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9.掌诓红玫瑰
    兰芝是个急性子,说去就去了。等我上街买了两身旗袍,又去烫了时下最流行的卷发回来后,前脚刚到家,后脚,她便来敲门了。

    “小柔,我跟你说啊……”我刚把门打开,她就噎住了,看到我后,就跟看到了什么天大的惊奇事儿,那半张的红唇,一下子呆了。

    “知道你漂亮,可也想过能这般美啊!”她上下打量一番:“我差点没认出来!”

    “是吗?”我开门请她进来,路过穿衣镜时,看着那镜中之人,有着三分江南女子的雅致;三分大都会女子的精巧;三分繁华之中的聪颖;最后一分就是身上那薄荷色、白描底栀子花的旗袍了,不增减一分,一切都刚刚好。

    兰芝啧啧啧地称赞一番:“平城是个不缺美人的地方,可你这一亮相,不只是美人,简直就是女神啊!”

    我轻抚自己的脸,有这么美吗?不过是皮肉罢了。

    “请坐吧!”

    她坐下,我给她倒了杯茶:“可是有消息了?”

    “有,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吧!”兰芝一直将我当做无瑕美玉,怕我被糟蹋了,可是我心意已决,谁劝都没用。

    “不必考虑了,你说吧!”

    她这才开口:“平城大东舞厅新换了一个大姐头,名叫尤丽,是我的同乡,她说今晚正巧有个局,需要一批条儿顺、模儿正的美人过去,听说是伺候五省来聚的富商,一晚上最次也能拿两条小黄鱼。”

    “好,我去,地点在哪儿?”

    “下午五点,我带你去见见尤丽,她会带你去大华酒店。”

    “好!”

    这一下午,我都在描眉化妆,一直对着镜中的自己说:对不起,我要出卖你了……

    五点,兰芝领着我到大东舞厅见到了大姐头尤丽,这个东北女人完全不像兰芝这般壮实,反而像个南方女子,瓜子脸、丹凤眼,纤腰白肤,八面玲珑。

    见到我,尤丽拉着兰芝:“兰芝妹妹,莫不是搞错了吧!”

    兰芝得意地扬起下巴:“错不了,她就是我介绍的美人。”

    “不可能吧!”尤丽瞪着一双细长的眼睛,看了我好半天:“气质高雅、风姿卓越、千娇百媚、婀娜不俗……这样的美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啊!”

    我微笑着,朝她点点头:“尤姐姐谬赞了。”

    “哟,还这般彬彬有礼。”她对我客气起来:“你真决定接客了?”

    “是的。”

    “那太好了,你这一出场,怕是会六宫粉黛无颜色了。”她笑得合不拢嘴,三十多岁的脸上,因为保养得当,一点皱纹也没有:“这规矩可得跟你说清楚了,今晚的收成你拿五成,我拿三成,舞厅拿两成。”

    “没问题。”我注意到了周围投来不少嫉妒的目光,默默地低下了头。

    “好好好……”尤丽看着我身上的这身薄荷色旗袍,皱着眉头道:“这身太素了,进去换一件红色的。”

    “不,我就要这一身。”我看着周围女子,不是穿红就是穿紫,太过艳俗了,而我这一身清新的绿色,跟她们恰好形成了对比。

    尤丽知道我的用意后,眼眸都亮了:“真是个心思奇巧之人。”

    她也就随我去了,让我现在化妆间坐一坐,稍后准备妥当,我就跟另外十个姑娘一同出发。

    我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待尤丽和兰芝离开后,化妆间的舞女们朝我投来了各种羡慕、嫉妒的目光,窃窃私语,我一概不理会,靠在冷墙上闭目养神。

    “哟呵,今儿个真是奇了怪了,见鬼了!”当一阵尖锐的嗓音传来,我睁开眼,看到了一个‘熟人’——红玫瑰。

    几个月没见,红玫瑰好像瘦了,未化妆的脸上黯淡无光,看到她,我就会想起白远卿那个畜生!

    听到她的嘲笑,舞女们纷纷围了上去:“玫瑰姐,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她指着我:“你们都睁大眼睛瞧瞧,这位可是个人物啊。”

    “是什么人?”

    她走到我面前,眼神就充满了嘲讽:“这位可是白家的少奶奶啊!”

    周围一片惊叹,所有人都不相信,还问是哪位白家。

    红玫瑰提高了音调:“平城能有几个白家?当然是白司令家了。”

    “不可能吧!堂堂白家少奶奶,怎么可能出来卖呢?”

    “这要是真的,白家的脸都丢尽了。”

    他们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我站起来,二话不说,对着红玫瑰便挥了一巴掌。

    当这一掌落下,红玫瑰都被我打蒙了,回过神后要跟我掐架,我站在原地,不躲不闪:“你敢!”

    她的手高高举了起来,却最终放下了,连她都不敢动手,周围的女人更不敢事了。

    “你为什么打我?”她捂着左脸颊,愤愤地问。

    “为了你的小命,我得立马打醒你,不然,这话传到白家人耳里,就不是一巴掌这么简单了。”

    我提醒了她,她是明白人,自然知道白家有多看重脸面,知道她乱嚼舌头,还不弄死她。

    “你……你……”她无言以我对。

    我接着说:“当然,这其中也有一些私人的情绪,毕竟你把我比作白家烧死的少奶奶,我听着晦气。”

    我加重了‘烧死的少奶奶’,她便闭口不再多言了:“好,算你狠!”

    红玫瑰原本是想羞辱我,可是,却挨了我一个耳光,还无法反驳,毕竟她得顾虑着白家的势力。

    白家失火是真,对外宣称少奶奶被活活烧死也是真,现如今,她嚷嚷一个援交女是白家少奶奶,这不是找死吗?

    她吃瘪,却也无法发作,只能走到镜子前默默化妆去了,眼看着天已经黑了,她还在画眉毛,尤丽进来催了。

    “我的小姑奶奶,你怎么还没化好啊,人家那边都在问了。”

    红玫瑰面不改色,慢慢描眉:“急什么。”

    尤丽压低了嗓音:“不是我说你,自从白少爷出国散心后,你已经好久没有出台了,老板那边已经对你颇有怨言了,你啊,今天得格外努力些。”

    她心烦气躁将眉笔一砸:“怎么?姓白的丢下我,你们也要排挤我了?”

    “不是这个意思……”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忘了我就在角落里坐着,将对话悉数听了进去,原来这段时日三子和李灿找不到白远卿,是因为他出国躲着去了,我咬着牙,白远卿不回来,我怎么跟苏桃报仇呢?

    看来,还得想办法逼他回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