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5.我要的爱,你给不起
    他终于承认了……

    虽然我已经知道答案,但亲耳听到他说出口,感觉还真是不同啊!

    此刻,我眼睛是酸的,鼻子也是酸的,一动不动地着他,看着这张绝情的脸,却始终看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难道是因为我不配生下他的孩子吗?

    “对不起!”他低着头,目光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为什么?”我已经哽咽到发不出声。

    “因为不想。”他的实话让我无法喘息,原来是他不想、不愿,我等着他多给我两个理由,结果,就只有这个理由。

    是啊,也只有这个理由了,不然,还能因为什么呢?

    我再也忍不住掩面哭了起来,他抱住我,冰冷的身体紧绷到了极致,我一掌推开他:“滚!”

    我不断地后退,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歇斯底里地问:“白少安,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他站在风中,眼眶是红的,却始终没有回答一个字。

    他当然找不出我的不是,因为,他心里比谁都明白,我的真心长什么模样。

    当我们第一次在重安镇偶遇,当我对他一见钟情,感情便悄无声息地开始发芽,等我意识到时,独自一人拼命顶住了所有的压力:逃婚、离家出走、伤了家人的心……我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迫不及待把真心捧到他面前,告诉他,我是真的爱他!我跟其他那些只敢仰慕他、暗恋他的女人不一样,我敢不顾一切地爱着他。

    跟所有的恋爱一样,这段感情刚开始时,我们是幸福的,精神和**上的贪欢愉悦,让我以为他是爱我的,不然,他为什么跟我耳鬓厮磨,为什么会不断地在我身上索取?

    结果,我却被这份所谓的“爱”冲昏了头脑,忘记了白少安是没有心的,忘记了他骨子里是个自私自利的男人,也忘记了他是鼎鼎有名的司令,脑子里充斥的全是利益和算计。

    所以,从一开始,当我全身心投入在感情中时,他便决定,不让我怀上他的孩子!

    我摇着头,不断地退后,我把他当做余生的良人,而他只将我当成权力对弈游戏中可有可无的消遣,从来都未在乎过我,从来都没有……

    “小柔,对不起……过去的事,我无法解释,也不敢请求你的原谅。”他再一次抱住了我,这一次,我没能挣脱他的怀抱。

    眼泪已经哭干,原来伤心过度,是一滴眼泪都不会落的。

    我陷入他的怀里,想到无数个日夜,我一个人呆在冰冷的平城,每天都盼着这份拥抱,才能感觉到慰藉。

    可是现在,我是如此地想逃脱他的怀抱,或许是因为,我们没有再拥抱的理由了。

    “放开!”我淡淡地说,看着他胸前被眼泪浸湿的一片墨绿,仰起头:“放开我!”

    “小柔,你听我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酝酿了一下,开口道:“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怨我、恨我都好,但不要走。”

    “你明知我不会留下来,又何必强求?”我们都知道,在他承认给我喂了五年的避孕药后,我们已经完了。

    他望着我,恳求的语气:“过去的一切,我无法辩驳,但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们重头来过?”

    重头来过?

    我笑了:“你是认真的?”

    他见我不再逃离,终于松开了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枚戒指,上面镶嵌着一颗晶莹剔透的蓝宝石:“我是认真的。”

    我笑啊笑,笑得眼睛发涩,昨天还搂着宋昕妤的男人,今天就举着戒指在我面前,口口声声说他是认真的!

    他见我迟迟未答应,一把将我揽入怀中,拼命吻住我的唇,从未有这般缠绵婉转,这份迟到的温柔,或许过去能令我心动和留恋,但此刻,只剩厌恶!

    我狠狠地咬了他一口,他吃痛,终于放过了我。

    我隔空望着他受伤且苍白的脸:“白少安,爱情不是儿戏,我要的爱是真心实意、没有欺骗、没有背叛、一生一世的爱情,你给不起,永远也给不起!”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当我对他的戒指和吻没有任何反应、当我平静地说出这句话时,白少安一瞬间变得憔悴起来,眼窝深陷。这一次,他没有再死缠烂打,而是望着我,比第一次见面时更为认真地望着我,似乎想将我看透。

    我转过身,一步、一步离他而去,感情不再挣扎,也不再留恋,原来,我也可以走得如此潇洒。

    回想当初,我在镇原城给了他机会,他也努力地把握了机会,但最终,我还是无法原谅他。

    其实有一句话,我一直想问,却不敢问出口,因为我怕得到那令人绝望的实话,我怕听到他说:是的,我从未爱过你……

    只是,心痛仍在皮肉下继续蔓延,虽然很痛,但我相信,我不会煎熬太久……

    我望着不断飘洒的落叶,感觉到心在泛黄、枯萎,所有的美好与天真,都埋在了那棵银杏树下……

    见我出来,门口的三个人纷纷回头,我目光直视着三子,冷冷地说:“我们走。”

    “苏小姐……”江月白唤住我:“你真的……决定了?”

    我背对着他,坚定地点了点头,也不再逗留,提着箱子就离开了小巷,身后传来一阵叹息,长长的叹息。

    三子追了上来,满脸担忧地望着我:“面纱不戴了?”

    “不戴了。”我的面纱是为了防白少安的,既然已经见过面,那还有什么遮遮掩掩的?

    “行了,别看了,我没事。”我没有他想象的这般脆弱,经历过这么多的波折与谎言,我早已不是当年的苏小柔了。

    听到我的话,三子终于松了口气:“你果然跟其他女人不同。”

    是的,我苏小柔敢爱敢恨,绝不拖泥带水,因为我曾经倾尽所有,轰轰烈烈地爱过,所以我有资格,也有勇气放得下。

    “就为了你这份洒脱,今晚我请你去吃打卤面!”

    “好。”

    我们朝着码头边的小巷走去,手中提着沉甸甸的钱,脚步却是轻快的,远远地望着滚滚长江,想着是去做一件好事,心情也敞亮起来。

    却没注意到,就在我们身后,有人悄悄地跟着我们,跟了一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