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6.化骨吞签法术
    不知是不是我疑心太重,我总觉得一切都太过顺利,顺利得不太真实!

    虽然我和三子有过一面之缘,但他也没那么容易被我三言两语就忽悠去平城,还满心相信我有法子帮他报仇,便试探着问他:“你就不怕我骗你?”

    他仰头望着前方:“我不怕,因为我知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为何?”

    “我见过那个来找你的人。”

    “谁?”我变得紧张起来。

    他说:“那人是白司令身边的副官,年纪轻轻,长得一表人才,我之前在街上见过,今天就是他坐我的船过来的,直奔福来居。”

    听他的描述,那人应该是王副官不假,再结合大娘的话,看来,送信人就是他!只可惜那封信已经不见了,也不知里面写了什么。

    我失神了一秒,然后听见三子继续分析道:“能让白司令的副官脱下军服,悄悄回到镇原城,你一定是个有身份的人,所以,刚才你说跟袁超那个王八蛋见过面、吃过饭,我自然是相信的。”

    原来这个莽汉,并不像一般的山野村夫那般愚昧无知,反而观察力、分析力极强,看来是我小瞧了他。

    原本,我以为是我利用他,其实从他答应替我开船那一刻,便是在利用我了。

    这样也好,我喜欢直来直往的交易,总比欠人情的好。

    既然知道了他的心思,我也不再有思想包袱觉得亏欠了谁,便心安地在船舱里睡下了,这一觉,我睡得十分安稳,在水波之上,不断地晃荡着,仿佛顺着轻轻柔柔的水波,就可以漂回我的故乡。

    到了大清早,河面上起雾了,三子坐在船头,静静地掌握着方向,然后做出一道手势,那鸬鹚便飞到了迷雾中,不多时叼了好几条鱼回来,他将船靠在岸边浅滩处,我们上到河岸去修整一番,等我洗完脸回来时,三子已经在烤鱼了。

    我看着他杀鱼的手法十分娴熟,一把小刀在手,鱼肚一破一挤,里面的苦胆接连内脏就掉了出来,被鸬鹚吃了去。

    然后清水一浇,撒上一小撮盐,就这样烤了起来。

    随着鱼香味四散开来,雾中又出现了一条船,不,确切的说是一艘竹筏,缓缓漂到了岸边,就停在我们的小舟旁。

    一道又细又高的人影出现在眼前,因为隔得远,看不清面容,我隐约觉得,这人有点眼熟啊。

    “哎呀,好香的烤鱼啊!”那人从竹筏上跳下来,径直朝我们走来,我一听说话声,就知道是尹恒那小子!

    三子对着来人没有任何好脸色:“想吃鱼,自个儿抓去。”

    尹恒几步就到了跟前,见到我笑得合不拢嘴:“娘们,怎么是你啊!咱俩怎么又见面了……”

    我斜着眼啐了他一口,明明就是他跟着我来的,不然哪儿有这么巧的事。

    三子见是他,态度变得缓和起来:“原来是道长。”

    尹恒做了一个道家的手印,左手在上,右手在下,合成一个环抱阴阳鱼的手势,算是行礼了:“原来是火场里的壮士,还真是有缘啊!”

    说着,他自顾自坐下,拿起刚刚烤好的鱼吃了起来,三子也没有生气,又默默地多烤了一条。

    我问他:“怎么,尹道长也走水路啊,这下一站是去哪儿啊?”

    尹恒挑着鱼刺,回我说:“我去平城啊!”然后见我们看着他,他故作惊讶道:“难不成……你们也去平城?”

    我刚想摇头,三子就脱口而出:“巧了,我们也是去平城。”

    “哟,那敢情好,咱们路上还有个伴儿。”他一边说,一边挤眉弄眼地朝我笑了起来……

    这一顿饭,我只顾着吃,期间一言不发,等三子去林中方便后,我问尹恒:“你干嘛跟着我?”

    他嬉皮笑脸道:“天大地大,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跟着你了。”

    我刚想开口,就一口噎着了,差点没被鱼刺卡死,他紧张地冲过来,轻轻抚着我的背:“没事吧?”

    我一直干呕,却怎么也咽不下这口鱼刺了。

    无论是喝水、吃馒头,都无法将鱼池压下去,吐也吐不出来,一根小小的鱼刺,横在我的喉咙处,进退不得,刺得我眼泪直流。

    尹恒没好气道:“你看你,那么大的人了,吃个鱼还能被卡。”

    三子为了帮我消化鱼刺,还划船去附近的集市上买了醋,可还是无法消掉,这时,尹恒说到:“只有用道家的化骨吞签法了。”

    “什么是化骨吞签法?”三子问。

    尹恒说,这是道家的一种秘法,用一个筷子割成等长的七段,然后施法之后,让我将筷子一小节一小节地吞下去,就能化解鱼刺。

    我一听这法子吓得要命,死活都不敢尝试,尹恒告诉我:“你被鱼刺卡住,没别的法子了,除非去找西洋医生,用老长老长的铁钳子伸进喉咙里,将鱼刺夹出来。”

    听到后,我流着泪拼命地摇头。

    他说:“这不就是了?所以你得信我,我能施法让筷子在你体内消化掉。”

    眼下我也别无他法,只能信尹恒一次了!

    我坐在篝火旁,看三子找来了筷子,尹恒将筷子割断,然后烧符念咒,在一碗水里搅了一下,便叫我张开嘴:“啊……”

    我闭着眼,微微张开了嘴,他将筷子一截一截地放入我的嘴里,没有我想像的那般恐怖和难以下咽,这竹签就像裹了油,轻易就滑进了我的喉咙里。

    待一整根筷子都消失不见,尹恒让我感觉一下,我深吸一口气,合上了嘴,将头恢复正常姿势,竟然发现,鱼刺真的没了!而且身体也没有任何异样。

    “尹恒,你可真行啊!”我一直都觉得他是个神棍,没想到还真有点本事。

    尹恒神气得要命:“这只是雕虫小技,我还有很多本事,你没见识到呢!”

    三子见他还真有两下子,便磨磨蹭蹭地上前问到:“尹道长真是神通广大啊,我想问问,你能否将死去的人带回阳世,让活人再见一面呢?”

    我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定是想让尹恒施法,让他见见死去的妻儿。

    我特别能理解他,就如我也想见见自己死去的爹娘,特别是爹,我想问问他苏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又是被谁暗杀的,尸首在哪儿。

    尹恒拍着胸口道:“自然是没问题……”

    我和三子对视一眼,默契地开口:“那好,就靠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