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2.七天之约
    他不断地对我说,他没有接到我的电报,更不可能回复我如此绝情的话,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误会?若不是你吩咐,江副官为何会把我赶出公寓?一件东西都没给我留?我无家可归、走投无路,还是房东老板娘请我吃了一顿饱饭。”想起那些日子,真不知道是如何熬过来的。

    他紧紧抱着我,喉头咽下了几口唾沫,艰难地开口:“小柔,对不起……”

    我瑶瑶头,费力地推开他:“你以为这么说,我就会信吗?”

    白少安说:“我会调查清楚,给你个交代。”

    “不必了,一切已经不重要了。”

    我和他之间的事,何止这一件?

    比如他明知我在叶荣生的别墅,却仍旧放火烧我,看到我回来后,他还责怪我不懂得顺势假死,殊不知,若不是凌风音,我早就被烧死了。

    再比如,他找到小轩后,为何迟迟不带来见我,甚至连个口信都没有,究竟是为了给我惊喜,还是为了套取鬼衙金库的秘密,只有他知道。

    见我起身要走,白少安从身后再度搂住了我,他紧张极了,就连呼吸都成了喘息,雨水落在他的脸上,贴着面滑落在我的脸颊,他声线低沉,努力克制着内心的颤抖:“小柔,别走,别走好吗?”

    我的胸口堵得厉害,我也不想走,我也想回到过去,跟他待在一起,就算什么也不做,就静静地看着他便好。

    “给我个机会,再给我一次机会,请你相信我……”他好像哭了,泪水混合着雨水,在黑暗中无声地低落:“我不想再失去你了!”

    恩爱一旦受波折,难忘偕老,恩消爱泯,只怕是玉镜有痕,顿生怨恨,唯望生则相聚,死也化蝶,几许所愿称心?

    我和他,就像那《啼笑因缘》所唱,难求遂寸心,一切都是早已注定。

    良久,我轻叹一句:“那好,我给你一个机会,七天为限,让你查清一切。”

    “好!”他将我转过来,吻干我脸上的泪痕:“答应我,这期间不要离开镇原城,好吗?”

    他小心翼翼的样子,真不像我认识的白少安。

    我点头:“我答应你。”

    他把我搂在怀里,抱了很久……很久……

    昨晚淋了雨,我就病了,虽然病着,却还是强撑着跟尹恒告别了李永福,离开时,我正打算跟他说,我不能与他同行了,毕竟我得在镇原城待上七天,履行对白少安的诺言。

    其实我心里也没谱,不知道他调查出所谓的真相后,我该怎么办?毕竟,我与他之间,从过去到如今,都是上不了台面的关系。

    过去是情人、侄媳,现如今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罢了,既然一时心软答应了他,我就再等待七天吧!若是七天之后什么证据也没有,我也能彻底死心了,不是吗?

    我又陷入了一场赌局,用七天时间,赌一个死心的过程。

    我心里想着事,走着走着,竟然有点头晕起来了。

    见我一个踉跄,尹恒伸手接住了我。

    “谢谢!”我扶着墙站着,忽然觉得步履不稳,小腹也有点隐隐作痛,我暗叹一句:该不会这般倒霉吧,昨夜淋了雨,今天就来癸水,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我捂着肚子,依靠着墙壁坐了下来,怎么越来越痛了?

    这癸水也真是的,要么一两个月不来,一来就疼得我……疼得我无法起身。

    尹恒欲上前来拉我一把,结果吓得后退一步:“你……你流血了!”

    我低头一瞧,两腿之下流出了一滩血迹,这太不正常了!癸水也不可能这么大的量,我心中已经出现了不祥的预感,难道……

    “走,我带你去看大夫!”他蹲在我面前,也不嫌我脏,但我却嫌弃自己,怕弄脏了他的衣裳:“不了,我不想弄脏了你,休息两天就好。”

    正好,我可以借此在这儿待上七天。

    他却拍拍后背:“赶紧上来,我是修道的人,百无禁忌!”

    最终我还是拗不过他,爬上了他的背,他背着我,走在蜿蜒的石板路上,一边走一边说:“昨晚的事,我都知道了。”

    搂着他的双手猛然收紧:“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你……和他。”不知为何,他说这句话时,语气中充满了落寞。

    “我……”只剩一声叹息。

    他故作轻松地一笑:“不如,给他个机会吧!”

    “你又知道?你个五蕴皆空的道士。”

    “五蕴皆空的是和尚,我是道士,不一样!我们道家说了,出世即入世,这你不懂了吧!”

    “是,我不懂……”我忽然感觉小腹抽着疼了一下:“疼……”

    “疼?那你忍着点,我这就带你去找大夫。”

    到了医馆,当大夫给我诊病号脉之后,欲言又止地盯着尹恒,他便把大夫给带了出去,回来后,他红着脸对我说:“你没事,就是那个……女人那么几天的事。”

    听闻后,我松了口气,可也奇怪,就这点事,大夫为何不当着我的面说?

    尹恒解释道:“许是怕你害羞吧!”

    这下,换我脸红了:“这么丢人的一幕被你看到了,真是……”

    他背过身去:“怕啥,我是要得道的人,不必在意。”

    我知道他是安慰我,但此刻也没办法了,谁让我俩是难兄难妹呢?

    这段日子,都是尹恒在照顾我,不方便的时候,他就请客栈的大娘来帮我,却死活都不准我下床走动,嘱咐我,人家大夫说了,我受了风寒,又恰巧来癸水,所以这次肚子格外会痛些,只要按时吃药就好了,让我最近这小半个月都不要出门见风,以免风寒复发。

    我没办法,只有躺在床上,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到了第七天时,我躺在床上等了白少安一天,怕他不知我换了地方,还叫大娘去给白少安送信。

    可是等来等去,却始终没有等到白少安的身影,我想,这其中或许有什么事耽搁了,便多等了他一天,结果……却等来了白少安班师回朝的消息!

    他走了?!

    “他什么时候走的?”

    “今早啊。”

    当我听到大娘的话时,这才想起来,今天一大早就听见了军号的声音,下面吵吵嚷嚷的,扰人清梦。

    大娘一边择菜,一边告诉我:“急匆匆的就走了,也不知是为什么,听人说他去见了街口的王大夫,对了,就是给你诊治的王大夫,听说是急匆匆过去的,却是气冲冲离开的……”

    没等她说完,我推开窗户,看到白少安的队伍已经启程了,浩浩荡荡的队伍沿着盘山公路向着城门走去,已经快到大门处了。

    他就这样走了?

    没有半句解释、没有一句告别,就这么抛下我……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