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8.变态的上等人
    李灿拍着胸脯说:“酒水方面我倒是有点研究,若是走明路,算上给官员的回扣、人工和税钱,利润只剩两成,可若是走野路子,咱们能赚到5成或6成!”

    野路子也就是走私,是违法的!想当初凌风音设计,将我和白少安引到仓库里困住,便是要用鸦片和走私红酒来拉白少安下马,所以,由此可见,走私被查,到将受到多么严厉的刑罚。

    兰芝啐了他一口:“说得好听,你有路子吗?”

    李灿说:“我咋没路子?我兄弟就是走野路子的船夫,当初秦爷在时,他就能从秦爷眼皮子底下赚到辛苦钱,更何况现在秦爷下台了,少了双眼睛盯着,更好往来了。”

    “不行。”我阻止了李灿:“这件事甭管有多少油水,咱们都不能碰。”

    李灿还想劝我,我便直言告诉他,我不怕走私犯罪,可我怕他们走私犯罪:“我不能用你们的人生来赌,不管利润多少,都不行!”

    这下,就连喝的也插不上手了。

    接下来就剩赌和嫖了,以我们的经济和人脉,别说开赌场了,沾边儿就会引起黑帮的注意,特别是掌管这一块的金荣帮。

    虽然前帮主叶荣生“葬身火海”,但整个帮派却仍旧是平城第一大黑帮,生意照常做,人也照常砍,十分嚣张。

    若是我们在他地头上开赌场,很容易就会被发现,到时候钱还没赚到,大家还小命不保。

    最后……就只剩下这‘嫖’的营生了,提起这个,兰芝兴奋起来,都忘了李灿还在身边,高声地说:“这方面我可在行啊!”

    李灿瞪了她一眼,她没有任何收敛,反而揪着李灿的耳朵:“瞪什么瞪,你是嫌我丢人了是吧?”

    李灿吃疼:“姑奶奶,我哪敢啊?我只是心头有点不舒坦罢了。”

    兰芝是急脾气,直爽地说:“怎么?我不偷不抢,用自己去挣钱,哪里不光彩了?我兰芝敢说,赚的每一分钱,都是努力挣来的血汗钱,不靠任何人就能过活,咋的,你看不上了?”

    “没有没有……”李灿赶紧求饶,耳朵都被掐红了,却始终不愿还手,任由兰芝拿捏着,倒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我这会儿开了口:“其实兰芝说的没错,她凭本事挣钱,有什么丢人的?”

    三子一直没有说话,这会儿却越发紧张起来,他盯着我,看着我脸上每一个细微的变化,很快便察觉到:“小娘子,你该不会想……”

    我点点头,隐晦地说:“我若这么做,闯出些名声,对你的事也有帮助,不是吗?”

    他懂我的意思,假若我真如返城时说的,要当平城山尖上迎风傲雪的交际花,见到袁超便是轻而易举的事,对三子的报仇大有益处。

    可是,他却不愿让我走上这条道路:“小娘子,我的事可以从长计议,倒是你……我劝你考虑清楚,不然,一旦走上这条道路,就没有回头可言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也明白如果我做了交际花,甚至直白一点,做了妓女,以后这一生便再也无法洗刷这份屈辱了,甚至连个善终都没有,因为,并不是每个女人都那么好命,失足之后还能从良,嫁给李灿这样的良人。

    但我不后悔!

    看看苏桃现在的模样,我还有什么资格拥有自己的人生?

    我对他说:“我已经决定了。”然后拉住兰芝的手:“你教我,如何……取悦男人……”

    兰芝被我吓到了,手指都开始泛凉,或许在她看来,是万万想不到我会走上这条风尘路的。

    “当然,我不是什么人都接。”我请她帮我想法子,她在这行混得久了,一定有路子可以让我接触到上层人士。

    我已经想好了,先用美色勾搭几位高官富贾,若是舍得在我身上砸钱,那我便长期交往,做情人,做姨太太都可!

    兰芝为难道:“路子倒是有,需要给钱打通关系。”

    “钱不是问题。”

    她自然知道钱不是问题,只担忧地说道:“那些上层人士,看着人模人样的,其实……很多都有一些变态的习性,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她告诉我们,她刚入行时,就曾去参加过一个局,当时有个同乡小姐妹被一个有钱的老头看上了,便带了回去,结果第二天抬回来时,人已经被折磨死了。

    兰芝当时偷偷揭开布帘,看了一眼那小姐妹的身子,吓得病了小半年。

    李灿问她看到了什么,她说:“双腿没了,下面和肚子上都被人剖开了,血肉模糊……”

    听到后,我也心头一紧,这分明是虐杀啊:“就算那人有钱,也不可随意杀人,难道就没人制裁吗?”

    兰芝流着泪,摇了摇头:“后来我才知道,那人是前清慈禧太后身边的李公公,太后薨逝后,他便拿了一笔钱出宫,来到平城定居,平日里没有别的嗜好,就喜欢拿这些年轻的女子来发泄兽欲……”

    因为他没法人道,所以,便残忍地折磨、杀害了女孩们,这些姑娘命如草芥,没人告状追究,随便给点钱就能糊弄过去。

    “也就是从这时起,我不断听姐妹们说,他们接触的上流社会人士,在人后褪去了皮肉,一个个都是地狱恶鬼啊!”

    她给我们举了许多例子,什么煤老板王百万喜欢一边抽打女人,一边发泄;财政司的司长喜欢把女子吊起来,将人拧成奇形怪状的姿势;司令部的秦上尉喜欢给女子身上到处打洞扎上铁环;市长袁超每次都得同时跟几个男人一起折磨一个女人等等,个个都是变态。

    当听到袁超时,三子的脸色都变了:“那个王八蛋……”

    我给他一记眼神,让他稍安勿躁。

    兰芝接着三子的话茬:“对,就是王八蛋,简直不把咱当人看,所以啊,从那时起,我就发誓,宁可与拉车打渔的做,挣点小钱,也不会去服侍那些恶鬼一般的权贵。”

    她苦口婆心,不惜揭开过去不愿提起的伤痛疮疤,就是为了阻止我去接触权贵,或许,她是怕,怕改天我去了,回来时也只剩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但我已经决定了,就算对方难缠和变态,我也会想办法对付,我必须得活着,好好地活着,最好活到苏桃老死的第二日,好好照顾她一辈子。

    再三思量后,我决定了:“我还是要去,必须去。”

    然后拿出一条小黄鱼塞给她:“兰芝,麻烦你帮我打通关系吧。”

    她知道没法说服我后,无奈地摇摇头:“好,我帮你联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