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5.平安出逃
    其实这条路,从一开始就是我独自一个人艰辛前行。尹恒的出现,让我感受到了与人作伴的相依相偎,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和他萍水相逢,虽然出生入死几次,建立难得的信任,但也是时候分道扬镳了。

    为防被人跟踪,我在镇原城转了好几圈,钻了几条小巷子,又与人换了衣裳,改头换面后才再度出现,在河岸边的小摊子吃了点东西。

    入夜后,我来到了车马行租了一辆马车,当着许多人的面上了车,趁着城门关闭的最后一刻,朝门外赶去。

    但谁也没有发现,驾车的车夫已经倒在在车内,除了他,车上再无他人。

    而我,在夜色的掩饰之下,再度潜回了镇原城,往河边走去……

    这条河当地人叫清水河,是长江的一个支系,发源于黔东最高峰雷公山,途径镇原城,而后流入湖南的洞庭湖,最终汇入长江。

    只要能到长江,那便能通向平城!

    相比旱路,我觉得水路更为安全,且不说水面上不易藏人,这回城的速度也比旱路快了一倍!

    打定主意后,我蒙着面纱沿着河岸的码头找寻起来,现如今我囊中羞涩,只剩下几百块零钞,就着,还是尹恒拼死进火场帮我抢回来的!虽然不多,但已是我全身家当了。

    除了钱少,我还希望找一个靠得住的人划船,毕竟我一个女人出门在外,是十分危险的事。

    走着走着,我看到码头上停放着一排小舟,其中有个男人十分眼熟,此刻,他正啃着包子,喝着小酒,船头上站着三只黑得发亮、体格健硕的鸬鹚,他一声令下,鸬鹚纷纷飞到水上,一扎一个准,很快,每只嘴里就叼着一条鱼回来,丢在了甲板上。

    看到他,又看到他能号令鸬鹚,我不自觉挪动了脚步:“请问船家撑船吗?”

    喝酒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天火场救人的三子!

    三子斜着眼不理我:“收工了。”

    这时我揭开了面纱,他看到是我,皱起了眉头:“是你这个小娘子?”

    我点头:“请你行个方便吧!我有急事出城,若你觉得麻烦,把我送到附近的城镇就行,我再找别的船离开。”

    他听到我的请求后,也没有再推脱,而是把酒壶盖了起来:“行,走吧!”

    划拨几下,三子很快就将船摇到了河面上,我坐在船舱内,望着他撑船的背影,终于松了一口气。

    三子问我:“码头上那么多人,你为何偏偏找我?”

    我回答他:“因为你是个好人。”

    “何以见得?”

    我指着烧焦的福来居:“客栈着火的位置,跟你刚才停船的码头相隔了一条街,你能从一条街跑到失火处救火,已经十分难得,更何况那么多人在场,只有你一人愿冒死救人,足以说明你的人品。”

    事不关己,却能拼死相救、舍己为人,这样的事别说大众了,我都做不到。

    他憨憨的笑了:“小娘子谬赞。”

    接下来,我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也大概了解了三子的故事。

    三子是个孤儿,无名无姓,在养母家排行老三,便叫三子。

    原本他有妻有儿,却在前年发大水时被水冲走了,等他找到人时,他老婆孩子都泡得面目全非了。

    从那之后,他的性子就变得古怪起来,离群索居,每天只是打渔、乘船渡河,相伴得最久的就是船上的几只鸬鹚鸟。

    说起这场大水,三子就恨得眼睛发红:“都是上游的那些贪官污吏,他们修的那叫什么水坝,连一场暴雨都拦不住。”

    他告诉我,在埋葬了妻儿之后,他曾去上游看过,垮塌的堤坝上,一根钢材都没有,全是泥土渣子,外面看起来高大宏伟,实则被水一泡、一冲,轻而易举就被冲出来几个大窟窿。

    “215个人!那次水灾,沿线一共死了215个人,毁了数百个家庭!可恨那负责的贪官却一点惩处也没有,听说还调到了平城去做大官。”说起这件事,他心中苦闷难解,仰头将剩下的酒喝个干净,以此才能平复心中怒火。

    这样的事,别说是当事人了,我一个旁观者听着都气愤!为官者贪污**,亏空公款,导致沿线居民死伤无数,就算拉去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怪不得……怪不得白少安要花重金去修建堤坝,便是为了减少,甚至杜绝像三子这样的惨剧。

    我在平城待的时间也不算短,那里的高官多多少少我也认得,便问他:“那个贪官叫什么名字?”

    “这个狗官的名字叫袁超!”说着,他目露凶光:“若是让我见到他,我一定杀了他!”

    “袁超?”我惊讶得差点站起来。

    “你认识他?”他变得紧张起来,船也不撑了,反而紧盯着我,或是以为我是袁超的谁吧!

    我让他稍安勿躁,告诉他:“你可知袁超现任平城什么官职?”

    “什么?”

    “市长!”

    “总统的眼是瞎了吗?那种狗官,竟然能坐上市长的位置!”他捏起拳头,狠狠砸了一下甲班,船身剧烈地晃动起来。

    “我见过他。”我告诉三子,我曾在一个饭局上见过市长袁超,当时也没多大感触,只觉得是个极其圆滑的人。

    听到我的话后,他骨节咔嚓咔嚓作响:“那你告诉我,这样才能见到他?”

    我微微一笑,用低柔且蛊惑的声音对他说:“首先,你得去平城,假若你一辈子都待在镇原城、待在别处,如何能报仇呢?”

    我承认,我确实是利用了三子,当听到三子恨着的人是袁超时,我恨不得大呼一声‘天助我也’,于是故意说我见过袁超,将他朝着平城引去。

    我想要的其实很简单:他要报仇,我要平安回城,各取所需罢了!

    待到了平城,我倒可以给他指条明路,能不能复仇,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果然,听到我的话后,他重新站在了船头上,手执竹竿,费力地划动起来:“好,那我就去平城,会会这个袁超!”

    “巧了,我也要去平城,你能否载我一程?”我仰望着他:“我的钱在客栈里被烧光了,身上只有几百块,不知……”

    我这点钱,请他送去平城是远远不够的,但如果顺路呢?

    他站在面前,看也不看我手中的钱:“小娘子既然见过袁超,必然有法子帮我,只要告诉我如何见到他,这钱我不仅不会要,还会感谢你的大恩大德。”

    听到他的话,我微微一笑:“那好,咱们一言为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