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8.阴阳交界
    这是我娘的咳嗽声,错不了!

    我撑起身子,站得笔直,也顾不上周围诡异的环境,一心只想着快点见她!

    回想娘去世的那日,我去医馆求大夫给药,却被大夫领进了屋子,做了一件至今都不想回忆的事……

    可是,当我抱着用命换来的药,回到破旧的城隍庙时,娘已经去了多时,我摸着她的手,感受到还留有余温,而她,则安安静静的,就像睡着了一般。

    小轩听见我回来,从娘的身边爬了起来,抱着我的脖子说:“姐姐,我饿……”

    我想也不想,便抓住药包跑了回去,来到医馆前,我求那位大夫:“药我不要了,给我吃的!”

    我一路哭,一路往回走,当再次相见时,娘的身子已经变得冰冷,小轩就趴在她的身上,将自己的被子裹在娘的胸前,他一边抱着娘,一边哭:“姐姐,娘的病是不是又重了,她为什么这么冷?”

    我将手里冒着热气的馒头放下,陪着他一起睡在娘的身上,欺骗自己,只要我和小轩紧紧抱着她,她的身体就会再度变暖、变软……

    想到她临终前,我都不能守在身旁,眼泪便止不住地落下:“娘,是小柔不孝……”

    我哭着,便见到一把木梳飘到了跟前,咳嗽声依旧,在静谧的林子里,显得异常明显,可就是看不到人。

    我望着微微颤抖的木梳,是娘从前最爱的那一把,也是她唯一的嫁妆,都被磨得发亮了,那不起眼的角落,刻着娘的芳名:洛香。

    看到梳子在微微颤抖,每颤一下,就会发出一声娘的咳嗽,我赶紧将它捧在手里,指尖刚接触木梳的一端,另一端就出现了娘的身影。

    娘还是以前病怏怏的模样,穿着一件枣红色的长袍,挽着头发,一双哀怨的八字眉下,是一对泛红的眼睛。

    娘死得安详,所以鬼魂也相对比较慈祥,不像阿巧和小虎那般吓人。

    看到娘,我再也忍不住,钻进了她的怀里:“娘……女儿好想你……”

    娘默默地流着泪,泪水顺着她眼尾的沟壑流淌下来:“小柔,我也想你啊……”

    我抱着娘冰凉的身体,就像在抱着一个冰冷的石块,好冷,没有生命的冷:“娘,这么久了,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她去世后,从未在我面前显像,就算在梦里,也仅仅出现过一次,远远的让我见了一眼。

    想到梦,我就想起了爹,逐问道:“爹呢?爹怎么没来?”

    提到他,娘摇了摇头:“我找不到他。”

    “找不到?是什么意思?”

    娘不断地摇头:“找不到就是找不到,找不到就是找不到……”反反复复都是重复着这一句。

    而后,我还来不及问她在下面的过得如何,还来不及告诉她我现在很好,娘就消失不见了。

    周围一下子陷入黑暗,连那点点的火光都随着娘而消散,我陷入漆黑的世界,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在无边无际的黑里,蜷缩成一团。

    我不断不断地呼唤着娘亲,求她别走,可是娘还是丢下了我,回到她该去的地方了。

    可我呢?我怎么办?我又回到了那最难熬的时期,没日没夜地昏睡,恨不得睡到地老天荒,睡到死去,可是,却还是被小轩的哭声唤醒,小轩那双稚嫩的手,使劲地推着我,一边哭,一边喊着:“姐姐……醒来……”

    我眯着眼,任由他的推搡,我太累了,太害怕了,我想逃避现实,想这样安安静静地沉睡下去,永远、永远地长眠。

    “苏小柔,快醒来!”我听见有人在叫我,可就是不愿睁开眼,总想多赖一秒,赖在母亲存在过的世界里。

    因为现实太冰冷,让人活不下去。

    “娘……别走……”我不断呓语,却猛地感觉到难以忍受的疼,一下子让我找回了呼吸的感觉,要不是腿软,我立马能从地上蹦起来。

    我愤怒地瞪着眼睛,盯着两张滴汗的脸,其中一个长得其貌不扬,有一双细长的眼睛,另一个皮肤黝黑,双目有神,看到我睁开眼后,俩人都松了一口气:“终于醒了。”

    我却忍不住别过脸去,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我彻底醒来了,原本以为见到爹娘的鬼魂后,我能释怀一些,没想到却更难过了。

    当我看到娘还是死时的模样,穿着一身粗布衣裳,身上的咳疾也没好;知道她孤零零的在下面寻找爹的身影,想想都可怜。

    见我终于平复了一些,尹恒扭头,噗的一声喷了一口鲜血,我吓坏了:“你怎么了?”

    尹恒背对着我,摆了摆手。

    三子扶他坐下:“小娘子,你刚才差点害死尹道长了。”

    “我?”

    尹恒让他别说,却来不及了,我已经听到了,让三子必须告诉我。

    三子说,刚才我入了阴阳交界处,见到了我娘,然后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变得张牙舞爪,朝着尹恒的方向挥舞而去,就算三子这样的大力士,都没办法将我抓住。

    还好有护法帮忙挡了一阵,让尹恒赶紧魂归本位,不然,他就回不来了……

    听到这话,我吓得脸色都白了,刚才我记得我挺正常的,哪里像三子说的这般?可是三子也没必要骗我,看来,这应该是真的。

    千防万防,没想到却是我差点害了尹恒,我赶紧蹲下去,用手绢擦干他嘴角的血:“你没事吧!”

    他喘着粗气:“死不了。”

    尹恒确实死不了,但是经过我这一闹,他元气大伤,近期是无法再下到地府、对付邪祟了。

    看到他被我弄伤,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这段时间好好养伤,所有的一切都交给我吧!”

    他轻笑一声:“拉到吧,我还没落魄到需要个娘们照顾。”说完他逞强地站了起来:“走吧,咱们出发……”

    我担心尹恒受不了旅途奔波,可他却一副不打紧的样子,也只能由着他了,现如今,我们仨都上了一条船,向着平城而去,在深夜里逆流而上,追逐着水中的月影,漂啊漂,漂啊漂……

    尹恒双手枕着后脑勺,躺在船尾,望着天,良久对我说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对不起?你对不起我什么?”我睡意全无。

    他说:“我没有找到你爹,对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