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3.你可以求我
    李灿吓得跳了起来,三子还来不及将照亮,白少安便在一旁冷冷地说:“大惊小怪,不过就是颗人头罢了。”

    等火光一亮,我们看去,果然是个人头骨,由于年代久远,骨头变得黑乎乎的,跟旁边的石头混在了一起。

    看到是人头后,李灿吓得赶紧下跪,双手合十跟人头道歉,又跑到水边去洗了洗手,这才敢过来,墙角的位置,他是再也不敢靠近了。

    大家换了个宽敞的地方坐着,在黑暗中稍作歇息。虽然我们误打误撞找到了宝藏的入口,但大家刚刚死里逃生,喜悦之情也消磨了不少。

    坐在地上,李灿问:“少奶奶……”

    我故意提醒:“我跟白家已经没关系了,别再叫我少奶奶,直接叫我小柔吧!”

    阴暗之中,白少安的身影动了动,明显听到了,但也明显地默认了。

    李灿听出了我的意思,加大了音量说道:“也是,白家都对外宣称你烧死了,早已没什么少奶奶了,再说了,这白家没一个好人,沾上边真是折煞你了。”

    原来白家已经宣称我烧死了,这正合我意!

    见到白少安没反应后,李灿这才回到刚才的话题:“小柔,方才林子里的是什么东西?怎会有纸人?”

    我告诉他们,这些纸人是曾经给我下蛊的巫师花娘施法而成,十分厉害,是追着我来的:“我听到林中有水声,想到纸人怕水,便朝着谭边跑来……”

    接下来的部分我刻意没有提,结果,角落里却传来一阵声响:“这么说,你刚才是在救我?”

    “恰巧罢了。”我不想承认,就胡乱编了个借口。

    白少安轻笑一声:“我就知道,你放不下我。”

    “白少安,别给点颜色就开染房,我说了,恰巧而已。”我转移话题,接着道:“我们下水后,这些纸人不敢靠近,这一波算是逃过了,可是现在……”

    我望着四周黑乎乎的墙壁,也不知在地下什么地方,一道石门横在面前,挡住了去路:“我们得想办法如何开门,找路出去。”

    俩人也十分赞同,但我们现在条件有限,连照明的东西都没有,只得靠三子手里的火折子,可火折子太小,燃不了多久就会没了,当下之急就是去找点火的东西。

    三子说,他和李灿去找,我一个女人就在原地休息便好了,结果他们刚离开,我就听见一阵低沉的笑声。

    “你笑什么?”我问白少安。

    他坐在角落,背靠墙壁,一只腿支了起来,胳膊肘撑在膝盖上扶着头,就这样侧头望着我:“就算找到火把又有何用?你们找不到机关的。”

    “哦?你就这么肯定?”

    “试试看。”他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我还真就试试看了!

    当三子从墙壁上找来火把,并且点亮周围几盏照明灯把后,水下密道的全貌便显现出来了。

    这是一条延伸到水里的密道,密道直通林中潭水处。

    三子说,刚才他游上来时,发现水下暗河是呈u字形的水道,也就是两头有水,且水一样高,一方连接的是密林里的水潭,而另一处是在我们脚下,延伸到了山体的内部。

    而这里,仅仅只是密道的开始,一扇几吨重的石门堵住了我们的去路,想要进去拿到财宝,就必须找到开启的机关。

    三子交给我们一人一个火把:“大家先拿着,到处看看吧!”

    我先来到石门处,我想,既然是太平天国的宝藏,应该会在门上留下线索吧!

    我举着火把,仔仔细细不放过任何一处检查,机关没看见,倒是见着了太平天国的一些人物壁画。

    而壁画上有好几个人物,最高大的那位长须肃目的雕像,应该就是天王洪秀全了。

    在壁画下有两个石环,石环后面的圆框内刻着四个字:太平天国。

    就在我观察之时,三子和李灿在周围寻找无果,也回到了石门前,开始捣鼓那两个石环以及各种雕像。

    我余光一瞥,看到白少安坐在地上闭目养神,便走了过去:“麻烦让一让。”

    他睁开眼提醒道:“别找了,机关不在我这儿。”

    我回头,三子和李灿摇了摇头,又去别处找了。

    我蹲下身来:“你知道机关在哪儿?”

    他双手枕着头,充满了得意:“不巧,进去过几次。”

    “那还不开门?”

    他撑起身子,与我离得极近,用气声对我说:“求我。”

    “求你?”我笑了:“做梦吧!”

    “那好,我做梦了。”他耍无赖的样子,哪里像个鼎鼎大名的司令?跟那街上的泼皮无赖有什么区别。

    我嗤之以鼻,继续查找,又研究了一个时辰,墙上的每一块砖都摸透了,石门上的每一点都尝试摸过、按过、移动过,可就是没反应,眼看时辰一分一秒地过去,我们都疲惫不堪,再加上肚子也饿了,这样耗下去铁定是不行的。

    这时,三子提出建议:“不如,我们回去吧!”

    角落里传来幽幽的说话声:“水潭外,花娘正等着你们自投罗网。”

    想到花娘的法术如此厉害,我也不敢贸然出去。

    现在,我们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往前是死,往后也是死,该如何是好?

    我正犯难,便感觉到一双火辣辣地眼睛正盯着我,白纱安似笑非笑地坐在那儿,用眼神提醒我,我可以求他,可我会求他?我……

    最终,我还是走了过去,在他身前俯下身子,视线与他平视。

    我是故意的,因为今天我穿的是一件直襟旗袍,胸前本就有一道口子,这一俯身,不免春光外泄,他看到后,耳朵红了起来。

    “白少安,如今你也被困在了这里,难道不想出去?”

    “我?我很能撑的,有水没有粮食,我撑过10日。”他喉结抖动,将目光移向我的双目:“我想,你们撑不过我。”

    好啊,他是打算把我们耗死,然后再自己出去!

    “行,不开门是你的选择,我没办法逼你。”

    见我转身要走,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我猝不及防,被他揽入怀里,彼此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了一起,吓得我胸腔起伏:“你干嘛?”

    我挣扎着起来,却发现身体纹丝不动,他贴着我的耳廓,喷出一口凉气:“我说过,你可以求我。”

    白少安真是……欺人太甚!

    我假意迎合:“好啊,我求你。”

    胳膊上的手终于松了:“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样子。”

    “好。”我捧着他的脸,微微一笑,没有任何犹豫便吻了上去,刚触碰他的唇瓣,就被他反压在了墙上,狠狠地侵略了一番。

    刚才在水里,他没有亲够,上了岸后虎狼一般在我唇上索取,舌尖灵活地撬开我的唇齿,吻得意乱情迷。

    他倒是很投入,可是我……却环住了他的腰,摸到了侧面的一道凸起,那里,是他的配枪!

    (不好意思各位小可爱,妖妖十月一日休息了一天,今天继续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