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白少安伤心欲绝
    我看了看尹恒,目光滑向白少安,他喝了那么多,却一点醉意也没有,眸光清醒得要命,此刻他抬眼看着我,似等着我回答。

    我低下头,对尹恒说:“不胜酒力,出去透透气。”

    然后匆匆离开了宴席,听见后院传来一阵哭声,我循着声走去,见到了李嫣然,她一个跪在烧干的榕树前,不断地哭泣:“李小姐。”

    她回头,泪眼婆娑地望着我:“小师父,你来了。”

    我看她伤心的模样,也有些不忍:“一切都过去了。”

    她摇了摇头:“不,都怪我,是我害了榕哥哥。”

    “此话怎讲?”

    李嫣然擦干了眼泪,对我说:“若是我早日答应与他一起,他就不会强行施法,被爹娘所发现,都怪我……”

    我望着她闪动的眼眸:“正如你所言,你不爱他,为何要跟他在一起?”

    她想了想:“起码,我可以尝试去爱他,或者……我可以假装自己爱他。”

    我告诉她,怜悯是永远替代不了爱情的。

    刚说完,身后就响起了一阵清朗的嗓音:“那你呢?”

    李嫣然见有人来了,便捂着脸匆匆跑开了,黑乎乎的榕树根下,我和江月白相对而视。

    他上前一步,扶了扶脸上的金丝眼镜:“那你呢?少奶奶……”

    我别过头:“你认错人了。”

    “你可以骗我,却骗不了自己。”

    “好!”我截下面纱:“你赢了!”

    问他:“你特地来此,不会是偶然,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江月白有些微醺,脸蛋粉红,原来喝醉酒的文人是这般模样啊!

    他说:“你这段时间都去哪儿了?”

    “这是我的事,无可奉告!”

    他嘿嘿笑了两声:“冷情冷语的女人啊!”便随意地掀起长衫,坐在了树下:“你可知白少安这段时间都要急疯了!”

    我的心漏跳了一拍:“疯?我看是快活疯吧!”

    江月白抬眼望着我:“我没有骗你,也没有理由骗你,自从你那夜使计离开白府,他就疯了似的找寻你的身影,找了一夜都没找到。后来听说平城附近发生了截杀和爆炸,一座吊桥被人炸毁,他带着人去,在崖边发现了你的绣花鞋,便亲自下谷底找了七日,七日啊……不眠不休、不吃不喝,要不是我用假消息骗他回来,他指不定还在下面。”

    听到江月白的话,我险些站不稳,他真的为了我疯狂找了七日?

    不可能,江月白一定在骗我!

    江月白说:“你信也罢,不信也罢,总之,这次他是真的伤着了,如果你还在乎他,就去跟他说个明白,告诉他这段时间去了哪儿,为何会跟这个江湖神棍在一起。”

    我站在月下,心在颤抖。

    江月白靠在树上,闭上双眼:“如果你最终选择离开他,他也不再挽留,这一世,你就真的错过他了……”说完,江月白发出鼾声,睡着了。

    我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到了大厅外,靠在廊柱下,静静地看着白少安,心里反复出现江月白的话,白少安知道是我设计的一切,也知道我铁了心要离开他,可是,当他看到我的鞋在崖边,还是奋不顾身地下到崖底,去找寻我的尸体……

    不知不觉,我流下了两行清泪:“白少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若你真对我情深至此,之前又为何要一次次地伤我?”

    或许,是他看到我‘死去’后,才明白了自己的心吧!

    可惜,真的晚了。

    这一次,我没有巴巴地上去解释,而是转身离去,我与他,不想再有将来了。

    夜里下了一宿的雨,吵得我心烦气躁的,睡到半夜,我想起来关窗,刚睁眼就看到有人替我关了窗。

    那背影,化成灰我都认识,是白少安!

    “你怎么来了?”我以为是在梦中,狠狠掐了自己几下,疼,真疼!

    白少安背对着我,转身的刹那,脸上那伤心欲绝的神情,让我心隐隐作痛。

    他一言不发,转身就走,我喝住他:“站住!”

    他愣了愣,却还是打开房门,冲入了雨中,我来不及穿鞋就跑了出去,一把拽住了他的手:“你给我站住!”

    雨滴落在我们的脸上、身上还有心上。

    他眯着眼,在夜色昏暗的院子里低头望着我:“苏小柔,我真是低估了你。”

    我知道他的意思,无非是说白家起火,我趁乱逃脱的事:“是,没错,一切都是我计划的,我这么做,不也是随了你的心意吗?”

    “心意?”他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是白远卿写给我的和离书:“我之前说过,让你们和离,你死活不愿;我安排你假死,你却仍要回白府。那时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有那么多机会让你离开白家,与我在一起,可你还是要这么做,如今……我明白了!”

    雨水滑进我的嘴里,是苦涩的:“你明白什么?”

    “你不是不愿离开白家,你只是不想与我一起,对吗?”

    他将和离书甩在我的脸上:“苏小柔,有时我真宁愿你死了,这样,我对着一个坟墓,还能静静地回忆从前。”

    听到他的话,我再也忍不住,对他咆哮起来:“是啊,我是应该死了,在我爹被人冤枉入狱,杀死狱中;在我娘被人扣押,放出来病入膏肓;在小轩心疾复发,没钱治病时,我就应该一头撞死!”

    闻言,他紧绷的身体,终于松动了:“你说什么?”

    我笑,疯狂地笑起来:“白少安,你别装了好吗?我当日向你发了两封电报,你是如何回我的?”

    他神情激动,浑身都在抖:“电报?什么电报,我压根就没收到过。”

    “是吗?”我心如刀割,脑海中浮现出当日他回绝的两封电报:“我清楚地记得,你当时是如何回复我的,第一封,你说:‘战事吃紧,勿乱我心,此等小事,无须叨扰,战乱年代,生死有命。’,第二封电报,短短三十二个字,却让我心如死灰,你说:‘山西大捷,娇女订婚,人生如意,相爱两欢。前尘往事,过眼云烟,好聚好散,两相静好……’。”

    我向他呼喊救命,他却告诉我,他移情别恋,当了总统的乘龙快婿,还将我们五年的情义说成过眼云烟,劝我好聚好散,这两封电报,我就算是死,就算喝了孟婆汤,也都还牢牢地记着,刻在心上。

    “白少安,你就是这么对我的……”我再也忍不住,跌落在地哭了起来,白少安紧张地将我抱在怀中,目光坚定地望着我:“我没有,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小柔,我没有……”

    (昨天生病了,导致没有更文,真是对不住各位!明天中秋节,妖妖在此祝大家:中秋快乐!喜欢本书的朋友可以加qq群828924869,明天过节,妖妖要在群里发红包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