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0.暴打柳七
    尹恒轻叹一句,将自己的桃木剑别在身上,双手合成阴阳鱼,正式地与我道别:“既然你已安全抵达平城,接下来,我也不便再插手了,在这里,我送你一张符咒,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或邪事,只要烧了它,我立刻就会出现。”

    “好。”我收下了符纸,紧紧攥在手中,这一次,他头也不回地离去,我看着他披着一身黑袍,脚踏一双布鞋,身后背着一把桃木剑,颇有点仙风道骨了。

    我不自觉地朝他挥挥手:“我也祝你大道之行,学有所成……”

    转过身,我的脸上隐去波澜,向着身侧的三子开口道:“走吧!”

    如今,我们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必须先找地方住下,在平城,有钢丝软床、电灯泡、留声机的大酒店,也有巴掌大、蟑螂满地、常年密闭的“棺材房”,我们住哪儿,完全取决于身上的钱。

    而我们,恰恰没有钱。

    三子为了筹钱,跑到码头上,将自己的船卖了,卖掉这船,他一点也不心疼,只是心疼了自己驯养的三只鸬鹚,将它们送人,他不舍,让它们自生自灭,他不忍,最后咬咬牙,还是给了木船的买家,嘱托对方,一定要留着这三只鸟儿。

    看得出来,三子已经下定决心要向袁超报仇了!

    现如今,只有我和他相依为命了,他拿着手中的纸钞一个劲地数,只给自己留了一百来块的零钱,其他都给我。

    我摇了摇头:“我不要。”

    “拿着吧,你还要帮我报仇。”他见我实在不愿接受,便开口道:“就算我借你的,将来有钱了再还我。”

    我想到接下来得用钱,便接受了:“好,我借你的。”我取下头上的碧玉簪子塞到他手里:“拿好了,有钱我会赎回来。”

    然后我们从江八号码头上岸,我蒙着面纱,埋着头走去,却不想在狭小的过道上,撞见了一个地痞无赖。

    这人是秦爷的手下,外号柳七,常年在码头做营生,主要就是收受保护费什么的,屁大点本事也没有,就是仗着秦子臻的面子狐假虎威、横行霸道。

    柳七刚才就在岸上盯了许久,他不为难别人,偏偏要为难我们,定是看到三子将船给卖掉了,身上有钱。

    “哟哟哟……哪里来的小娘子啊,这双眼睛比那水波还要撩人啊!”他摇摇晃晃地朝我走来,身后跟着三个小弟。

    三子见状,将我挡在了身后。

    柳七走到跟前,见三子比他高出一个头,又浑身肌肉、孔武有力,便也没那么放肆了,只是面子上挂不住,故作凶狠地骂到:“看什么看,长那么大个儿,活着浪费布料,死了浪费地盘。”

    三子却像一尊石雕大神,伫在我面前不让了,柳七见到后,歪着眼睛说道:“怎么,在我柳爷的地盘,你也不打听打听,还敢闹事?”

    三子刚要发作,就被我给拉住了,我带着杨柳般的清朗笑容,走了出去:“原来是秦爷手下的柳爷,真是失敬了。”

    他听见我清脆的嗓音,态度明显就软了下来:“还是小娘子会说话。”然后还不要脸地朝我凑了过来。

    我嫌他恶心,赶紧转身,手里夹着五百块钱:“柳爷当心啊,小女子脸上长了疱疹,脸都烂了,你可千万别靠近啊,万一被染上,破了相就不值当了。”

    听闻我的话后,他咽了咽唾沫,嫌弃地退开一步,我将钱递到他面前:“这是我孝敬你的,还请行个方便。”

    柳七见到钱,眼睛都直了,又嫌弃我染病,使了个眼色,由手下把钱取走了。

    看到卖船的钱都给了柳七,三子又激动起来,却被我死死瞪了回去。

    柳七收下钱后,满意地大笑一声:“行,是个懂事的,好了,你们快滚吧!”

    我和三子急匆匆离开了,待远离码头之后,到了个僻静处,三子终于憋不住了:“你就这么把钱给他了?”

    我冷笑一声:“当然不是。”

    我告诉他,咱们才刚到平城,且各自都负着不同的目的和责任,若是一上岸就闹事,必定会引人耳目,到时才是真正的麻烦。

    他听后也觉得有点道理,便将怒火压制了下来:“现如今,钱都到了那地痞的手里,我们该怎么办?”

    “自然是去要回来……”

    我朝三子勾了勾手指头,告诉他,我们现在,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跟着柳七。

    “跟着他做啥?”

    “人总有落单的时候,咱们只要等他一个人,便去把钱抢回来!”我示意他看码头上被人丢弃的麻袋,这可是个好东西啊……

    三子心领神会:“好,就这么做。”

    我俩潜回了码头边上,悄悄地跟着柳七,这一跟,就跟到了晌午,柳七终于收完了账,拿了一点散钱给几个弟兄,然后就大摇大摆地往秦子臻的总部,也就是一号码头走去。

    途径一个小巷子时,他左顾右盼,然后说:“我进去放个水。”

    那三名小弟心领神会,在外面帮他把风,他走到巷子里,悄悄地在那儿藏钱,从保护费里克扣一部分出来,留给自己。

    看到他手里握着上万的钞票,三子一个没忍住,翻过墙头跳上隔壁家的二楼,又从上面跳了下去,直接将柳七给撞倒,外面的三个人听到动静,赶了过来,三子以一敌四,丝毫不怯弱,手里溜出一把小刀,抓着他们就跟剖鱼肚子似的,一人一刀划了过去,三个小弟应声倒地,只剩下柳七锁在墙角,早已经吓得尿裤子了。

    “大、大哥,您要钱是吧,我……我都给你!”他捧着钞票,递到三子面前,三子却看也不看,只抽走了柳七拿去的五百块钱,然后狠狠朝他下面踢去:“老子最恨你这种混蛋!”

    说完后,便转身离去。

    而我,一直都在暗处,手里握着还未来得及递上的麻袋,无奈地看着这一切。

    待他归来,将五百块交还给我,冷酷地说道:“收好,别再随便给人了。”

    我拿着钱,将麻袋一扔,一路小跑追上去:“三子,我不是叫你谨慎再谨慎吗?你怎么这么冲动?”

    这次不仅伤了人,还露了面儿,柳七肯定会报仇,到时候秦子臻的人全城搜捕,看他怎么办!

    三子却以为我在担心自个儿,说道:“放心,我不会连累你的。”

    我气不打一处来:“这不是连累的事,如果你死了,袁超那王八蛋谁替你报仇?”

    这时,他终于想起了自己所行的目的,也不再硬扛着,而是望着我:“这……”

    “所以,从现在开始,你的一言一行,必须听我指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