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1.花娘的追杀
    我从来都不是逆来顺受的人,对人如此,对畜生亦如此,所以,就算这只鸟儿凶猛异常,我被打得险些趴在地上,但也要拼死反抗一番,大不了就是战死,好歹也能拖个垫背的。

    想到这儿,手中的石头可有劲了,在空中胡乱地飞舞起来,倒有几下砸到了大鸟,鸟儿吃痛后,也不敢贸然攻击我了,直到一声哨声响起后,鸟儿急忙扑腾着翅膀,冲入了树林里。

    我躲了许多,确定它不再复返后,终于站了起来,这才发现手上的石头尖角出现了一道血痕,看来这鸟儿被我砸伤了。

    我将石头扔到脚边,这才瞧见刚才跟来的纸人大军已经把我团团围住,一圈又一圈,地上、树上、半空中都有纸片人的身影,密密麻麻地堆在一起,看得我头皮发麻。

    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似有一股外力来袭,纸人们纷纷让开了一条道,我看到一个女人,穿着一件黑底红牡丹的长袍朝我走来,那张脸隐藏在帽檐下,浑身都散发着阴森森的气息。

    看到她,我没有任何意外,见我如此淡然处之,倒是对方不自在了。

    “苏小柔,别来无恙啊!”花娘开口道,一边说着,一边脱下了自己的帽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坑坑洼洼的脸,上面有烫疮的痕迹。

    看到这张脸,跟当日在纤指阁见到的阴柔女人完全是两个人,虽然之前在鼻烟壶幻化的“海市蜃楼”上看到了她的惨状,但面对面见到,还真有点恶心。

    “花娘,我不去找你,你倒来找我了。”我虽然处于弱势,但气度丝毫不减,将右手中指高高举了起来,上面有烫伤的痕迹。

    她眼角微微抽动,压抑着怒气:“你才伤了一根手指,我却被你们的醋酒伤了容貌!”

    “呵!”我冷笑一声:“你还有理了是吗?若不是你给我下蛊,企图通过我刺杀白少安,你会变成这样?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我自作孽?是你不肯将观花门的法宝交还给我,我只是对你施以小惩罢了。”

    我胸口憋着闷气:“你还好意思提观花门?去了湘西多年,学什么不好,偏偏学了一身下蛊的邪门功夫,观花门的宝物怎可能交给一个心术不正之人。”

    我说着,越说越激动起来,因为自打我接触鬼婆婆、接触了观花门之后,我发现观花门派的法术不仅十分厉害,而且还有思想,懂得明辨是非、匡扶正道、降妖除魔。所以,如此正直的教派和法术,绝不能交到花娘的手中,不然,天下苍生就有难了。

    “这么说,咱们就要斗个不死不休了。”花娘一边说,手臂轻轻一挥,纸人便铺天盖地地冲了上来,看着虽小,但加在一起,力量比刚才的黑鸟还要厉害,轻轻松松便将我压在了地上。

    花娘见我动弹不得后,朝我走了过来,脚上穿着一双红布鞋,鞋头上绣着一只妖冶的紫色眼睛,那双美丽的鞋停在了我面前,轻轻抬脚就能将我踩死,我咬着牙又挣扎了一番,算是垂死挣扎了吧!

    “苏小柔,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观花门的宝贝和你的性命,你只能选择其一。”她抬起脚死死地踩在了我的手上。

    疼……剧烈的疼意从指间传来,我感觉骨头都断了,痛得我连惨叫都发不出来。

    现在还不是硬碰硬的时候,我若再僵持下去,抵死不松口,她倒不敢杀我,却可以无尽地折磨我。

    于是,我眼眸一转,眼泪吧嗒吧嗒落在泥土上:“好,我给,我给还不行吗?”

    花娘满意地松脚:“早这样不就好了吗?白白受了那么多苦。”

    随着她的离开,我身上也松了起来,望着她期盼的眼神,我故作姿态地摸了摸袖子,脸上的表情也得配合着,演出一副焦急找东西的模样,后眉头舒展,表示自己摸到了,把手中之物紧紧握在掌心。

    “你放我走,我就给你。”

    花娘焦躁不已,赶紧满足了我的心愿,双手交叠成花卷状,嘴里念念有词,纸人们纷纷落下后,她将手递到跟前:“快,快给我!”

    我举起手臂:“好……接着……”

    我用尽最大的力气,将手中的小东西朝着身后丢去,花娘眼神也跟着飞远,快速跟着那物件追去了,我趁此机会拔腿就跑,在林中像一只无头苍蝇般飞奔起赖。

    身后再度响起纸片人窸窸窣窣的响动,看来花娘又追来了!

    此次纸人出动,并不是花娘不守信用,而是我丢出去的东西压根就不是鼻烟壶,是我随身携带的火折子!

    一旦被花娘找到,知道上了当,定会死死地追过来,所以,我必须得快点、再快点!

    也不知跑到了多远,我远远的便听见了潺潺的水流声和人的说话声,想也不想就朝着声响跑去,不管那人能否救我,至少水能救我!纸人怕水,这是我之前亲眼瞧见过的。

    可越是靠近,我心里就越发觉得不真实起来,因为,我在林子里听到了白少安独特的低沉嗓音,以及李灿和三子高昂的争吵声。

    我躲在树后,悄悄地靠近,看到三个人影就站在一汪碧绿的水潭边上,其中一人果真是白少安!

    他怎会出现在此?莫不是也为了宝藏而来?

    我按下性子,继续暗中观察。

    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此刻,李灿气愤地说道:“白司令,您的官再大,也不能阻拦我们下水洗澡吧!”

    白少安波澜不惊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的嘲讽:“来深山老林下水洗澡,二位真是好雅兴啊!”

    三子刚想开口,白少安便接着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此行的目的。”

    “哦?”三子斜了他一眼:“说说看,我们有什么目的?”

    白少安开口道:“太平天国的宝藏,二位,我说得对吗?”

    李灿和三子对视一眼:“看来有人捷足先登了。”

    他们仨一言不合便动手打了起来,这一次,白少安让着他们,身上明明有刀有枪,却赤手空拳地与他们格斗,不过他身手和速度却是极好,三子和李灿打了许久,都没能韩东他的任何位置。

    看他们乱做一团,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出去劝架时,身后就传来了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细微响动,我看着那纸片人如漫天雪花铺天盖袭来,吓得尖叫一声,便朝三人跑了过去。

    一边跑,嘴里一边呐喊:“别打了!”

    他们这才回过神,却通通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我来不及跟他们解释,便冲着白少安扑了过去,将他扑到了身后的水潭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