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0.林中遇险
    这件事,说白了就是我对苏桃的偿还,替她报仇的事,与其他人无关,我不会强制任何人蹚这趟浑水。

    因为,在经历了苏桃的事后,我再也不想连累任何人了。

    我原本以为,除了三子,李灿和兰芝会保持观望,看我如何去弄到一笔钱来补偿,没想到,话音刚落,他们就毫不犹豫地表示要与我一起。

    李灿看了兰芝一眼,心疼地说:“你啊,就好好在家照顾苏桃吧,别去了。”

    兰芝的泼辣劲又开始上来了:“凭什么你们去我就不能去啊,我也要去。”

    我拍了拍兰芝的肩:“听李灿的,好好照顾苏桃,这也是重任。”

    她纠结了一会儿:“好吧,那我就留下,不过李灿,老娘跟你说明白了,你好好的去,就给我好好回来,若是缺胳膊少腿,老娘就踹了你,重操旧业去!”

    “你这人……”李灿虽然脸红,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我望着他们打情骂俏的模样,觉得这样的生活特别的甜蜜和踏实,虽然日子清贫,却拥有金钱买不到的真心,字里行间都是暖意。

    “我知道大家一心是为了苏桃,但有些话,咱们还是得先说清楚。”我必须先把规矩给立下来:“这次我们若是找到太平天国的宝藏,只能取适量的宝贝带出来,给苏桃退婚、治病用,千万不要有贪念。”

    大家都点头,他们都是信鬼神的人,自然知道什么叫命中注定,既然老天爷要让这笔钱用之于民,我们若是占为己有,恐怕会有大难降临,到时就不是还钱这么简单了。

    所有人都了解了这件事的严重性,李灿让我放心:“我们老李家虽然穷了几辈子,但最起码的廉耻是知道的,什么东西是我的,什么不属于我,心里跟明镜似的,而且我相信,只要努力,就能让我未来的老婆儿女过上好日子。”

    “有志气!”我望着他,人穷志不穷,说的就是李灿这类人。

    现在,该表态的表态了,我也看清了大家的心,接下来,就需要找线索、做计划了。

    我们去平城书局买来一份地图,回到李灿家便将地图平摊在了桌上,我用铅笔标注出来:“这里是三宝寺,坐落在江边的丘陵上,三面环山,一面邻水,水里目前已经可以排除了,宝藏的入口应该就在周围的深山里。”

    我们按照方位,将三宝寺周围的林子划分了区域,分别为南、东、西三个部分,西部临城,已经开发了,周围修建起了民房,政府在地下挖了排水沟,却没传出挖到东西,密道应该不在此处。

    范围便又缩小了,只剩下东、南两部。

    我问李灿:“你是土生土长的平城人,能否告诉我,这两边哪里有老路。”

    李灿看着地图,想了想,在南部用铅笔画了一条线:“这里以前是出城的县道,后来修了新路,开山挖洞,将路拉直,便不再从这里过了。”

    “那我们就沿着这条路去找吧!”既然人们可以发现军队偷偷运土,那应该周围有人活动,不然,若是藏在深山老林,怎会被人发现?

    于是,范围又缩小了一圈,我指着这条铅笔画出的老路:“我们沿着这块区域去寻找,应该会有所收获。”

    我们仨都是说做就做的人,用洋人的话来说,就是行动派!这不,晌午刚决定了范围,吃过午饭,我们就一起出了门,分别坐着黄包车去了三宝寺的方向。

    别人去三宝寺,都是为了上香拜佛的,而我们却早早在路口下车,汇合后默契地朝南面的树林走去。

    入秋了,周围的耐不住秋风的叶子黄了,午后的日头渐渐的大了起来,秋老虎开始大显神威,将人晒得晕乎乎的,不过走了几里地,我和男人们就拉开了距离。

    三子和李灿停下来等我,我赶紧摆手:“别管我,抓紧时间去找线索。”

    “好,你注意安全。”三子叮嘱道。

    我望着四周的林子,这块地儿,别说人了,鬼影都没一只,怎会有危险:“好了,你别婆婆妈妈的,快走吧!”

    他们很快就消失在了我眼前,我坐在树下先歇息一阵,擦擦脸颊上的汗,正准备继续赶路,身后便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听见声响,我警觉地躲在了大树后,只见一片白花花的“雪花”翻涌而来,密密麻麻一片沿着南面废弃的老路向前滚去。

    近了才发现,这些压根就不是雪花,而是纸人,上千个纸人。

    花娘果然按捺不住了!

    我想过她会继续跟踪我,却没想到,她竟如此明目张胆。

    我屏住呼吸,看那巴掌大的纸片人究竟想要干什么,结果瞧见其中一个纸人走了出来,趴在地上,学着狗在嗅东西,而后飘起来,指着我藏身的方向。

    这些纸人,果真是冲着我来的!

    见它们欲将我包围住,我拔腿就跑,一路朝着林子里钻去,在密不透光的树林里,我就如一头瘦弱的小鹿,身后跟着豺狼虎豹。

    我费力地跑,都忘了被灌木挂了多少道口子,只知道追兵凶猛,唯有跌跌撞撞地努力逃命。

    可我哪里是纸人的对手?

    它们到了林子里就成了会飞的白蝴蝶,一只一只在树干上跳跃,乘风而起,一阵诡异的笑声在林中荡漾着,充满了恶意。

    “苏小柔……苏小柔……”

    声音来自四面八方,应该是有人在纸人身上施了法。

    我跑了一阵后,实在是跑不动了,便倚在树上:“花娘,有本事出来跟我面对面较量,这么藏着掖着,是没脸见人吗?”

    话还没说完,前方便惊起了一片鸟兽和尘埃,好大的一片尘土飞扬朝我扑面而来,一只大鸟从林子里朝我飞过来,一直对着我的头扑腾过来。

    我只知道是黑色的,根本看不出具体模样,只得抱着头不断地躲避,躲了一会儿后,这鸟还不肯放过我,我便心一横,蹲下身抓起一块尖尖的石头在手,朝鸟砸了过去:“滚开、滚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