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1.绑票
    三子还想再说什么,被我大眼珠子一瞪,就憋回去了:“那现在……怎么办?”

    我气得都快炸了:“现在知道问我了?刚才你冲动的时候,怎么不考虑清楚?”

    他低着头:“我们在水上讨生活的人,最恨这种码头恶霸,巴不得见一个除一个。”

    我带着他往回走:“可你也不看看,这儿是哪儿,他是谁的人。”

    我告诉他,如果没有秦子臻,柳七就是一滩烂泥,死不足惜,但其中有秦爷的关系,这事儿就复杂了。

    三子一听,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不如我……”

    “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别闹出人命。”

    就在刚才,我已经想好了接下来要怎么做,柳七这样的人,我们不能动手杀了,既给自己惹麻烦,还会脏了我们的手,最好是能让他们狗咬狗。

    三子不知道我的计划,见我带着他往小巷子里走,紧张起来:“这个时候我们应该跑,你居然还带我回去!”

    跑是人之常情,但不是我们要做的,我说:“现在趁他们受伤昏迷,还没来得及通风报信,我们得赶紧回去,把柳七带走。”

    “带走?你疯了?”

    “你信我,那就做,不信我,你就赶紧离开平城,跑得越远越好,这辈子都别想回来报仇了!”

    三子最终选择了留下,因为报仇是他目前最重要的事,也是此生唯一的念想,让他放弃报仇,无异于让他放弃活着。

    “好,我听你的。”

    回去后,我们进入小巷之内,地上躺着四个人,其中三个受了刀伤,痛晕了过去,角落里,柳七斜躺着,三子刚才那几脚踹得不轻,他早就两眼一翻倒了下去,身边撒着一堆钞票,被风一吹便漫天飞舞。

    我让三子处理柳七,我去捡钞票,这钱一分都不能剩。

    做好一切后,我拿了些钱给三子,吩咐他去做几件事:首先,去大华饭店开一间房。第二件事,去买最大号的竹藤行李箱,租一辆黄包车带过来,之后的事,我会安排他怎么做……

    当夜幕降临,我们终于顺利抵达了酒店,拉上厚重的灯芯绒窗帘,黑暗中,床上传来一阵哀嚎,渐渐的演变成了恐惧的shen吟。

    这时,灯啪的一声亮了起来,突如其来的强光,男人本能地闭上了眼,却又因为极度害怕,不得不拼命地睁开眼。

    我和三子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床上的柳七,一言不发,最后,看得他害怕起来,被堵住的嘴呜呜呜地哀鸣起来,似有话要说。

    三子大步走到床边,摘下了柳七嘴里的布团,怒目圆睁的模样,就跟寺庙里的金刚一模一样。

    柳七就算再横,看到自己的处境,再看到三子,也不得不服软,开口便是求饶:“好汉,饶命啊……”

    三子掏出杀鱼的小刀,反手捏着,压在柳七的脖子上,柳七吓得要命,我皱着眉头开口道:“你要是尿裤子,我就割了你的命根子!”

    说完,柳七夹紧了双腿:“我不尿了,不尿了。”然后哭丧着说:“二位是劫财还是劫色啊,只要能饶我一命,都成!”

    我噗嗤一下没忍住,笑了,三子给他一个大耳刮子:“就你这怂样,还劫色?我呸。”

    “是,是……我就是这怂样。”

    我也不耐烦跟他绕圈子,直截了当地问:“你平时这油水够肥的啊!”

    他顶着一张苦瓜脸:“哪有?一直都是入不敷出,你看,我手下那么多兄弟要养,还有那么多女人,巴巴地等着用钱,真是一言难尽啊!”

    三子揪着他的头发:“我们有说过听你诉苦吗?我们是问,你那些钱都在哪儿?”

    “没,没有钱!”

    “哦?没有?”我摆摆手:“那就宰了吧”

    听到要被宰,柳七发出一声惨叫,三子赶紧将他的嘴堵上。

    只见那柳七在床上费力地挣扎起来,但无论他如何费力,始终都是案板上的鱼儿,三子是不会手软的,抬起他的下巴,便将刀贴了上去。

    我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你可知我为何要带你来大华酒店吗?”

    柳七红着眼,惊恐地摇头。

    我坐在床边,弹了两下,手掌轻抚着床垫:“因为只有这儿有弹簧床啊!洋人们都管这叫席梦思,听说里面塞满了吸水的海绵垫子,吸干你这一身血,应该不在话下。”

    他听到后,晃动得越发激烈了,整张床都在抖。

    我故意对三子说:“待会只给他放个小口子,然后贴在床垫上,让床垫不停地吸、不停地吸,吸干他的血……”

    此话一出,柳七再也忍不住吓得失禁,我捂着鼻子走到窗边:“不守信用的家伙,先割掉他的命根子吧!”

    三子点头,一把拔下了柳七的裤子,吓得柳七两眼一翻就昏死过去。

    我摇摇头:“真是个没用的东西……”

    待柳七再次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可房内还是昏暗一片,这一次,他再也不敢耍滑头,别说钱了,就算要他的两条腿,只要还能活着,就已是万幸了!

    这还不竹筒倒豆子,什么都招了?

    原来,他藏钱的地点,就在他一个情妇的家中,我和三子又恐吓他一番,他连全家死光的毒誓都发了,保证绝不敢骗我们,我俩才罢手。

    然后三子问:“既然他什么都招了,那我们……”

    “我们自然要对他好一些了。”

    事实上,我们确实对他好极了,每天都买一大罐红烧肉给他,外加一瓶牛奶,一份三明治,还有十个鸡蛋。

    我和三子,不仅盯着他吃完,还陪他一起玩,让他不停地搓牌,把大拇指都给搓出茧子来了,到了第七天,秦爷那边已经快放弃寻找柳七时,我去找裁缝取订做的衣裳,穿上了一身直襟黑缎彩绣蝴蝶过膝旗袍,配上一个黑色的贝雷帽,帽子下是一张半遮面的网纱,白面红唇,媚眼如丝,踩着拇指长的黑色高跟,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大华酒店。

    所有的人,都被我牢牢地吸住了目光,盯着我高挑的身材,饱满的身姿,以及不可方物的侧颜,我扭动肢腰,故意走到前台,压低了帽子,问:“请问,柳七先生在哪个房?”

    前台的姑娘都看待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什么?你找谁?”

    “码头上鼎鼎有名的柳七先生啊!”

    前台看了看记录:“我们这里没有柳七先生。”

    “没有?”我故作气恼道:“王八羔子,明明说叫我来这儿陪他的,哼……”然后气冲冲地走了。

    只是没想到,在经过大门时,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好迈进门内,胳膊上挽着另一个女人,有说有笑地与我擦肩而过,我手执着帽子,侧过脸去,准备仓皇逃离,便听见脑后传来了一阵呼声:“这位小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