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7.苏桃被毁了
    算算日子,已经有两个月没有见到苏桃了,也不知道那个丫头现在如何了。

    当初是我逼她帮我逃跑的,虽然拿了卖身契还她,许她自由,但后来想想还是十分不妥,不知她有没有受我连累,被白家人为难。

    所以,忙完了柳七的事,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来看看她,而唯一的联系点就是李灿家。

    我循着记忆在狭小的巷子里钻来钻去,终于找到了李灿家的大门,院门紧闭,门上被我撕掉的门神又被糊了上去,低矮的院墙内传来女人的说话声,一听就是兰芝那个大嗓门。

    “咋地,都民国了,还想来前清那一套,信不信老娘大耳刮子抽他!”

    她还是这副暴脾气,身体里流着东北人的血,也继承了东北人的耿直脾性。

    这时,李灿小声地劝慰她:“这也不能怪姨夫,主要是苏桃她……”

    听到苏桃的名字,我一时心急,笃笃笃地敲响了房门。

    “谁啊!”兰芝问。

    我清了清嗓子:“兰芝姑娘,是我,苏小柔……”

    房门嘎吱一声开启,李灿和兰芝站在门后,见到我一个是惊一个是气,还有一个蜷缩在树下哭鼻子的小人儿,见到我后蹭的一下抬起头来,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都哭成了鹌鹑蛋:“少奶奶!”

    看到他们三个不同神情,我愣住了,三子也摸不着头脑。

    半晌,李灿才回过神来:“少奶奶,你怎么来了?快……快请进吧。”

    兰芝却张开双臂拦住了大门:“进什么进?要不是她,苏桃会那么惨吗?”

    听见苏桃有事,我心急起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兰芝说道:“你自个儿倒是逃了,咱家苏桃可惨了,被白远卿那个王八蛋关了起来,给……给……”

    我红了眼睛:“说啊!”

    提起这件事,苏桃忍不住抱头哭了起来,李灿唉声叹气:“这事别在外面说,进来吧!”

    兰芝这才肯让我进去,当门刚一合上,李灿就轻声告诉我,苏桃被白远卿给糟蹋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险些站不稳,没想到苏桃真的出事了,而且,还是这么严重的事。

    由于事关乎苏桃的名节,李灿招呼三子去里屋坐着抽烟喝茶,让我们几个女人在院子里说话,我一步一步地靠近地上的苏桃,她还那么小,才十五六岁的模样,且什么也不懂,怎么就被糟蹋了?

    兰芝告诉我,确实是白远卿强x了苏桃!

    我狠狠抽了自己两耳光,都是因为我自私,才让苏桃遭受厄运。

    我蹲下神抱着她,她躲进我怀里,将头沉沉地靠在我的肩上,哭啊哭,一直哭……

    提起这事,兰芝恨不得捅了白远卿,却又拿他没办法,只能转过身偷偷抹眼泪,说:“你可知,那王八蛋还对苏桃做了什么!”

    除了糟蹋她,难道还有别的?

    兰芝转身凑到我耳边,以蚂蚁一般的嗓音轻轻告诉我,声音很小,但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刀子,狠狠地扎在我的心上。

    她说,白远卿不仅强了苏桃,还拿烧红的铁棍塞进苏桃的下面灼烧,苏桃差点就断了气,虽然现在捡回一条命,但这辈子,苏桃再也不能当娘了……

    我越听,越无法控制自己,脚麻了,手麻了,头皮也麻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杀了白远卿,要杀了那个畜生!

    “我们也想杀了他,可是我们办不到啊!”兰芝咬着牙说,苏桃出事后,被人丢回了家中,当时李灿得知此事,扛着刀就要去砍人,结果人还没见到,就被白家的家丁暴打一顿,第二天,苏桃的娘就被发现溺死在了井里。

    然后白远卿派人来传话,说,他们闹一回,苏家一大家子就要死一个人,直到全家死绝。

    听到这件事,苏桃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就像发羊癫疯,浑身发抖,双手抱着头,一边流着冷汗,一边惊恐地说道:“不要,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我抱着她,用生平最大的力气抱着她,希望能让她别那么害怕,然而,自己却再也控制不住哭了起来:“对不起苏桃,对不起……”

    兰芝站在一旁,冷冷地说:“说对不起有用吗?好好的一个姑娘,因为你,被折磨成这样,难道一句对不起就完事了吗?”

    “当然不!”我抬起头来,泪水汇聚成河,但眼中杀意不简。

    “好,你若真想让苏桃原谅你,就杀了白远卿。”

    我也想杀了白远卿,不过我觉得那样不够解气:“不,杀了他是便宜他了,我要让他生不如死,日日活在煎熬之中。”

    唯有这样,才对得起苏桃所受的苦。

    “就凭你?”她讪笑一声:“你现在已经不是白家的少奶奶了,凭什么挑战权贵?你一个弄不好,苏家又得死人!”

    “这件事我自有办法,自会筹谋。”我将苏桃从地上抱起来:“乖,听话,别坐地上,地上凉……”

    苏桃仿佛听不进我的话,嘴里反复念叨的就是两个字:不要……不要……

    我晃了晃她的眼前,发现她压根就没有在看,兰芝摇摇头:“自从回来后就变成这样了,大夫说了,是受了刺激,他们也没办法,推荐我们去美国教会医院,找一位精神科的专家,可那诊费,就算把我卖了也付不起啊。”

    我将苏桃交还在她手中:“你们付不起,我付!”

    我看着苏桃那张稚嫩的脸,想到以前在苏家时,我处境困难,是这丫头一直陪伴着我,每次我不开心,她就是我的开心果,在她的脸上,我见过欢喜、机灵、愤怒、委屈……见过各种表情,却唯独没见过这么惊恐无助、生不如死的模样。

    然而这一切,都是由我造成的……

    “苏桃,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不过我苏小柔发誓,一定会替你报仇,让白远卿那个畜生受到千倍百倍的报应!”

    只是她的余生,已经被白远卿给毁了,我该如何去做,才能对她进行弥补?

    我不知道,但我会努力,让她过得幸福……

    我让兰芝先把苏桃给扶进去休息,李灿和三子这才从屋里出来。

    李灿望着房间里晃动的身影,无奈道:“桃儿的爹见她已经毁了,再加上她得罪的了白府的大少爷,便也不敢留在家中了,先丢来了我处,然后悄悄给她谈了一桩亲事,三天之后,苏桃就要嫁到乡下,给一个快六十的老头当媳妇去了。”

    这时我才明白,刚才兰芝为何这般激动,我听到这事,也忍不住想破口大骂。

    可这就是现实,这年头,穷人家的女儿命如草芥,给富人家当牛做马,当小妾的,还有买到山沟沟里给人老头子、残废和傻子做老婆的不计其数,若是过去后不老实,直接就打死,拖去给人结冥婚的也比比皆是,女子的命运十分悲惨。

    想到此,我捏紧了拳头:“放心,我不会让苏桃嫁过去的。”

    不仅如此,我还要把苏桃接走,好好照顾。

    可想要做到这一步,首先一个前提就是: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