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9.这次,我要做坏人
    找不到我爹,我不怪他,此番能见到我娘一面就已经足够了。

    尹恒却觉得很对不住我,解释道:“我去了地府两圈,还找阎王翻了卷宗,你爹确实已经不在人世,可也不在鬼界。”

    “不在人世和阴间,那我爹在哪儿?”我紧张起来,想起我娘和尹恒都找不到他,实在是不正常。

    他说:“从卷宗上看,你爹已经死了几个月了,可是,他的鬼魂完全没有来地府报道,阎王也查不到他在哪儿,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

    “你爹被人藏起来了,那人用法术将你爹的尸骨和魂魄给困住了,没法超脱。”

    听到他的话,我再也躺不住了,不知是谁如此歹毒,杀了我爹后还藏起了他的尸身,困住了他的魂魄,看来对方是打定主意不让我爹伸冤了。

    能够让他们如此费尽心思,定是为了苏家的那个秘密,关于鬼衙金库的秘密!

    我笑,疯狂地笑了起来,没想到一个鬼衙金库,竟然让白少安、凌风音、黑帽子以及杀死我爹的人趋之若鹜,不过就是一些毫无生命的死物,值得他们抛头颅、洒热血,甚至不惜杀害无辜吗?

    答案却是肯定的,现实就摆在眼前,爹惨死,对方连他的尸首和魂魄都不放过,还有小轩,一个病怏怏的孩子,却经历了同龄孩子无法想象的曲折。

    这一切,使得我越发对鬼衙金库好奇了,恨不得知晓所有的秘密,这样,他们才能放过小轩,将矛头指向我。

    尹恒不知道我们苏家发生了什么,但从我爹的事上,他也多少了解到,我们是得罪了高人,便安慰我道:“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到你爹的鬼魂。”

    “谢谢,谢谢你……”

    这一路下去就比较顺利了,因为有人曾暗杀过我,此番一行,我们还算是低调,眼看着平城就在眼前,进了水道的关卡,我们就可以上岸了。

    看到远处,平城那又高又厚的城墙,真是恍如隔世啊。

    回想一个月前,我费尽心思,不惜与宋昕妤、凌风音合作,好不容易才逃出了平城,当时想着山高水远,我带着小轩,就能过上安生的日子,结果……刚刚出城,就遇上了埋伏,要不是凌风音傩神上身,杀出一条血路,恐怕我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一群白鸽,从城楼上飞起,向着远处的大烟囱飞去,在古城墙的包裹之下,里面却是一个遍地黄金的繁华都市。

    洋楼之中,住着达官显贵;水泥高楼,充满了小资们的梦想;而在弄堂老巷,则住着这个城市里最卑微的一群人,却也是最努力活着的人。

    这是一座怎样的城?极贫与极富在城中交汇,看似肮脏的下等人,骨血里的灵魂,却往往比表面光鲜的上等人更为干净纯粹,但又轻易能被金钱所腐蚀,在这里,想要活得像个人,就必须要舍弃所谓的尊严和良知,就如我很早之前看过的一本书,一本描写当下平城的小说,名叫《畸城》,开篇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是一座畸城,城里没有好人……

    是的,来到这座城,就注定无法成为一个好人,而我苏小柔回来了,这一次,我要做坏人……

    尹恒在我面前打了个响指:“收敛一点。”

    我怒瞪他一眼,他没好气道:“别把野心都写在脸上,人要学会伪装。”

    “你又知道?”

    “当然,我不仅知道,我还看得出来,你的性格很有问题。”

    “什么问题?”

    “你啊,就是心思太重,什么都藏在心里,不愿说出来。”

    我手指偷偷放入水中,激起一阵浪花,浇在他脸上:“是吗?我看,你性格才有问题!”

    我跟他打起了水仗,三子默默地在船头撑船,或许是离仇人越发近了,他反而变得轻松起来,见到我们嬉笑打闹,也学会了笑一笑。

    打水仗累了,尹恒主动求饶:“娘们,我不跟你闹了。”

    我擦着脸上的水:“怎么,这就认输了?”

    他切了一声:“我是让着你,免得你哭鼻子。”

    “谁要你让着我了。”

    他却赶拦住我,不让我再碰凉水了,一本正经地说道:“醒了,说说别的吧,此次回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望着江边繁华的西洋楼,眼睑微微颤动:“自然是要做一番大事……”

    “说来听听?”

    我告诉他,我想做一朵交际花,做整个平城最美、最艳,也是最毒的交际花!

    三子听到后嗤之以鼻:“那不就是妓女吗?”

    “对,说难听的,就是妓女。”我说。

    尹恒拽着我胳膊:“走,咱不进城了,你跟我去别的地方,哪儿都行,我可以养活你。”

    我将胳膊甩开:“养我?你是我谁啊,为何要养我?”

    他的脸悄无声息地红了,然后说:“好歹我们也以师兄师妹相称过,你就当我是你兄长,养你是天经地义。”

    我摇头:“尹恒,你以为我当交际花,是为了男人那几个臭钱吗?”

    我站起来,在摇摇晃晃的船上,挺直了身子:“在平城,所有人都笑贫不笑娼,能够成为开在山尖上的那朵花,除了拥有财富之外,还将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我举着手,仿佛已经站在了山之巅,伸手就能摘到月亮和星辰。

    看到我由内而外的变化,尹恒沉默不语,而三子则是不断摇头:“平城真是个可怕的地方……”

    良久,尹恒问我:“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做吗?”

    我点头,我连花名都想好了,将来的路该怎么走,该怎样一步一步往上爬,也都在心中做好了盘算。

    尹恒生气,却又拿我没办法,只得赌气道:“那好,贫道在此祝苏小姐步步高升、心想事成……”

    我知道,他在生我的气,气我不自尊、不自爱,明明有更好的生活可以过,却偏偏要选这出卖色相、虚与委蛇的假面人生。

    可我又能怎么做呢?我一介女流,既不想靠男人,也没有金银钱财傍身,唯一可以换取利益的,只有我的皮相,也恰恰是我不在乎的皮相。

    到了平城后,我们选择了第八号码头上岸,取一个好意头。上岸后,就是分别的时候了,我对尹恒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要走的路,是降妖除魔、济世救人的大道,而我,则是要向着一条越来越黑暗的道路前行。”

    这一刻,我很想对他说后会有期,但却说不出口,如果可以选择,我希望是后会无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