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3.借刀杀人
    “号外号外……秦爷枪杀码头一霸柳七,血溅大华酒店……”卖报的小童在街上呼喊而过,众人迅速围拢过去,争抢着买一份报纸。

    我和三子的手中也捧着一份报纸,在平城早报的头版头条上,赫然写着这醒目的标题,文字下方还附上了两张黑白照片:第一张照片的背景是大华酒店的房间,看得出来乱哄哄的,秦子臻举着枪抵在柳七的头上;第二张照片是柳七被枪杀后的模样,倒在地上,身下是一片血迹,旁边还有警察收尸的身影。

    就在今早,报纸还未出来,就看到军队集结完毕,向着一号码头的秦子臻老巢跑去了。

    街上变得乱哄哄的,到处都在抓人,凡是与秦子臻的码头帮有关的,都会被带走,已经带走了一卡车的人。

    周围老百姓看到后,纷纷拍手称快。

    “这回,大名鼎鼎的秦爷怕是完了。”

    “那是,你没看到,白司令的兵都出动了吗?”

    “要我说啊,他们早就该除了,老百姓凭什么交了一份税给国家,还得再交一份给他们啊!”

    老百姓们纷纷议论起来,我和三子一人手里提着一个藤条箱子:“走吧。”

    “去哪儿?”

    “发钱去!”我拍了拍手上的箱子,里面全是柳七搜刮来的民脂民膏,三子惊讶道:“这些钱我们好辛苦才弄到,你真不留?”

    “不留,用着别人的血汗钱,我不安心。”我虽然需要钱,但可以自己挣,保证每一笔钱来得问心无愧。

    三子给我竖起大拇指:“苏小姐,我佩服你!”

    “别说这些漂亮话。”我向前走去,三子几步便跟了上来:“我这不是漂亮话,是真心佩服你,你说你一个小女子,怎就能扳倒秦爷和他的帮派?”

    我告诉他,不是我的能耐,我有什么能耐啊,不过是借了别人来发力罢了。

    他不明白,我便从头跟他说个明白。

    其实,从三子那日冲动伤人后,我在心中就形成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已经惹上了秦子臻的人,我们何不做一票大的?就算不能将秦子臻连根拔起,起码也能让他元气大伤,暂时不敢出来作恶。

    而撬动秦子臻的杠杆,其中的支点,就是柳七!

    秦子臻能把码头的营生交给柳七打理,只有两个原因:要么柳七能力出众,要么就是秦子臻十分信任他。

    短短接触下来,柳七并不是什么人物,看来只有第二种,秦子臻信任他,而信任是可以害死人的。

    我猜测,柳七知道许多秦子臻的秘密,所以才迟迟不肯动他,而是把他给藏了起来。

    柳七的失踪,必然会给秦子臻带来无数的猜想,是死了?还是自个儿跑路了?还是被敌手给掳去了?秦子臻都一概不知,越是没有消息、不见踪影,他就会越着急。

    等找了七天后,秦子臻的焦虑已经到达一个临界点,便是可以放出消息的时候了。

    我故意换装打扮,去酒店找柳七,消息很快就会传到秦子臻的耳里,若是别人,或许会沉住气将人带回总部处置,可秦子臻是什么脾气?暴脾气!他一定等不及回去,会亲自前来,甚至有可能会亲自动手,只要他这么做,我的计划就成功了。

    我等的,就是他动手的那一刻!

    因为我已经提前通知了平城早报的记者,在墙上挖好了暗洞,洞口正好可以塞一只小型相机的镜头,为确保万无一失,在电话里,我已经嘱咐过记者,要带何种型号的相机。

    三子问,那么多家报社,为何我只找平城早报?

    我笑而不语,因为我知道,这家报社背后的老板不是别人,正是白少安!

    当年白少安接任平城司令时,就发现这个城非常难以管辖,这里是首都旁的京畿要地,也是工商业发达的黄金港城,帮派众多、鱼龙混杂,中外势力和新旧势力交汇,十分难管,而作为平城的一把手,上任后建立的,必然就是情报机构。

    虽然政府设立了情报司,但其中各种势力渗透,早已无法信任,于是,白少安便建立了平城早报,将自己的特工安排成报社的社长、主编和记者,秘密帮他打探各方消息。

    而这次,我就是利用了白少安,故意将码头帮内讧的消息在电话里透露,并隐晦地暗示他们,这是一个可以拿做大文章的新闻,特工知晓后,必定会前来一探。

    所以,当看到秦子臻亲手杀人后,报纸便开始大肆报道,这有图有字为证,就是坐实了秦子臻的罪名,白少安正好可以借助这次机会,将秦子臻的老巢一锅端掉,将码头的所有权收回手里,也算是解决了他的心头之患。

    听完后,三子惊得合不拢嘴:“小娘子,你真是太厉害了。”

    我摇头:“我哪里厉害,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不,你就是厉害!”他毫不吝啬地夸赞我:“我只走了一步,你就想到了之后的十步,还说不厉害?”他感慨道:“幸亏有你出谋划策,不然,以我的性子,一刀把柳七杀了就完事了,哪里能扳倒一只老虎。”

    “三子,我们考虑事情,不能这般简单,杀死一个柳七事小,可你想过没有,他死了,秦子臻还会找别的人代替柳七的位置,继续在码头上作威作福,所以,我们要将柳七的价值,放到最大化,说白了,我就是要这只苍蝇坏了一锅汤。”

    他感慨道:“高人高见啊!”接着说:“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要耗那么多天了,又是喂他吃肉,又是奔波做戏的。”

    我点头:“好吃好喝的待他,是为了让他看起来不可能被绑架,如此,秦子臻才会对他彻底失去信任,下定决心杀他,毕竟,死人的嘴才是最严的。”

    我刚说完,就听见一阵掌声,以及如水般清澈的嗓音从身后传来:“苏小姐好计策啊!”

    “谁!”三子拔刀冲上去,被一道人影挡住了,王副官掏出匕首,与三子当街较量起来。

    我望着这一袭长衫,脸上挂着金丝眼镜的男人,微微一笑:“江先生,别来无恙。”

    “别来无恙。”江月白对我做出一个请的姿势:“苏小姐,司令有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