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8.太平天国的宝藏
    可我们现在恰恰最缺的就是钱!

    我埋头思索,该如何在短时间内获得一大笔钱,让苏桃能够安生一点,把婚退了,再去教会医院治病呢?

    我看着院中的几个人,都是穷人家出生,兰芝是东北逃难来的;李灿就是拉黄包的脚夫;三子虽然很能打,但也是一穷二白打渔为生,这些人里,稍微家境殷实一点的就是我了,但可惜,苏家早已被彻查抄家,一件值钱的都没留下。

    想来想去,只有去找白少安了,但我不愿去找他,更不想见他,不希望再有任何瓜葛,于是,白少安这条线被我给掐了。

    我坐在院子里,心烦得要命,看着桌上有烟,便也学着男人,抽出一根烟夹在指尖,点火,深深吸了一口。

    第一口,浓烟滚滚呛得我眼泪直流,第二口,满嘴的苦涩难耐,待第三口、第四口……我也不记得抽了多少口,突然间就恋上了香烟的苦涩,脑子也在烟雾的熏染下变得精神起来。

    三子想阻止我:“一个女人家,抽什么烟。”

    李灿拦住他:“三哥,让她抽吧,再不抽人都要憋坏了。”

    于是,他们由着我去了,而我也是从这一刻开始,眨眼之间就学会了抽烟,导致之后一遇到苦恼的事,就会吸鸦片般把烟点上,没有它,我一定撑不下去……

    眼下,烟抽了不少,可快速赚大钱的法子还是没想到。

    我在心中提出了诸多假设,就连去偷去抢都想了,却没有一个现实的,而后,我放空了自己,看着袅袅青烟直飞九天,突然想求起菩萨来了。

    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您能听到信众苏小柔的呼声吗?若您真的救苦救难,为何就不能救救苏桃?

    想着想着,这烟雾竟形成了一尊神相的轮廓,很快就散去了,看到轮廓,我突然灵光一闪,是啊,刚才怎么没想到呢?

    见我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三子和李灿都吓了一跳,三子试探着问:“小娘子,你可是有法子了?”

    我点点头,问李灿:“你有没有听过一个传说,关于太平天国当年起义,留下的宝藏的传说?”

    李灿点头,这件事在平城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些年来寻宝的人差不多把城都给翻过来了,却始终都没见到宝藏的踪影,久而久之,这件事就被当成了一个传说,也无人信了。

    “这只是传说罢了,你不会真的相信吧!”李灿惊讶地望着我。

    我过去自然是不信的,但当这件事从白少安的嘴里说出来,我便相信了,因为没有证据,白少安是不会肯定地说,城内有宝藏。

    而这些年,他也派人在秘密搜寻宝藏的下落,却始终一无所获,直到三年前,他在江底下挖到了一尊高约三米的石佛像,在底座见到了太平天国的印记,算是得到了些许印证。

    目前,这尊佛像被运回了江边丘陵上的三宝寺,专门修了一间庙宇供奉着,这件事是官方机密,外人也无从得知,所以,就算平日里上香的香客很多,但谁也没有注意过那尊不起眼的石佛,更不知它跟太平天国有着关联。

    三子一头雾水地看着我和李灿,很明显,他没有听说过太平天国宝藏的故事,于是我简要地告诉了他:“1864年,太平天国迎来了末日,首府天京陷落后,湘军洪水猛兽般进入了天京烧杀淫虐,地毯式搜索了全城三日之久,只捞到了一些浮银,而太平天国真正的财宝其实早已经秘密转移了。”

    世人皆传太平天国留下了一张秘密的藏宝图,其实根本就没人见过,反而是根据史料记载,太平天国的的军队曾在平城附近秘密待过一个月的时间,有百姓好奇偷偷窥探,看到他们躲在深山里一车一车地往外运土,后又一车一车的将箱子运进来。

    而后,那支神秘的队伍就消失了,有人说是任务完成,悄悄撤退了;也有人说,为了保守秘密,他们都被灭了口,总之,不管如何,那支队伍和那些运来的宝箱,都成为了平城的未解之谜。

    听我说完后,三子明白过来:“你该不会想去找这堆财宝吧!”

    “有何不可?”

    “那么多人前仆后继都没找到,你就不怕忙来忙去,白忙一场?”

    “我不怕,因为,我已经有了猜想。”

    他们俩人围拢过来,我小声地说:“众人都说平城被翻了个底朝天,但我却不见得。”

    “此话怎讲?”李灿问。

    “至少还有两个地方没被翻过,一个是江底,还有一个就是佛门圣地三宝寺!”

    其实我一开始也没想到这些,是那阵烟雾提醒了我,让我看到了神像的轮廓,进而想到了白少安提过的江底石佛,这才一步一步想到了宝藏的事。

    听到我提起江底和寺庙,李灿惊讶道:“这可使不得啊,一个是凶险无比的水下;一个是全城最为敬重的千年佛寺,两边都不好惹啊。”

    正是因为不好惹,才更有可能藏着宝藏。

    至于宝藏究竟在何处,我们不知道,不过可以问问神仙,他们一定知道……

    决定后,我拿出了尹恒留给我的符咒,放在火上轻轻一点就燃了起来,只见那符咒刚烧完,周围就吹来一阵风,夹杂着尹恒玩世不恭的嗓音:“娘们,你等着,爷来救你了……”

    果然,符咒刚烧完不过一刻钟,房门就被敲响了,兰芝扭着要腰肢过去开门,门开后她望了望门外,突然间头低了下来,看到一个瘦巴巴的道士,穿着一身黑袍子,背着一把桃木剑就站在眼前,比她还矮半个头。

    “没钱,不算命,不看风水!”说完就把门狠狠关上,还未合上就被一把桃木剑抵住了,我赶紧走到院子:“兰芝,他是来找我的。”

    听到我的声音,尹恒费力地将门推开了,瞪了兰芝一眼,便朝我走来:“娘们,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他一边说,一边回头盯着兰芝,兰芝抬起胳膊:“再看,信不信老娘抽你!”

    尹恒朝我小跑飞蹿过来:“比男人还凶悍,惹不起惹不起……”

    我让他别皮了,赶紧进来,有要事找他商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