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9.凤凰于飞卦象
    听到有要事相商,尹恒三两步就跑了进来,收敛了自己,见到三子也在,他点了点头,与他们打了招呼,我介绍他和李灿双方,而后兰芝倒了杯茶送上来,我问她:“苏桃睡了?”

    “刚睡着。”

    现在人都到齐了,我也就开口了:“尹恒,咱们也这么熟了,这件事我就直说吧!”

    “嗯,直说就好。”他喝了一口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我告诉了他,我现在急需一大笔钱,希望他能帮帮忙,尹恒听到后,眉头就皱了起来:“娘们,你找我来,不会是要我用法术帮你变钱吧!”

    我这才知道,原来他还会变钱啊!

    “能变吗?”我问。

    他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当然不行啊,要遭天谴的!”

    尹恒告诉我们,学道之人,能够使用法术、上天入地、请动鬼神,那是因为跟鬼神缔结的约定,假如利用这份能力去做伤天害理的事、敛不义之财,是要遭受天谴的。

    快的话五雷轰顶永不超生,慢的就是一身功力尽废、孤苦残病,身不如死。

    听到他的话,我也犹豫了,问道:“假如有一份宝藏,深埋地下无人可寻,你帮我找到,算不算敛不义之财?”

    他也犯难了,说:“我请示一下神明。”

    说完后,他从身上取出了三枚清铜钱便开始摇卦,当铜钱落地,尹恒摇了摇头:“神明说,这也算!”

    “这怎么算呢?那东西没人要,别人为何不可拿。”李灿激动地问道。

    尹恒说:“从卦象上看,你们要寻的那笔宝藏应该不属于某个人,而属于天下之财,就算重见天日也要用作天下事,比如修筑城墙、搭桥铺路等民生之事,而你们……从卦象上看,是要用做私事,所以我不能帮。”

    听到他的话,在场的其他人终于相信他不是神棍了,而是有真本事,因为我们没有跟他说起这宝藏是太平天国的宝物,以及寻宝用来作甚,他仅仅根据卦象就看了出来,还真是厉害啊!。

    尹恒提醒我,他不仅不会帮我,还让我别打这份宝物的主意,不然,我也会遭受到相应的报应。

    想来这笔财物应该是太平天国搜刮来的民脂民膏,确实应用之于民,可现在我是真的有急用,我问尹恒,能否帮忙问问神明,只是借,今后我会还的。

    尹恒再帮我占了一卦,眼睛豁的亮了起来,摸着后脑勺:“神明竟然同意了?”惊讶地说:“这卦叫凤凰于飞,我占卜不下千百次,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卦象!”

    他告诉我们,此卦是一个大吉的卦象,正所谓凤凰于飞,翙翙其羽。有凤来仪兮,见则天下安宁。

    然后大笑着说:“娘们,你以后是要当皇后……啊不,国母的命啊!”

    之前算命的也这般说过我,我觉得这话不可取,毕竟我一个小门小户,又非完璧之身的女子,别说当国母了,再嫁都难。

    不过听到这话,我也就松了口气,双手合十望着天上:“谢谢神仙,谢谢你对小柔的信任,我苏小柔发誓,这笔钱只是借用,他日必当归还。”

    不管今后的命运如何,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活着,就一定会将欠债还上。

    问完之后,尹恒抓着脑袋:“虽然是借,但我也不能坏了规矩帮你,不然,天下所有的道士和术士,岂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寻龙点穴,挖掘宝藏了?”

    我觉得他说的在理,这件事本与他无关,我不能害了他的修行。

    于是说:“谢谢,我明白了。”

    “娘们,你可别怪我,不是我不帮你,而是不能帮……”他说罢,将茶喝完后站了起来,重新给了我一道紧急联系的符咒:“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就跑了出去,可是到了门前又垮回了门槛,朝我们走来:“罢了,还是帮你一次吧!”

    可我却说什么都不会让他插手了,最后实在没办法,他说:“我给你三次机会,你自己问神明,我帮你摇卦,看看对错,这样总行了吧?”

    “这样,你会不会造因果?”我问。

    他轻松一笑:“会,但我刚才请示神明了,我啊,挨三十鞭子就好了。”

    “不行!”三十鞭子也疼啊。

    “这已经很轻了,别啰嗦了,赶紧的。”他把铜钱又拿了出来,捏在指尖,我双手合十,虔诚地对着铜钱发问:“太平天国的宝藏,是不是在平城的江底里?”

    哗啦一声,铜钱落在桌上,尹恒看了后掐指念了一下口诀,明白了神明的旨意后回答:“不在。”

    我点点头,接着第二问:“太平天国的宝藏,是不是在平城的三宝寺?”

    铜钱再次落地,尹恒笑着朝我点点头!

    看来,我猜的没错,真在佛寺的下面!于是我接着问第三个问题:“藏宝的入口处,是否在寺庙里面?”

    卦象却显示不在。

    不在寺庙里?那就一定在别处,我想起关于太平天国宝藏的传说,有人见到军队在密林里挖掘,一车一车地运土,看来应该是挖了密道,从别处将宝藏运送至佛寺底下进行躲藏。

    得到了这么多信息后,尹恒便将铜钱收了起来:“三个问题问完了。”

    我点点头:“谢谢你!”

    “你我之间不必言谢。”他说着,叹了口气:“只可惜我们道不同,不然,我也不会丢下你一人,罢了,我真的不能久留,先告辞了,大家保重吧!”

    他离开之前,忍不住叮嘱我一句:“既然神明已经答应将这笔财借给你,你便能顺利取到,但还是得小心再小心。”

    我点点头:“知道了,等我借到了钱,再来请你喝酒。”

    “没问题……”他摆摆手,朝门外走去……

    兰芝望着他的背影,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追了出去:“道长……道长……帮我算一卦啊,看看俺啥时候有孩子……道长……”把我们都逗乐了。

    言归正传,既然知晓了宝藏的确切位置,也知道了入口不在寺庙,我们就得着手准备了,必须赶在苏桃嫁人之前找到这笔钱,让她恢复自由,送入医院治疗。

    时间紧迫,我们不能再耽误了,可算着急,我也先征询了大家的意见,这件事没有强迫任何人参与,不想去的可以退出,但大家必须保守秘密,绝不能泄露出去。

    李灿告诉我,自打上次落魂后,他对这鬼神之事便信得很,自然不敢出去乱说,因为怕神明惩罚。

    三子也点点头,承诺不会说出去。

    然后大家都看着兰芝,兰芝悻悻从外面回来:“看我干啥啊,我男人都不说,俺自然不说。”

    大家都保守秘密,我也就放心许多,然后望着他们:“这件事,有谁要参与的,表个态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