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4.春雨戏院的鬼事
    尹恒在平城混的日子虽然不长,但由于接触的妖魔鬼怪众多,也听说了不少关于平城的老故事,其中,也包括春雨戏院的“前世今生”。

    其实春雨戏院那幢房子,修建的年头也不算久,从开工至今也不过十五年的光景。

    当时正是清末时期,清政府已经进入了王朝宿命的衰落期,又被商品经济打压,再加上国外势力的涌入、殖民,加速了清政府的灭亡。

    那时,各地都在闹革命,军阀混战,狼烟四起。

    同时也有很多新思想传入国内,各地纷纷兴建了许多工厂和军校、学校,全都是为战争而准备的物资和人才,平城也是如此,兴建了最高学府国立大学,而春雨戏院的事就是发生在国立大学的一位女学生身上……

    当年,能够读国立大学的学子,除了是拔尖的人才,还得是名人富贾的后代,特别是女孩子,更是得有一个显赫开明的家庭,才能够抛头露脸出来念书。而那位女学生正是如此,她的父亲是四川总督,清廷灭亡后,被宋总统继续任用,调到了平城做了市长。

    “我只听人说,那位市长姓张,女孩是他的私生女,为娼妓所生,一辈子都见不得光,但那姑娘却十分聪颖,性子独立,颇得张市长的喜爱,便被他偷偷带来平城,放到了国立大学念书。”

    期初,张姑娘在学校还好好的,直到遇到了一个戏子,真是一见误终生啊!

    那个戏子是个旦角,也是当时老平城的大明星,名叫许俊生,据说是个人戏不分的疯子,最擅长演贵妃醉酒,而模样嘛,自然是俊美如仙的。

    当时,作为进步女学生,张姑娘原本是很反对京戏的,觉得是老旧思想的毒瘤,可是,当她抱着批判的态度买票进入春雨戏院时,却被许俊生给迷住了,不知不觉便爱上了这个哀怨且疯魔的男人。

    甚至她自己也去学戏,剪掉了一头长发,私下里扮演唐玄宗,在许俊生独自一人自饮自酌,化身为杨玉环排练时,她从舞台后方阔步走了出来,让“唐玄宗”与“杨贵妃”在约定之日,如约出现在了百花亭,一同与贵妃赏花饮酒,如穿梭时空,改写了美人杨玉环之憾。

    就此,张姑娘和许俊生相遇、相知、相爱了……

    后来,张姑娘的肚子大了起来,她去找许俊生,想告诉这一喜讯,却没想到许俊生压根就没想与她认真过,不仅伤害了她,还撇下她偷偷跑了。

    万念俱灰又颜面丢尽的张姑娘,一时想不开,就在春雨戏院里,穿着许俊生的红色贵妃戏服,吊死在了他的梳妆镜前。

    她临死都想不到,自己和许俊生是由唐玄宗和杨玉环的故事开始,没想到,连结局都如此相似,都是被负心汉所抛弃、逼死。

    从那时起,戏院就开始闹鬼,很多人都在镜子里见过那位吊死鬼张姑娘,据说模样十分恐怖,她每天都穿梭在台前幕后,见到人便伸出长长的紫色舌头问:“有没有见到俊生……”

    后来,终于让张姑娘等到了机会,许俊生要离开平城了,自知发生了这等事,留在平城已然是不可能,但他心疼那些戏服,每一件都是他的性命,所以便大着胆子回来,想收拾戏服打包带走。

    没想到进入后台之后,没过多久,戏班子的老板就见许俊生端坐在了镜子前,正安安静静地给自己脸上画油彩,他见状惊讶不已:“许老板,您不是说不唱戏了吗?”

    只听许俊生捏着嗓子说:“既然来了,就再唱最后一场吧!”

    “那今儿个是唱哪出啊?”

    “贵妃醉酒。”

    “好叻!”老板高兴坏了,赶紧放出消息,说这是许俊生的金盆洗手前最后一场戏了,当时平城的人纷纷买票进场,台下座无虚席,后来人太多,连过道都挤满了人。

    当一声锣鼓声响起,台下的人翘首以盼,只见一队青衣宫女手执宫灯、脚踩小碎步飘了出来,站在两旁恭候着,“贵妃”头戴珠翠,身着红衣,肩披霞帔,双手捏着兰花指,款款从幕后走来,刚一亮相,台下便传来了一阵呐喊,众人鼓掌。

    那老板也在台下看着,扶了扶眼镜,觉得这衣裳怎么那么眼熟呢?

    看着看着,他突然后脑发麻,这……这件红衣,不就是张姑娘上吊时穿的戏服吗?他明明记得,这件衣服和尸首都送去了警察厅,怎会出现在了戏院里,还穿在了许俊生的身上?

    他张着嘴,半天都想不明白,或者说也不敢想,只能默默地退到了门口处,准备去三宝寺请一位师父来驱驱邪。

    他刚一走,许俊生便轻舞水袖,手执折扇,媚眼如丝的开唱了:“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玉兔又早东升,那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皓月当空……”

    许俊生许久没开嗓唱了,这一唱,大家都发现,他的姿态更加地娇媚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女人在台上唱。

    唱着唱着,唱到后面,她开始喝酒了,按理说,这杯子里都是空的,可那日真是怪了,酒杯里真的有酒,许俊生仰头喝下后,唱了两句,突然就喷出一口黑血来,台下的人都吓坏了,纷纷尖叫起来,可他却像个没事人一般,继续在那里唱着。

    也不知何时,大门被锁上了,有人碰到了油灯,点燃了火,起火点就在门口处,所有的人吓得纷纷逃命,可是,那戏台上的戏子们,却一个个都站在原地,戏依旧唱着,贵妃手执酒杯,不停地旋转,眼角带着泪,在火光中、在血肉中、在人们的嘶吼中,自顾自地咿咿呀呀,直到所有的人都倒下,世界变得安静,他还在唱,唱到末尾,许俊生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红衣女子,女人跟他的装束一模一样,像极了镜子里的他,面对面站在他跟前。

    尹恒轻叹一句:“到了最后一刻,张姑娘还是没舍得杀了他,看着被烧成血人的许俊生,她默默地转过身离去,只对他说:‘我已经不爱你了,此生为你而死,是我最后悔的一件事……’。”

    说完后,张姑娘便走了,而许俊生则成了这场火灾唯一活下来的人,可他的一生也毁了,浑身被严重烧伤,疾病缠身,痛苦地挺了一年后,他拿了个鱼罐头,偷偷用罐头盖子割喉自杀了。

    故事理应戛然而止,可那几百号死在戏院里的鬼魂,却怨气深重无法投胎,于是,春雨戏院便开始夜夜闹腾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