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1.苏小柔接客
    看到白少安指着我,我不自觉地后退一步,我宁可伺候场上所有的人,包括这个光头大胖子,也不想以一个妓女的身份去伺候白少安!

    我之所以不想求他,不想在他身下承欢,就是因为恨,因为过不去心里那道坎。我不会忘记,是他亲口对我说给我下了五年的避孕药,也是他亲自践踏了我的真心。

    眼下我虽是妓女,身份下贱,但如果知道一切后还去伺候白少安,那就真的比当妓女更为下贱了。

    见我不肯去,正合了王百万的意,他婉转地说:“白司令,不巧了,刚才我已经把这位万代兰姑娘拍了下来,你要喜欢,那……只能明日我把人送你府上了。”

    白少安却丝毫没把王百万放在眼里,只是眼神投来威胁的信息,仿佛我不听话过去,会发生很可怕的事。

    “我叫你……过来!”他戴着皮手套,啪的一下,将一把左轮手枪拍在了桌上。

    周围的人都吓到了,胆子小的女人轻呼起来,王百万擦了擦汗,也知道留不住我了,便将我推了出去:“小兰姑娘,你快过去吧!”

    可我还是僵在原地,这时,红玫瑰趴在了他的肩上:“司令别动怒,让玫瑰来伺候你吧!”

    白少安回头瞪了一眼,吓得红玫瑰拿开了双手。

    我深呼吸一口气,双手叠加在腹前,开口道:“白司令,莫要仗势欺人,我万代兰已经被王老板包了今夜,就要遵守行规。”

    “行规……”他突然不怒了,转而一副阴森森的面容,更加可怕:“万代兰小姐是吧?看来,你对这一行很了解嘛。”

    “刚学的规矩。”

    “那好,把你的鸡头叫进来。”

    尤丽很快就进来了,看到里面气氛不对,便恭恭敬敬地行礼:“见过白司令。”

    他点燃了一根烟,放在嘴里深深吸了一口,随意地指着我:“这个女人,今晚卖了多少钱。”

    “五十根小黄鱼。”

    “五十……”他讪笑一声:“我给一百根小黄鱼,今晚,她是我的了。”

    尤丽看着王老板,王老板赶紧点头:“能得司令赏识,还不快应了!”

    我刚想拒绝,尤丽便点头答应了:“多谢司令……”

    “不用谢我,我既然付了这么多,自然要物有所值。”白少安故意说这话侮辱我来着:“如果今晚她表现不好,我就要了你的命!”

    他的话把尤丽吓得不轻,赶紧来劝我要好好侍奉白少安,待她下去后,红玫瑰和仙玉便去伺候别人了,其他人身边都有女眷,就白少安身侧空荡荡的,他望着我,在等我过去。

    红玫瑰不悦地念叨一句:“还伫在那儿干嘛?像块木头一样,人家白司令花一百条小黄鱼,可不是看你站桩的,再说了尤姐的命还拴在你身上呢!”

    是啊,尤丽的性命就在我手中,再加上一百条小黄鱼的卖身钱,到我手里有五十根,够苏桃用上一阵子了,我没有理由拒绝。

    我望着白少安,罢了,陪谁不是陪呢?只有将仇恨心里埋,先过了今晚再说吧!

    我迈开步子过去,腰肢颤动,风情万种,看得白少安眼神都变了,到了他身边后,他一把搂着我,坐在了他的腿上,吓了我一跳。

    他冷冷地说:“倒酒。”

    “好。”我为他斟酒,送到他面前:“司令请。”

    他却盯着那酒不动弹了:“喂我。”

    “是。”我将酒送到他嘴边,他一饮而尽,见到他开了口,周围的人也纷纷举起酒杯敬酒来着,桌上开始活跃起来。

    白少安心情不是很好,话也变得极少,多半是听他们说,接受他们的敬酒,一杯接一杯的喝,偶尔让我给他夹一些菜。

    吃着吃着,他的手滑进了我的裙子里,我吓得一阵战栗,他却将我死死按住:“怎么?都出来卖了,这都受不了?”

    他示意我朝王百万看去,他身边坐着仙玉,只见在桌下,仙玉的旗袍已经被掀了起来,王百万的手伸到了她的两腿之间,弄得仙玉脸色潮红,瘫软在他身上。

    我的脸豁的红了起来,假如刚才是我陪王百万,现在被掀裙子的人就是我了。

    这还不算什么,其他的男人也都没个正行,那个看起来像只硕鼠的张老板,正用胳膊肘光明正大地触着红玫瑰高耸的一对胸脯。

    桌上的男人都毫不客气,对身旁的女子上下其手,白少安凑到我耳边:“她们都如此努力,我在你身上花了一百根小黄鱼,你该如何?”

    “好,只要你喜欢,我都行。”

    说着,白少安只手解开了我的旗袍纽扣,露出半抹香肩,他举起酒杯:“用你最贱的样子喂我喝酒,我喝下一杯,就赏你一百大洋。”

    “好。”我心中泛苦,却还是拿着酒杯,仰头喝下,含在嘴里,抬起他的下巴,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

    “哟哟哟……这一百条小黄鱼,就是不一样啊!”周围的人叫嚣着,我知道他们都在围观,看我下贱的样子,却只能含泪将酒送到他嘴里,因为有一百块大洋。

    他喝下后,笑得让人发冷:“好,很好。”

    我一连喂了他好几杯后,他拒绝再用同种方式进行:“女人,我腻了,换个花样。”

    “好。”我起身,滋啦两下撕烂了旗袍的两侧,跨坐在他面前,两条修长的大腿紧贴着他的军服,然后一点、一点地解开了旗袍扣子,将酒杯夹在了玉峰之间的深沟里:“司令,请喝。”

    做出这等事,如了他的心愿,也让我彻底放开了自己,不就是想看我下贱难堪吗,我如今做到了,还做到了极致,反而让白少安乱了阵脚。

    他看着我若隐若现的高峰,将脸埋了进去:“苏小柔,你真贱!”

    “谢谢夸奖。”

    喝下这杯酒,他身下某处发生了变化,硬邦邦的抵住了我的肚子:“不喝了!”

    然后将我打横抱起,也不管众人挽留,带着我脚底生风地走了出去,走到楼下的客房里,刚进门就反手将门锁上,把我丢在了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