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5.尹恒作法
    李灿告诉我,之前他拉黄包车时,大家晚上都不敢经过春雨戏院门前,据说那里面黑乎乎的,有黑影在晃动,且到了夜深,周围的住户还会闻到烧焦的肉味,以及听到唱戏声和人们的惨叫。

    “更玄乎的,就是每一个接手春雨戏院的人,都会遭受厄运,要么破产自杀,要么疾病缠身一命呜呼,最后一任老板不信命,刚盘下来就被发生了意外,双腿废了,于是赶紧把这家店挂到了洋人的买卖行,这才保住了性命。”尹恒说道:“我去看过此处,乃聚阴之地,又发生过如此重大的事故,便是菩萨亲自下凡,也难以完全超度啊!”

    “那要看,是请哪尊菩萨了……”原本我还不确定是否要盘下春雨戏院,听了这个故事,我越发坚定,要拿下这块令人谈之色变的地盘,因为除了价钱便宜之外,我还想做一些积德的事,那便是超度这些枉死的亡魂。

    尹恒摇摇头:“你啊,就是个理想主义的人,你想超度人家,可是人家已经成为了当地的地缚灵,被困在原地甚至不愿离开,你如何超度?”

    “能超度一个算一个吧。”我想到这些无辜之人,去听戏竟然赔去了性命,也是可怜:“试试吧,不试如何知道呢?”

    我告诉尹恒,这件事我一定会付他酬劳,他表示酬劳什么的也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若能办好,也有助于他在平城闯出名声,以后走哪儿,春雨戏院就是他的活招牌。

    “你倒是鬼精鬼精的,不做生意真是可惜了。”

    “如果有机会,我倒是想做生意啊,谁生下来喜欢跟妖魔鬼怪打交道?”

    “这道也是。”

    现如今,关于春雨戏院的鬼事我们已然了解了前因后果,可要如何做,还得听尹恒的。

    尹恒算了算日子,说明天晚上子时对我们有利,可以行动,但之前要准备一些开坛做法的东西,香烛纸、元宝蜡烛、莲花灯、祭拜神仙的大金钱以及一些纸人纸马等纸扎品都得备好了。

    另外,还得准备大公鸡、黑狗血以及一双牛角,我问他为何要准备牛角,他告诉我,因为牛是最为勤恳、善良且通人性的动物,牛角汇聚了天地间的灵气,以及牛身上的正气。

    这些东西,都由我和三子去准备着,别看东西虽然不多,但要一一买下来,还是得跑许多地方。

    等我备好一切后,已经是第二日下午了,大家一起下馆子吃饭,吃的羊肉涮锅,希望能暖暖身子。

    大家都到齐了,唯独缺了李灿,等了一会儿后,李灿乐滋滋地拿着一张地契赶来,啪的一下把拍到了桌上,我看着他仅仅只用了一百五十根小黄鱼就将春雨戏院将近八百平的一层全买了下来,不敢相信地望着他。

    “怎会这般便宜?”

    我们所有人都惊呆了。

    李灿得意地抬起下巴:“我有个认识的伙计,就在那间洋行开车,他从中帮了点忙,在经理耳朵边说了几句,经理便便宜卖给我了,说主人家也不缺这点钱,我早点买走猛鬼戏院,还是帮了人呢!”

    “可以啊老李。”兰芝搂着他的脖子,使劲地波儿了一个,在他脸上留下了一个红红的唇印,他怪不好意思的,赶紧擦掉:“兰芝,在外面,收敛点……”

    我倒了一杯酒:“李灿,我敬你一杯!”

    刚想喝,尹恒便拦住了我:“女人最好别喝酒,我替你喝。”

    “哟哟哟……”李灿开始起哄:“尹道长够爷们儿的啊,这替人喝酒,得喝三杯啊!”

    “行,喝酒喝。”

    我看着尹恒帮我挡酒的样子,别说,心里真是暖烘烘的,这个男人对我的好,我全都看在眼里,他很好,只是我们不适合……

    这一顿饭,大家吃得畅快,要不是晚上还有事儿要忙,一瓶酒哪里管够?起码得一人一斤烧刀子,可是大家不能再喝了,等把春雨戏院的事忙完,喝三天三夜都没问题。

    喝完后,我让兰芝把李灿扶回去了,春雨戏院能以一百五十根小黄鱼的价钱买下来,他功不可没,我打心眼里感谢他,也决定了,这个舞厅,一定会算他和兰芝一份。

    剩下我和尹恒、三子,酒足饭饱后来到了春雨戏院门前,这里虽然地处闹市区,但路灯却一盏也没有亮,周围也没有一个行人,所有的人和车都形成了默契,那就是……入夜后,一定要避开此处。

    没人正好,没人打扰,我们更好开坛作法。

    只是今夜,不知是不是变天了,风冷飕飕地袭来,吹得人后脖子凉,尹恒暗叫不好:“他们这是不欢迎我们,得赶紧了。”

    尹恒和三子抬来了一张桌子,我们将作法的法器和要化掉的纸扎品全都搬了过来,刚落地,春雨戏院黑乎乎的门洞里突然吹出一股剧烈的强风,差点没把东西给吹翻了。

    尹恒手执一把铜钱剑,从案桌背后一跳就跳到桌前,嘴里念念有词:“天地玄宗,元始徘徊,降我光辉,护佑此间……”左脚蹬地三下:“落!”

    我便看到一个大大的光圈,如罩子般将我们罩住了,外面狂风肆掠,仿佛跟我们没有关系,罩子里一点风儿也没有,东西都安安静静地躺在原地。

    三子摸着头:“怪了,为何别处有风,这里却没风呢?”

    我问:“你难道看不见我们被罩住了吗?”

    “罩住?”他左顾右盼:“哪有啊?”

    尹恒笑道:“娘们儿,别大惊小怪的,你呀是开天眼了。”

    开天眼?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尹恒笑而不语,拿事先手记的乌鸦眼泪给三子擦了擦眼睛,三子也能看见了。

    算算时辰,马上就到子时了,他开始焚香请神,同时也请鬼,然后念咒:“有请各位天神菩萨,将面前的元宝蜡烛和莲花灯,在你们的世界幻化成亿万个。”

    他话音刚落,我们就看到那堆纸扎品真的变成了一座巨型的山丘,淹没了街道和房屋,延绵数公里,变得金光闪闪。

    尹恒这才让我们点火:“开光了,大家先焚烧吧……”

    我们将东西过火,尹恒在身后作法,摇铃、念咒、撒鸡血,请神来开鬼门,将里面的鬼魂全都引出去。

    一开始,只有少数的鬼魂愿意接受超度,愿意领了钱去投胎。后来,慢慢地鬼魂多了起来,最后,还剩几个鬼魂徘徊在里面不愿离开,那些鬼魂,我能看到影子,莫约是高大的男人身影,尹恒剑指春雨戏院:“那几个就是这里的小鬼头了,成了地缚灵,不容易对付啊!”

    “不容易对付,也要对付了。”说着,我拿出了鼻烟壶摆在桌上,古书也握在了手中,鼻烟壶开始有反应了,冒出了一阵青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