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2.秦子臻入坑
    我告诉自己,对方不是在叫我,可事实却是……他真的在叫我。

    当服务生追到我身后时,一连叫了我五声,再不回头,未免也太奇怪了。

    我硬着头皮转身,压低了帽子,轻声问:“你叫我?”

    他将我的手提袋送上:“你忘了包。”

    “谢谢!”我将手提袋拿在手里,抬头的瞬间,见到白少安和宋昕妤停了下来,他回头,隔得远远地盯着我,那眼神似在打量,打量我是不是他所想的人。

    宋昕妤见他盯着别的女人看,自然是不乐意的,收紧了胳膊:“少安,你喜欢这一种的?”

    他带着嘲讽,转过身:“你觉得呢?”

    “放心,我是个开明的人,我懂的……”那酸溜溜的气味都快把人给齁死了。

    白少安说:“我从不碰这种女人,脏!”

    她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小鸟依人般扎进他怀里,白少安带着她潇洒地朝电梯走去,笑声传到很远。

    我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背影,有新欢在怀,果然不一样了,越发的意气风发。

    也对,宋昕妤才是最适合他的女人,高贵的出生、高端的学历,有颜有才又有趣,很适合带在身边。

    这么一想,我过去还真挺可怜的,被他藏了五年,还被悄悄喂了避孕药,真是傻得可以……不过,以后不会了,我不会再这么傻了。

    相见形同陌路,或许就是我们将来最好的状态,可惜,我还不打算放过他,此刻也不是动他的时候,柳七的事还没完,我得先顾着眼前。

    离开了大华酒店后,我换回了原来的衣裳,白纱遮面,在电话亭给平城早报打了个电话,然后悄悄从后门进入,来到了7009号房。

    进房后,我看着正在费力钻孔的三子:“准备好了?”

    他点点头:“马上了。”

    “蒙汗药起作用了吗?”

    “那是当然。”

    这时,墙上的洞通了,他示意我看去,我发现这洞不偏不倚,就在7007房的一幅油画上,可俯瞰整个房间,而对面还有一个略微大一些的洞,隐藏在鹿头装饰品的嘴里,连接着隔壁的7005号房。

    一双眼睛,正从那洞内好奇地探着,看到房间乱七八糟的,地上满是烟头、酒瓶和食物残渣,再看床上,躺着一个胖成猪的男人,发出均匀的呼声,那枕头缝里还塞着女人的胸罩和丝袜,旁边的桌上散落着一副牌九。

    “记者已经来了!”我对三子说,估摸着时间,秦子臻那边的人也快到了,果然,走廊上响起了一阵脚步声,7007的房门嘭的一声被踹开了,七八名马仔涌了进来,检查一番,确定房内安全后,秦子臻才跨进门内。

    几个月不见,秦子臻瘦了不少,但骨子里的暴脾气却始终不减,他进来后,看到乌烟瘴气的屋内,嘴里骂了一句,让人把窗帘拉开,推开窗透透气。

    看着满地狼藉连个下脚地儿也没有,秦子臻火冒三丈,一脚踹在柳七的腿上,见他仍旧没醒,问道:“怎么回事?”

    一个马仔凑近看了一眼:“回秦爷,他喝了酒。”

    “把他弄醒!”

    一瓢冷水泼在柳七脸上,他终于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当看到秦爷时,他还不敢相信,揉了揉眼睛后,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

    “秦……秦爷。”

    秦子臻坐在沙发椅上,一脚跨在床上:“你还知道我是谁……”

    “当然、当然……”柳七赶紧爬起来,却发现自己衣衫不整,也顾不上脸面,赶紧套上了裤子。

    “秦爷,您可算来救我了……”

    秦子臻打量着他:“救你?呵!”

    “我被两个小瘪三给绑了,这些天囚于这里,您要是再晚来一步,我恐怕就见不到您了。”

    “是吗?”秦子臻默默地掏出了拐杖,抄在手里便朝柳七打了上去,往死里打:“囚禁是吧?宰了是吧!你他么耍老子……”

    他发狠的打,打得柳七嘴里喷血,四处躲藏,最后钻桌子底下,又被人拽出来使劲的打,打得柳七只剩一口气,秦子臻这才停下。

    “秦爷……我……我没骗你……”他说。

    秦子臻指着房里的东西:“这间房,是你失踪那天租的,还是用别人的名租下,要不是今天你叫了个面生的舞小姐,老子还真找不到你了。”

    柳七大喊冤枉,秦子臻让人把他给架了起来:“好,你说人绑架你,那也得有个绑架的样子,看你这一身肥膘,不会想告诉我,他们逼你吃香的喝辣的?”

    柳七的头跟筛糠子一般:“您怎么知道,他们就是逼我吃好吃的!不仅如此,他们还逼我摸牌九,还逼我……”

    秦子臻反手就啪啪两耳光,骂道:“演戏,就给老子演得逼真点,拿着码头上收来的钱,来酒店吃喝嫖赌,还让那三个狗东西耍老子,说什么被人打劫了,害老子还担心你死了,现在看来,你是快活死!”

    柳七吐着血,爬到他身边:“秦爷,我没有……没有啊……我是真的被人绑架了,他们还去我情妇那儿拿了钱。”

    秦子臻说:“你觉得,我还会被你再耍一次吗?”

    柳七哭天喊地的,却再也无法让秦子臻信任了,他一旦失去了秦子臻这棵大树,可就一文不值了,不仅如此,他还知道秦子臻的一些秘密,想来定是活不了了。

    果然,秦子臻开始变得冷静下来:“柳七,你跟在我身边有多少年了?”

    柳七瞪大了一双眼:“快十年了。”

    “十年……是啊,十年了!”秦子臻叹了口气:“这十年,我让你帮我管码头管了五年,几年时间,你私自加价、走私货物、克扣会费,我都看在眼里,念在你为人还算稳妥,能镇得住场子,我留你用你,没想到,你却越来越放肆了!”

    他一听,知道自己这是完了,赶紧抱住秦子臻的腿:“秦爷……我错了,这次我是被奸人所害,求您饶过我一次吧!我柳七当牛做马一定会报答您老人家,好好做差事,再也不敢乱来了。”

    窗外的阳光落在柳七脸上,可以清晰看到上面全是血和泪,秦子臻处在背光位置,脸上灰暗不清,他沉默不语,后拔出了手枪上膛,抵在柳七的头上:“晚了。”

    砰的一声,柳七身后的床单上溅上一滩热血,身子缓缓倒下,秦子臻抚上他的双眼,对身边的人说道:“还愣着干嘛,叫警察厅的人来收尸……”

    警察厅历来都是黑帮专门的收尸队,已经是约定俗成的规矩了,我站在墙的另一面,冷冷地望着秦子臻,他或许还以为这次也跟以往一样,杀个人不过动动手指的功夫,却不想还有一场大难在等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