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6.施法纸人
    今日,江边江色似乎与往日不同了,不知是因为秦子臻势力被铲除后,码头上变得风朗气清,还是因为我终于说出了心里话,与白少安彻底决裂,导致心境发生了变化,我总觉得,世界变了。

    回想往日,我可没有心情静静地坐在江边,玩弄着细软的河沙,看夕阳西下,江帆远影。

    今天我居然有了份闲情逸致,坐在码头边上,嘴角含笑地看着三子将钱发还给码头的工人,心里无比的惬意。

    三子偶尔抬起头来,与我相视一笑,笑得像个孩子,自从他妻儿去世后,他也很久没有这么畅快过了。

    看着看着,我忽然觉得身子有点发冷了,一股无法形容的寒气,正在一点一点地逼近,回头,我朝着寒气的方向看去,看到地上出现了一道影子,是人的形状!

    一个巴掌大的纸片人,就诡异地站墙角处,像人一般蹑手蹑脚地走动着,往江边探出头来。

    大白天的,江边巷子口怎会有纸人?而且它还隐隐散发着一股邪气,让人心头不安,总觉得邪门的很。

    “三子!”我朝他跑去:“发完了吗?”

    “马上。”

    我回头一瞧,我跑,纸人也跟着跑了过来,看样子应该是冲着我们来的!

    我对他挤眉弄眼:“剩下这些,改日再发吧,我有点不舒服。”

    他明白我一定有事:“好,那我们先回去。”

    他将箱子扣上,正准备原路返回,我拉着他上了一条渡船:“走水路吧!”

    “为啥?”

    “你别管,听我的就是。”我让船家快点开船,余光瞥见那白色的小纸人奋力地朝我们追赶而来,身旁的三子也看到了,吓得合不拢嘴。

    只是那纸人追到了岸边后,由于惧水,便只能停在了岸上,就像个活生生的小人,两条小腿被气得直蹦跶。

    “小娘子,那是……”

    “是个被施法的纸人。”

    “难道是尹道长?”

    我摇头:“不可能是他,他的法术不可能有阴气。”

    我与尹恒相处过一段时间,虽然他的法术不是传统的道教法术,是野路子,可从未让人产生过邪门的感觉,这纸人的出现,让我心底如此不安,其中必有蹊跷。

    我望着岸上发呆,这时,船晃动了一下,一道浪话太大,江水溅湿了我的裙子,我抱着双膝擦干水渍,一个圆滚滚的小东西顺着我袖子掉了出来。

    鼻烟壶端端正正落在身边,我已经见怪不怪了,这鼻烟壶是长脚的,每次它想出现时就会突然出现。

    紧接着,一阵浅浅薄薄的烟雾溢了出来,飘在水面上,一幅景象如海市蜃楼般出现,我看到那小小纸人从江边折返回去,飞在了空中,踩在墙头上,一路飘着走,最后落到了一道掌心里。

    纸人站在手掌上,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手的主人俯下身子,侧耳倾听,然后点了点头,指尖轻轻一点,那纸人就燃起火来,化为灰烬……

    这段时间见到的奇闻异事太多,所以,看到这纸人能跑能跳,也不算太过惊讶,只是看到那个女人时,我忍不住颤动起来。

    “小娘子,你怎么了?”三子看着我直勾勾盯着前面,也朝着望去,但他什么都看不到。

    我紧抿双唇,望着那张满是烫疮的脸,轻轻捏住了右手中指:花娘,好久不见!

    我不会忘记花娘对我下蛊,让蛊神控制了我,差点杀了白少安的事,为了祛除蛊毒,我的手指被滚烫的醋酒煮了一道,差点就煮熟了,现如今中指的指腹还留有烫伤。

    真没想到,我刚回平城,还未去找花娘报仇,她就自己送上门来了,还派纸人跟踪我!既然如此,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第二天清早,我换上了新剪裁的黑缎蝴蝶绣旗袍,将头发松散地挽在脑后,对镜梳妆一番。

    当我出现在三子面前时,他看了半天,眼珠子都看直了,然后跑到楼下的花露水广告牌,指着上面的美人说:“小娘子,你是从画上走下来的佳人吧!”

    我捂着嘴笑了:“这是电影明星姚云,我哪比得上。”

    “哪里比不上?我看啊,你比她还要美上十倍。”

    我瞧着,自己这身扮相,还有点像这位新晋的影星,同样的明眸皓齿,曲眉丰颊,语笑嫣然,只不过姚云比我多了一对梨涡,看起来更为娇俏可人。

    “行了,你就会夸我。”我提着手提袋欲上街去,来了这么多天,也是时候去会一会老朋友了。

    三子跟我一同出门,边走边感慨:“人人都说,平城是大中华最为繁华的都市,比首都还要热闹,我来了几天,发现还真是……”

    他的感慨不无道理,这不,才大清早,平城的霓虹灯还未退去,小街上便热闹起来。赶早市的人,已经骑着自行车往来穿梭,喧闹的街边摆满了各色小吃,小龙包、虾饺、葱油饼、米线、豆浆油条……

    因为是港口城市,平城汇聚了五湖四海的美食,一顿丰盛的早餐,就是平城百姓一天的开始。

    穿过小街,我俩已经随着上班的白领们来到了主街上,等着叮铃叮铃响的电车缓缓驶来。

    见我要上车,他问道:“那么早,你要去哪儿?”

    “我去见几个朋友。”带着他也上去:“顺便引荐你认识。”

    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西城的贫民窟,下了电车后,朝着市集口走去,早起的生意人、赚吆喝的,纷纷开始支起了摊子,在三子眼里,这又是一番景象。

    我告诉他:“平城就是如此特别,或如江边的十里洋场般低调奢华、开明大气,或如西市这般接地气儿、锣鼓喧天,一洋一俗的两种格调,竟能完美地在这块地界上交汇。”

    “这次出来,还真是长见识了。”他感叹一句,我也点点头,有人说,人的一生是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的过程,不多出来走走看看,如何能开阔眼界呢?

    就如过去的我,只是重安镇上的一个小丫头,眼里的天就巴掌那么大,在那里,女人唯一的梦想就是嫁个殷实人家、嫁个好男人,相夫教子度过一生,可当我来到平城之后才真正发现,原来,天下可以如此之大,原来,人还有另一种活法。

    我带着三子,静静地穿过狭小的走道,路过一块“春风十里”的弄堂口,径直往里走去,在那里,有一个低矮的土墙院子,房子虽简陋,却是是一家几口幸福的避风港,而那儿,就是我此行的目的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