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2.潭底密道
    在场有三个人,而我却选择了离我最远的白少安,别问我为什么会选择扑倒他,连我自己也搞不明白,或许是出于本能吧!

    遇到危险,我本能地想到了他,生怕他会遇险,不知不觉就忽略了全世界,甚至我自己……

    当我们双双落入水潭后,惊起一片水花,被刺骨的潭水包裹起来……真没想到初秋的水竟会这么寒,刺激得我无法睁开眼、无法张开双臂,只能胡乱在水中扑腾两下,便沉了下去。

    而且我这身子就像个秤砣,不断不断地往下坠着,也不知会坠到什么地方。

    这潭水看着不深啊,怎么一直都到不了潭底呢?

    深不见底的水下,让我生出了心慌和恐惧感,出于求生的本能,我想睁开眼,想努力地向上游去,毕竟,人都是怕死的,可是身体里却传来一个反对的声音,让我别瞎折腾了,安安静静地死去,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听久了,我开始动摇,如果可以轻松的死去,谁又希望艰难地活着呢?可是,我好像还有什么事没有做完,好像还有什么人在等着我。

    混乱的脑子里跳出了小轩和苏桃可怜巴巴的脸,他们都在等着我,我又有什么理由选择逃避呢?

    我开始抗拒心里的呼声,可就是无法睁开眼,这时,安静的水里出现了一道呼喊:“苏小柔!”

    我听见了白少安的声音,充满惊慌,正急促的呼喊着我:“别睡。”

    我撑开眼,水刺激着我的眼眸,过了几秒才隐约瞧见水中晃着几道遥远的影子。

    天上的太阳被水染成了绿色的小光点,一道修长的身影,从太阳的方向奋力地朝我游来,像一条不知疲倦的鱼,向着水底深处的我靠近。

    “苏小柔,我命令你别睡!”

    这声音比刚才的还要急促,可水里又怎么能说话呢?我这臆想也太严重了!

    而且不知是不是幻觉,还是现实如此,我感觉周围的水波搅动起来,一种不可控制的神秘力量,将我往越来越黑暗的地方拽去,等我彻底回过神来,双手双脚拼命地舞动时,已经无法抗衡了。

    只能寄托那朝我游来的身影,奋力地朝他伸出手:“白少安……”

    一张嘴,肺里憋得生疼的那口气,咕噜咕噜地冒了出来,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气泡横在眼前,串成了一条线,一头连着我,另一头连着他,白少安伸出手,穿过气泡,终于抓住了我的手,还未等我反应过来,他便捧着我的头,吻了上来……

    这个吻,给我送来了救命的清凉之气,还有一丝丝令人眷恋的味道。

    纵使我知道,我不能贪心,纵使我知道,他吻我并不是因为爱,只是为了救我、只是为了给我渡一口气,可我还是忍不住闭上了眼,心乱神迷了一小会儿。

    因为这一吻,我忘了我身处险境,更忽略了周围的乱流,忽略了我们正往越来越黑的地方游去……

    也不知在水下待了多久,当我们从水面冒出来时,四周一点光亮也没有,除了水声,其他一点声儿都听不到。

    我和白少安是同时冒出头的,我趴在他身上猛咳了一阵,大口呼吸了一会儿这才喘过气来。

    黑暗中,我们都没有说话,但直觉告诉我,白少安正盯着我,望着我狼狈的样子。

    “放开我……”我的声音在抖,结果他一松手,我就往水里掉了下去,不争气地又搂住了他。

    他笑了,虽然是无声的,但胸腔在抖。

    “你笑什么?”我就奇了怪了,为何我在水里就漂浮不定,而他就像踩在地上一般扎实。

    “我笑,是因为得意,你终于不舍得放手,不舍得离开我了。”他的声音很沉,充满了磁性,每说一个字,水面就会震一下。

    “我……我只是形势所逼,你千万别多想。”

    “好,我不多想,我只想像这样,被你抱着,被你需要。”

    我懒得理他,八爪鱼似的缠在他身上,闻着那熟悉的异香,从湿透的衣服下,从裸露的肌肤间隐隐散发出来,过去只觉得奇特,如今却觉得能稳定人的心神。

    “我们……这是在哪儿啊?”我小声的问。

    他回:“这里,是你心心念念要找的地方。”

    “太平天国的藏宝地?”我吓得浑身收紧,隐约感觉到他点了点头。

    “原来是在水下……”我明白了,怪不得多年来无人能找到太平天国的藏宝入口,原来不在地面上,而是在水潭底下的暗洞里。

    怪不得……我们刚才落下来一直踩不到底,应该是潭底暗洞的缘故。

    我有些激动,没想到误打误撞,倒让我找到了入口,可是……白少安又怎会出现在这儿?怎会知晓呢?

    我问他,他也不避讳,直接告诉了我:“太平天国宝藏之谜,我早就破解了,只是一直没有动手罢了。”

    原来他早就知道此处,我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白少安,究竟有多少秘密是我不知晓的。

    听到他的话后,我讽刺道:“是啊,你们白家富可敌国,压根就不缺这点钱。”

    “如你所说,确实如此。”

    一句话把天儿聊死了,我还怎么接嘴?

    就在我们相对无言时,水底下传出了动静,一阵水花声刺耳地想起来,我吓坏了:“谁!”

    “是你的同伙。”白少安淡淡地说。

    我差点忘了,他的眼睛在黑暗中丝毫不受影响,跟看白昼没什么区别。

    听到他说同伙,想来应该是三子和李灿吧!我也就松了口气。

    一阵咳嗽声在水面上响起,是三子!

    “三子,没事吧?”我知道他就在周围,等他咳嗽够之后,一道火光出现,他只手握着火折子,火星的光芒虽只有拇指般大,却刚刚好能照亮身侧。

    “小娘子,你没事吧?”他喘着粗气问,弯曲的胳膊上搂着一个脸色发青的人头,李灿已经昏迷过去。

    “我没事,李灿怎么了?”

    “溺水了,得赶紧上岸帮他压压。”

    话还没说完,白少安就抱着我,飞快地朝左手边移去,脚上的步子走得踏实,我心中生疑,松了手任由自己下降,结果水刚淹没下巴就停住了。

    我试着踩了两下,原来脚底踩着的是石阶,只是刚才站的位置比较深,白少安个子高能踩住,我踩不到罢了。

    而他,却压根就没告知此事,白白占了我多少便宜。

    “白少安!”我气得牙痒痒,却又拿他这个无赖没办法,只得跟在身后上了岸,帮着三子将李灿扶到了地面上。

    三子是水上讨生活的渔夫,懂得怎样对待溺水者,麻利地将李灿翻过来,肚子压在膝盖上,轻轻一挤,李灿肚子里的水就吐了出来。

    醒来后,我们扶着李灿到墙边坐下休息一阵,刚坐下,他便叫了一声:“这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