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7.吃喝嫖赌最赚钱
    127.吃喝piao赌最赚钱

    安德鲁医生的说话声很小,若不仔细听着,很容易就被喧闹的人声所盖住,可没想到,苏桃却被清清楚楚地听到了。

    随着报数声传来,她的眼珠便如镶了磁石,跟着怀表移动起来,怀表摆动起起伏伏,苏桃的眼睛也咕噜噜转着,原本狂躁和恐惧的她,很快就安静下来,甚至变得十分专注,眼珠子左右左右地不停歇。

    或许是望得久了,苏桃的眼皮子半耷拉了下来,这时,奇迹发生了,她不需要人扶着,也能站起来了。

    而安德鲁那双漩涡般的蓝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苏桃的脸,嘴里念咒般说:“放松……放松……”

    大概五分钟后,安德鲁的胳膊都举酸了,苏桃终于两眼一闭,倒入了李灿的怀里,我们几个人发力,将她抬进了诊所里。

    进去后,安德鲁把苏桃安排在了里间的诊疗室,先让她睡下,我让三子看着她,和李灿退了出来,当再次见到安德鲁时,我和李灿对他刮目相看。

    李灿追着他问:“医生,这不打针不吃药的,你用的什么法术,竟然让我表妹老老实实睡下了?”

    安德鲁将怀表收到锦盒里:“这是催眠术。”

    他告诉我们,刚才他也是试一试,想看看用这法子是否能令苏桃安静下来,结果很明显,他成功了。

    “苏小姐,我怀疑苏桃小姐并不是普通的精神病。”

    他带我们来到二楼的隔层里,上面是他睡觉的地方,低矮得连腰都伸不直,却整整齐齐摆放了五个低矮的书架。

    书架上全都是英文和拉丁文的医书,他走到最里边,抽出一本蒙尘的硬壳书,上面写着一串英文,翻开里面的插图对我们说:“我怀疑她这是心理疾病。”

    “心病?难不成跟小轩一样,她也患有心疾,会心绞痛?”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麻烦了。

    安德鲁摇摇头:“你说的是心脏病,我说的心理疾病,可比心脏病更厉害,更难治愈。”

    他看四下无人,便开口问道:“她最近是不是受了刺激?”

    我和李灿欲言又止,事关苏桃的名节,我们怎么说呢?

    安德鲁劝道:“如果你们隐瞒,我就无法对症下药,病人将永远都治不好,你们是在害她!”

    我们对视一眼,然后,我对李灿说:“女子的名节,远没有性命重要,人若是没了,要一个清白的虚名又有何用呢?”

    李灿沉沉地叹道:“说得有理,行吧,那安德鲁医生,你能发誓帮我们保守秘密吗?”

    安德鲁深邃的眼窝里,透着令人信服的光芒:“作为医生,我有自己的职业道德,绝不会泄露病人的秘密。”

    他点点头:“好,那我告诉你……”

    我们简要地说了苏桃的遭遇,安德鲁气愤道:“不是人,那个白远卿简直就是地狱里的魔鬼,是撒旦的化身!”

    “所以,安德鲁先生,求求你一定要治好苏桃,花多少钱都没关系,只要能治好她!”我让李灿端了医院退的医药费和赔偿金过来,足足有一箱半的小黄鱼。

    安德鲁看到那么多钱,吓得都说不出话来:“不用那么多,不用那么多。”

    我却将金条硬塞到他怀里,不知不觉,眼睛就红了:“你一定要收下,因为……你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

    我了解安德鲁,知道他是个好医生,所以,才更要将大量的金条放在他处,他有压力,才会更有动力去医治苏桃。

    他拗不过我,只好收下:“到时我还会退给你的。”

    “到时再说吧……”

    我压根就不在乎钱,钱没了,我们有手有脚可以去赚,但是,我怕苏桃再这样耽搁下去,会被折磨至死。

    所以我没有办法了,只能祈求上天,只能拜托安德鲁,希望能医治苏桃的病,让她快些好起来,至于她醒过来后怪我、恨我,甚至要报仇也好,我都会依她。

    安德鲁看到苏桃情况不稳定,便告诉我们,苏桃这段时日就留在他处观察、治疗,让我或者其他女眷留下来照顾苏桃。

    我自然是乐意留下的,但李灿却提议,还是让兰芝留下吧,毕竟一直以来都是兰芝在照顾苏桃,手脚麻利一些。

    “不,是我欠她的,我理应留下来。”我说。

    李灿将我带到门外:“现如今,照顾苏桃不是第一要事,有一件事更为紧要。”

    “什么事?”

    他指了指桌上装金条的箱子:“我们当了三箱小黄鱼,之前退婚拿去了五根,现在又送了一箱半给安德鲁医生,手里的小黄鱼只有一箱出头了。”

    乍一听,一箱小黄鱼好像很多的样子,在平城买个四合院也足够了,可我知道,这一箱子小黄鱼,对于苏桃的治疗,只是杯水车薪,万一安德鲁这儿治不了,我们就不考虑国内了,得送出国去医治,未来指不定得花多少钱呢。

    所以,我很快就明白了李灿的意思,坐吃山空不是个办法,且去过密道后,我们都知道了宝藏的诅咒,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有那份贼胆再惦记了,为今之计,只有用手上的一箱小黄鱼去做点买卖,想办法挣钱再说。

    可是,有什么买卖,是短时间内能挣大钱的呢?

    我、李灿、三子和兰芝几人,趁着苏桃睡着后碰头商议,正所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当我们七嘴八舌不断提出设想,又被不断反驳、推翻后,发现正儿八经的营生都被排除了。

    兰芝直言说道:“现在最赚钱的行当,都是下九流的东西,吃喝嫖赌最赚钱。”

    吃就是餐饮,不过要想做得风生水起,除了耗费巨资之外,还需找到有特色的厨子。

    由于平城是个港口城市,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菜系都有,鲁菜、川菜、粤菜、闽菜、苏菜、浙菜、湘菜、徽菜这八大菜系都已齐全,且都有自己的标志性的酒楼,我们要想插一足,真是难上加难。

    那外国菜呢?

    倒是个新鲜万一,现如今平城里的日本菜、美国菜、英国菜、法国菜……很受新兴的资产阶级和来华洋人的青睐,可还是有一个老大难问题:好厨师难找!

    我对他们说:“甭管是名气还是厨师,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就是没钱!咱们的钱,盘个店面,装修一下刚刚够,哪里还有余钱来请做别的?”

    ‘吃’这一行当,很快被我们划除掉了。

    接下来就是喝的了。

    ‘喝’也是一个颇有油水的行当,其中两大巨头就是茶叶和酒,茶叶我们倒是考虑过,最安全稳妥,一箱半小黄鱼也够我们倒腾上一堆好茶了。

    可是今年已经是秋季,好茶都已卖光了,最快也得等明年采下春茶,才能大展拳脚了。

    那酒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