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被人暗杀
    在镇原城,与我和白少安有瓜葛,且身边有丫鬟的人,除了宋昕妤,我想不到第二人。

    如果真是她故意挑拨,那就解释得通了。

    虽然如此,但我也不能原谅白少安的爽约,更无法原谅他仅凭大夫之言,就断定是我自己不要了孩子。

    况且……他压根就不希望我怀上他的孩子!

    那这气愤又是从何而来呢?

    孩子没了,不正遂了他的心意吗?

    我深呼吸一口气,继续逼问了王大夫一会儿,问不出任何有用的信息后,我放过了他:“这五块大洋,是我赔给你的医药费……”

    回去的路上,我沿着河边慢慢地走着,清凉的河风,仿佛吹醒了我这梦中人,对啊,也是时候醒了。

    我站在河边,静静看着几个孩童在水中戏水,想起我这才一个月的孩子、这素未谋面的孩子,心情十分复杂。

    或许是缘分太短吧,我还没有当母亲的感觉,前几日听到消息时,我虽然痛得撕心裂肺,但也好得很快。

    孩子没了的事,有白少安的原因,也有我自己的原因,我不怨别人,可是,有人却利用我的孩子来做文章,这是我无法忍受的!

    水面上,倒映着我苍白的脸,我对天发誓,一定会让白少安和宋昕妤付出代价!

    我这一待,就待到了傍晚,直到河岸上传出一阵呼声,有人叫着:“走水啦……走水啦……”我这才回过神来,走水了?

    回头,我看到客栈的方向燃起一阵浓烟,赶紧穿过人群赶回去,结果发现,我住的福居楼竟然走水了,起火的位置就在我的房间。

    人群中,有个熟悉的身影拼了命地往里挤,却被众人给拦下了:“你不要命了!”

    尹恒哗哗两下把拦住的人放倒,脱下自己的黑袍子,提起一桶水浇了上去,湿哒哒的黑袍子一裹,闷着头就往火里冲。

    “苏小柔,我来救你……”

    “尹恒……”我费力地挤过人群,向着他靠近,而他却仿若没听见,还是冲进了火场,片刻后,他跑了出来,什么都没拿,就提了一个包袱,是我的包袱!

    这时,我已经挤到了门口:“尹恒……”

    他听到我的叫声,回过头,一阵惊喜:“娘们,你没事?”

    我费了好大的力气跑到他跟前:“我没事。”接着忍不住骂道:“那么大的火,,你不怕死吗?”

    他不屑地一笑:“死?我给自己算过命,可以活到九十九。”

    “算命的话能信吗?”我没好气地说。

    见到我没事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遭,我的钱还在里面呢!”然后把我的包袱丢给我。

    我看他欲往内冲,拽住了他:“钱财乃身外物,没了可以再挣,别犯险。”

    他听到后,心挺疼得要命,捂着胸口:“我的钱啊,我拿命换来的钱啊……”

    这时,火场里冲出了两个人影,尹恒拍了拍后脑勺:“遭,我忘了还有人,赶紧搭把手!”

    我们和众人上去帮忙,把来人身上的火给灭了,麻布袋子下钻出了一个壮汉,赤膊上身,孔武有力,应该是码头上的卸货郎。

    那男人眉毛和胡子都被烧没了,怀中抱着一个昏迷的人,我一瞧,不就是照顾我的大娘吗?

    当一瓢清水泼在大娘脸上,她终于醒来了,咳了好久才缓过劲来,当看到我关切的脸,她瞪大了眼珠子,对我说:“有人……有人要害你……”

    我警觉起来,从刚才看到福来居着火,我就怀疑是有人故意为之,只是没想到,对方真是冲着我来的!

    “究竟发生了何事?”我问她。

    大娘虚弱地靠在一旁,缓缓道来……

    就在片刻之前,大娘做好了菜给我送去,结果就发现被人尾随了。还未进门,便被人掐住了脖子问,这是不是苏小柔的屋子。

    她吓得没办法,只得点头,之后就被人打晕了。

    “那人身上有火油味,一定是他放的火。”大娘一边哭一边说到:“这次多亏了三子,若没有他,我可就……可就被烧死了……”

    听了大娘的话,我眉头紧锁,究竟是谁想杀了我?

    白少安?还是宋昕妤?

    不管是谁,现在敌人在暗,我们在明,对方既然没有杀死我,必定还会再度出手,镇原城是不能再待了。

    我从兜里一掏,只有两枚大洋了,放在了大娘手里:“大娘,今日的事真是对不起,我就这点钱了,你拿着吧,回去后好好养伤,为保周全,今后有关我的事,你一个字都别提。”

    她收下了大洋,点点头,见我们要走,她忽然想起一件事:“方才有高高的,长得挺俊的男人过来找过你,说带了封信给你!”

    “信?在哪里?”

    她轻叹一声:“我当时拿在手上的,你去问问三子,如果没见到,那就是烧了。”

    我和尹恒赶紧去找三子,那男人救人之后又开始救火,被我们拦下后,他确定地说:“我没有看到什么信……”

    想来他这般正直的人,没必要骗我,或许是烧了吧!但也有可能被放火的人拿走了。

    现如今,我也顾不上信了,心中暗叹好险!

    若不是我临时起意去找王大夫问个究竟,恐怕已经葬身火海了。

    尹恒也感到一阵后怕,喃喃道:“我不就去了趟当铺,晚回来了一些吗,怎么就出事了……”

    “你去当铺?”我想,我们现在又不缺钱,他去当什么东西?

    结果却看到,他从怀中掏出了一根碧玉簪子,当簪子出现在眼前时,我忍不住酸了鼻子:“你……”

    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将簪子塞到我手里:“娘们,我说过,我会赎回来的。”

    在火光的映照下,簪子熠熠生辉:“谢谢,你有心了。”

    只是感叹一句:“恐怕我们要在此分道扬镳了。”

    现如今,我被人盯着、被人暗杀,尹恒跟着我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不希望连累任何人。

    尹恒知道我的担心,也不强求,只是告诉我,一定要找个信得过的人送我上路。

    我点点头,接下来的目的地,我已经确定了,回平城!我不能再逃避任何人、任何事,就算他们是豺狼虎豹,我也要无所畏惧。

    至于小轩……我相信在小轩说出鬼衙金库的秘密之前,他们不会让小轩没命的,而我这无头苍蝇般的寻找,是在做无用功,还不如回到平城,利用身边一切的力量,对黑帽子一党暗中调查。

    这一切,我都没有告诉尹恒,这家伙,嘴上说着不在乎、随便我,其实心里指不定多着急,我不能再让他担心了。

    打定主意后,我将簪子攥在掌心,对他说:“我们就此别过吧,天下之大,后会有期!”

    他却一点也没有分离的伤感,反而透出一股洒脱之气:“行,不过我相信……我们很快又会相见的……”

    “或许吧,保重!”我屏住呼吸,故作洒脱地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去,在心中对尹恒说了千句万句保重,也对自己说,从今往后,这条路,得一个人走了!

    (祝大家中秋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