,什么都不知道。”

    我想了想当时的环境,所有人都在看戏,自然不会注意身后的情况,唯有一个人知晓,那便是台上唱戏的许俊生和张姑娘!

    只有他们才能看到大门处,才会知道是谁锁了门,放了火。

    听我说后,那鬼魂便笑了起来:“对,对,就是他们……他们知道是谁做的,你去找啊,找他们过来,不然……我就不出去了!”

    听到他想霸占三子的身体,我和尹恒对视一眼,甭管其他的事,得先把这个恶鬼打出来再说!

    而他却狡猾得很,似乎察觉到我们的意图,手指一掐便将红线掐断,三子的身体飘了进去,普通人肉眼看不出来,但我和尹恒却能看到,三子被五六个鬼魂高高举了起来,贴在了天花板上,不断不断地撞击着墙壁。

    那附身的恶鬼将三子的头掰了过来,以一种不可能形成的姿态望着我:“你们不找,我就把他弄死!”

    尹恒拿着黑狗血冲了进去,很快就退了出来,我问他:“怎么了?”

    他指着三子身下地上裸露的一根钢筋,若是强行过去,鬼魂松手,三子便会掉下去,钢筋将直插喉咙。

    看来,他们是早有准备,故意上身透露消息,实则是想把人绑到里面谈条件。

    我又气又急,但还是稳住心神,威胁他们道:“你们最好举好一些,否则,我定让你们魂飞魄散!”

    说完后,我和尹恒商量,该如何寻找当初的许俊生和张姑娘,尹恒皱着眉头:“没办法了,只能请城隍爷来翻翻案底了。”

    尹恒去请城隍爷了,我也没闲着,两只眼紧紧盯着那几只恶鬼,谨防他们一个松手,把三子给落下来。

    这时,鼻烟壶又有反应了,这次不是写字也不是变出鬼影,而是变成了一朵郁金香。

    我看着那朵烟雾化成的郁金香,看着看着便眼花了,一阵目眩神迷,我便被吸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喧闹的,光彩夺目的世界。

    我来到了舞台上,这是一个戏台,我正对着旁边演奏人员的唢呐,一转身,便看到台上的人正在唱戏,一群宫女朝我走来,脸上面无表情,我来不及躲避,双手护在胸前,却发现他们一一穿过了我,站在各自的位置。

    随后布帘一开,便款款走出一个婀娜妩媚的角儿,身披红衣霞帔,头戴珍珠凤冠,眉眼清秀,眼波传情。

    一手拈着折扇,一手甩着水袖,如果不是我看到他身后趴着一个人,抓着他的手做这一系列动作,或许,还以为是出美梦,贵妃醉酒的美梦!

    贵妃醉酒!

    我突然醒悟过来,我应该是来到了许俊生最后一场登台唱曲儿的现场!

    我站在原地,看着那女鬼附在他身上,咿咿呀呀地唱起来,画面十分诡异,而周围的人纷纷看不见我,也看不见她,这时,许俊生一个转身,背后转到了我的眼前,我一瞧,差点没背过气去,这张脸好熟悉,短发和齐刘海下,是一张清秀的脸,只不过那双眼珠是空洞洞的,看着令人胆寒。

    那脸我之前见过,就在白家的地牢里,在宋昕妤失踪找回的第二日,鼻烟壶显灵,招来了一众病号鬼魂治伤,而她就在其中,是颇有法力的鬼魂,后来为了报恩,她还上了宋昕妤的身,帮我解围。

    我还记得当时她说自己名叫月明,却始终不愿说出姓氏,原来,她就是这个故事的张姓姑娘,张月明!

    怪不得她提起自己的名字,就会想起那苦命的娘亲,一辈子只盼月明君归,却永远也等不来她的父亲。

    我正发呆,便听见一声极其轻微的咯吱声,放眼望去,从高高的台上往下看异常明显,是一个穿着黑衣黑裤,戴着黑帽子的男人,悄悄反手将门合拢,并上了锁,也是他从袖子里洒了火油出来,偷偷地放了火……

    看到黑帽子,我有种错觉,仿佛戴这款绅士帽的男人,都跟劫走小轩的黑帽子是一伙儿的,都是坏到极点的坏人。

    很快,靠近门边的人发现了火焰,尖叫起来,台下乱成一团,却怎么也打不开大门,这时,东西南北各方都蹿出火苗,人们疯狂地拍打门板和墙壁,四处逃窜,却怎么都出不去。

    火焰很快就燃了起来,有些人被熏死,有些人被踩死,最惨的就是那些被烧死的人,身上起火,却无能为力,只能哀嚎、嘶吼……

    而台上,张月明趴在许俊生的背上,冷冷地看着这一切,只顾着自己的这台戏,一定要唱到落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