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7.子时请鬼
    尹恒听到这话,汗毛都竖起来了:“慢着,你们想干啥?”

    三子朝他低下头,差给他跪下了:“求尹师父大发慈悲,帮我把我那枉死的妻儿给带上来,让我瞧一眼吧。”

    尹恒明白了,转头看向我:“娘们,那你呢?”

    我忍住起伏的心情,努力地表现出平静:“我爹娘走得突然,有些话来不及说,我想当面问问他们。”

    我俩可怜巴巴地望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尹恒掐着指头在旁边晃荡了一圈,最后说:“那好吧,今晚子时就是极阴之时,到时我可以下地府去帮你们找人,得准备点东西开坛作法,倒时你俩得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能让人动了我的肉身。”

    三子问:“若是动了,会如何?”

    尹恒说:“世上就会多一个冤魂……”

    既然不能让人打扰,这好办,那我们在船上施法不就行了?

    尹恒听到后摇头:“船上不行,船是动相,且水属阴,没办法作法。”

    看来,只能在陆上了,不过我们也不担心,毕竟这儿是荒郊野岭,不会有人来的。

    我们就在此处休息了一天,到了夜里,天儿开始凉了起来,我和尹恒围坐在避风处,点燃了篝火,三子到林子里给我们打了一只拖着长尾巴的野鸡,这野鸡不光是拿来吃的,而是有大用处,全因尹恒说,晚上作法,需要用到鸡血,后随口一提,要是有野生的雄鸡就好了。

    结果三子听到了,一言不发,闷着头就冲进了林子里,入夜后就把鸡给找回来了。

    看到他手中的这只野物,我和尹恒都吓了一跳,没想到三子还真厉害啊……

    他走到尹恒面前,手一伸,鸡惊慌地叫了起来,三子喘着粗气:“给你!”

    这气势,倒把尹恒给吓到了,他接过鸡的翅膀捏在掌心,找了一截干净的竹筒,手起刀落,鸡脖子被割开了一道口子,血流到了竹筒里,接了满满一大筒子。

    三子默默地走到一旁去烧水,将鸡毛给拔了,我坐在尹恒身边问,:“为什么野鸡会更好一些?”

    尹恒指着地上色彩斑斓的羽毛告诉我:“野鸡,又叫七彩山鸡,有龙凤鸟和凤凰鸟之称,生长于天地之间,吸日月精华而成,这血,自然比家鸡的灵气要足多了。”

    他告诉我,鸡血属阳,七彩山鸡的血阳气十足,对于今晚的作法有极大的帮助。

    明白之后,篝火上,三子已经把鸡肉给烤上了……

    不知不觉,夜深了,尹恒开始作法,在泥土地上插上了三支清香,便开始摇铃念咒,念着念着,土里冒出了八个小小的泥人,分别对应八个方位,形成护法之势。

    尹恒用毛笔蘸着鸡血和朱砂,在泥人的身上画符,画完之后,他看了看天:“时辰到了!”

    我和三子屏住呼吸,生怕打扰了他,他坐在圈内,那细长的眼睛忽闪忽闪的:“你俩也别那么紧张,等着我就是!”

    我们点头,就看他如老僧入定般,身后竟然还冒起了一缕青烟,不多时,树林子里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仿佛从对面山头上走来,很快就走到了跟前。

    在这般寂静的林子里,突然响起脚步声,还真是够诡异的。

    听到有人靠近,三子紧握住了小刀,手臂上的肌肉也微微隆起,自觉地挡在了我面前,我也捡起一根树枝,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

    结果……那脚步声到了跟前,竟然不见人影,而是两双鞋!

    鞋子一大一小,大的鞋上绣着浅粉的绣花,小的鞋子上绣着小老虎,鞋底裹着泥和水草,仿佛才从水里捞上来,还滴着水。

    看到那两双鞋,三子手中的刀落在地上,双膝跪地哭了起来:“阿巧,小虎……”他伸手去抓那双鞋子,却看到鞋子上方不知何时多出了两双泡得发胀的脚死人腿,水珠一滴一滴地滴在他脸上,下雨一般。

    我比他先看到阿巧和小虎,吓得后退一步,只见是两个湿哒哒,衣服被鱼咬得全是破洞的水鬼,脸根本没法看,鼻子眼睛都挤作一团,都被泡成了发糕状。

    他们虽然已是死人,虽然模样恐怖,却是三子最爱的人,看到母子俩的惨状,三子站起来,将他们抱在了怀里,人和鬼紧紧相依,哭做一团……

    哭够之后,阿巧和小虎对着三子想说什么,结果一张嘴,嘴里就露出好多的泥沙,他们根本无法开口。

    三子急了:“阿巧,小虎,你们想说什么,告诉我?”

    母子俩没有办法说出口,空洞的眼珠里溢出两行泪来,我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们:“活下去。”

    “什么?”三子回头望着我。

    “阿巧对你说,活下去!”我对应着阿巧的口型,那女鬼点点头。

    听到这三个字,三子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

    待他见完了自己的亲人,应该就到我爹娘了吧!

    我站在法坛边上巴巴地张望着,希望能见到爹娘姗姗而来的身影,结果只等来了一片寂静以及……失望!

    尹恒都去了那么久,眼看子时就要过去了,他还没有回来,而我爹娘也没有出现,他们在地府有这么难找吗?还是说……爹娘压根不肯见我这不孝女?

    一想到五年前我离家出走,将爹气得不行,我就恨不得抽自己两耳瓜子,如果早知如此,就算打死我,也不会为了爱情,伤害家人……

    渐渐地,眼睛变得模糊了,我吸了吸鼻子,告诉自己,不能哭,一次不行我就多试几次,总有一天,爹娘会知道女儿错了,一定会出来的。

    今夜我已经放弃了,真准备擦干眼泪,林子里突然刮起了一阵阴风,明明才刚入秋,却跟寒冬腊月的风没什么两样,刺骨的寒。

    我搂紧胳膊,对三子说:“好像降温了。”

    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儿,只有眼前那点香火在忽明忽暗地亮着,而尹恒、三子还有那一圈泥人,全都不见了!

    我还以为是幻觉,大着胆子围着香案走了一圈,发现真的没了,林子里只剩我一个人,就在慌神时,对面山头上突然传来一阵咳嗽声,咳得撕心裂肺,听到这咳嗽声,我双腿一软,差点忍不住倒下。

    是我娘!

    我娘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