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4.白少安的弱点
    没想到一个吻,就让白少安陷入往我之境界,甚至连配枪落到我的手中,也丝毫没有察觉。

    直到我将枪口抵在他的胸膛上,他才回过神来。

    可就算如此,他还是不愿放开我,撕咬着我的唇。

    最后逼得我用力推开了他:“白少安,你不怕死?”

    他看着那枪,眉目之间因为疼而抽了一下:“怎么?曾经向我胸口开过枪,便上瘾了?”

    他捏着枪管,抵在胸膛上:“你知道,子弹伤不了我。”

    我这才想起来,子弹确实对他无用,上次在小巷里,我被凌风音威逼利诱,对他放过枪,明明都打中了心口,他却能自动愈合,还借此躺在地上讹我。

    想到这事,我默默地将枪放下,从怀中掏出了火折子,是三子用完后,我专程收下的火折子!

    当火焰在他面前燃烧,白少安连连后退,我站起来,一步一步地逼近:“你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火,对吗?”

    我仍记得他在地牢里,见到油灯那豆大的火焰,露出的异样眼神。

    仔细想想,其实他很早就透露了自己惧火,只是我一直没有注意罢了,比如他住的恬园,里面一盏油灯和蜡烛都没有,全都换上了通电的灯泡;再比如,他那日受伤在鬼蜮,身上呈现的便是烧伤。

    虽然我不知白少安究竟是什么怪物,没有体温和心跳、不死不灭,可我却知道他的弱点,他怕火,十分惧怕!

    “苏小柔!”他终于愤怒了,由内而外散发着杀气,就算面前站有千军万马,也会惧怕他的怒火。

    可我不怕!

    我将火焰举在面前:“怎么?被我说中了?”

    他沉住气:“区区火焰,有何可惧。”

    “那好,你过来啊?”

    而他却始终没有过来,这下,我越发确定了猜想。

    我将他逼到死角,他始终忌惮地对着那小小火焰,脸色有些发白,却不愿承认内心的害怕,努力保持着镇定。

    “苏小柔,别逼我动手。”他的手指已经不自觉地动了起来。

    我也不想逼他动手,更不想伤害他,此刻说出他的弱点,用火焰逼他,只是为了打开这扇门而已。

    可他偏偏就不让我如愿,我能怎么办?难道真跪下来求他吗?

    “我逼你?也不看看是谁先逼的我!”我指着那扇门:“将门打开,你的秘密,我会永远烂在肚子里。”

    他反问:“那扇门后的东西就那么重要?重要到你我对峙?”

    “是!”我语气坚定,可手却不争气地抖了。

    “好!”他疯狂地笑了起来,声音不大,却听着让人害怕:“好……”

    他一连说了几个好字,然后发疯地朝我、朝着火焰走了过来,眼看着火焰快要烧到他,我退缩了,而他却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怎么?你不就想这样吗?”

    他永远都是这般,做事不按常理出牌,喜欢选择最惨烈的方式面对问题。

    明明打开石门就可相安无事,偏偏他就是不愿,宁可让我烧伤他,这其中莫不是有隐情?

    我还来不及问出口,便眼睁睁地看着火焰烧破了他胸前的军服,烧到了他的皮肉,鼻子闻到的不是血肉的焦味,而是越发浓郁的异香。

    “放手,疯子!”

    可他宁可烧伤、宁可受疼,也不愿松手。

    “你究竟想干什么?”我怕了他了,将火折子吹熄。

    他这才松开手,捂着血肉模糊的伤口:“我想干什么?我是为了金银财宝,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我知道你不缺这点钱,告诉我,为什么宁可去死,也不肯打开石门。”

    他这次才冷静下来:“因为这扇门里的东西,受了诅咒。”

    诅咒?我不明白。

    他走到阶梯下,走到了水里,也不知在第几个台阶处弯腰摸索了一下,密道里便传来了机关的咔咔声,石门掉下了一层细沙,缓缓地开启了。

    门内,有一条深不见底的密道,直直通向地底深处。

    看到密道,三子和李灿围了过来,三子拍了一下后脑勺:“我怎么没想到?这密道从水中进,机关也理应藏在水里。”

    而我却没有心思管这道机关了,拽着白少安:“把话说清楚,这儿有什么诅咒?”

    他站在门前,捂着胸口:“关于太平天国的诅咒!”

    白少安告诉我,这批财宝,是在湘军攻入天平天国天京之前秘密转移的。

    当时太平天国气数已尽,洪秀全便命人秘密转移了大量的财宝,从天京也就是如今的金陵出发陆运至盐城出海,再由海上运到越南,由滇南等地辗转茶马古道运送至平城。

    由于财宝数额巨大,洪秀全寻找了一批修炼邪术之人,在财宝上施了诅咒,谁若是敢偷拿一分一毫,便要遭受夺命诅咒。

    他对我说:“从前我带了一百多名士兵进来,只留下了我一人,其他人碰了财物,全都被活活吓死了。”

    闻言,三子和李灿迈进的脚,默默缩了回来。

    三子问:“为什么你没事?”

    “我也不知。”

    白少安没有理由骗我们,或许,是因为他身上有王者之气吧,所以白少安才会鬼邪不侵。

    此时此刻,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他并非不想我取走宝藏,而是为了我不受诅咒,所以宁可受伤,也不愿开门让我犯险。

    现如今门已开启,他问:“你们还是决定要进去吗?”

    三子表示无所谓,他这些年在水上见过的邪事多了去了,区区诅咒也不放在心上。

    李灿倒是挺害怕的,但想着苏桃,他鼓足了勇气:“去吧!看看这诅咒到底有多厉害。”

    但我却不愿让他们冒险:“你们在这儿等着吧,我进去拿了就走。”

    说完,白少安挡住了我的去路:“要去也是我去!”

    也不等我同意,他便迈着步子进去了,石门很快就关闭,我还未反应过来,面前就只剩一道冷冰冰的石门了。

    李灿和三子带我先过去坐下,我们仨巴巴地望着紧闭的大门,三子终于忍不住开口:“小娘子,你和白司令……”

    “咳咳……”李灿故意咳了两声,给他使眼色。

    我没有心思理会他们,只一心望着石门处,期盼石门的开启,同时也奇怪,白少安为什么要帮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