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尴尬的晚宴
    再看到他,我心中五味杂陈,真感谢这场雨,模糊了我与他的视线,也模糊了我的心……

    我原本以为,我已经忘了他,来到镇原城后,我甚至开始厌恶他,可没想到,他一个眼神,就能让我再度心跳。

    我别过头去,白少安同时转过身:“收队。”

    他淋着雨,消失在我的眼前,消失在雨里……

    这一次,他没有任何的留恋,洒脱得令人难以置信。

    我也转过身:“雨大了,进去吧!”

    尹恒低头瞧着我的脸:“你没事吧?”

    我望着他脸上的伤口:“我没事,倒是你,也不知会不会破相。”

    尹恒拽着手绢,将血制住了:“我是男人,就算留疤也没什么,你没事就行了。”

    我知道白少安是故意的,不然,以他的枪法,怎可能“误伤”?

    看来,他认出了我,这儿已经不能久留了,我得赶紧离去。

    我们进了客厅里,正好遇见屋内的人醒来,看到东倒西歪的众人,李永福眯着眼:“这是……怎么了?”

    尹恒将短刀啪的一声放在桌上:“怎么回事?你家外孙出生了!”

    “啊?生了!”李永福腆着大肚子站起来,尹恒指着院子:“院子里,被雷劈死了。”

    “这……”

    我告诉他:“这是鬼胎,已经遭受了天谴。”

    李永福吓得一屁股坐下:“那……那我女儿呢?”

    “在房里,应该无事。”

    李永福也不避讳,冲进了房间内,里面传出一阵哭声,我对尹恒淡淡地说:“事情解决了,咱们快走吧!”

    他悄悄凑近:“钱还没给呢!再说,那么大的雨,怎么走?”他又指着我的腿:“还有你这伤,你虽然服下了僵尸王内丹,但腿上的伤还得每天换药,慢慢治愈,若是淋了雨,导致伤口感染,就算是十颗内丹都救不了你。”

    我没想到会这般严重,无奈之下,也只能暂住在李府了:“行,都听你的!”

    这一次,我们在不伤害李嫣然的情况下,成功将榕树精和鬼胎制服,让李永福十分高兴。

    李嫣然刚刚失去了榕树精,又没了孩子,神情有些恍惚,但相信在大夫的调养下,应该会好起来的。

    李永福这一开心,便多留了我们几日,顺便让尹恒好好地给他检查一下府内还有没有什么邪祟,耗了几日,我也就跟着忐忑了几日,生怕白少安会找上门来,结果,一切无事。

    我有时在想,他那天到底有没有认出我?

    看那日的眼神,我觉得他认出了,可为什么这几天都没有动静?

    我晃了晃小脑袋,我离开白家,就是想躲着他,怎还期待他来找我?难不成还对他抱有希望吗?

    我嘲笑自己,苏小柔,你真是太傻了,他有美人在怀,怎可能将你放在眼里,更何况……你在世上,已经是个死人了!

    我吹灯睡觉,梦中,仿佛见到一个人从天而降,在黑暗中盯着我的脸,月光照着他冷清的侧脸,是白少安!

    梦里,我听见他压低了嗓音,克制着情绪,说:“苏小柔,好久不见……”

    第二天,也就是我们要辞行的日子,李永福自知留不住我们了,便拿了一百块大洋,外加一条小黄鱼过来,当做我们的酬劳。

    “两位师父辛苦了,小小薄礼不成敬意。”

    尹恒看到这么多钱,眼神都发亮了,便私人赠送了一个旺子的法子给李永福,李永福听后,嘿嘿一笑:“谢谢尹师父,我从今晚就试,每天都试。”

    我好奇:“是什么法子啊?”

    尹恒大眼一瞪,脸居然红了:“你个娘们问什么,这是男人之间的事。”

    “小气!”我啐了一句。

    这时,李永福说晚上李府要举办一场宴席感谢我们,请了醉仙楼的厨子,让我们务必多留一天再走。

    一听到醉仙楼,再听到李府准备了当地最有名的清酒,尹恒的双腿都走不动了,死活都要吃了这顿,明天一早再离开。

    我也拗不过他,便留下了,结果没想到,他们请来了一位贵客——白少安!

    当我看到白少安坐在席间主位时,顿时生出了想逃的念头,刚站起来,就被尹恒拦住了:“既来之,则安之。”

    我紧张地坐下,如坐针毡,面纱下的脸紧绷起来,不敢看白少安的方向。

    这李永福也真是的,请了白少安也不提前透露一声,弄得我如此尴尬,早知道我就称病不赴宴了。

    李永福和容华见到白少安,一脸谄媚,双双站起来向白少安敬酒:“白司令肯赏脸赴宴,真是让李府蓬荜生辉啊!”

    李太太容华也连连点头:“我都听说了,李府家中的鬼胎是白司令击毙的,您对我们的大恩大德,咱们李府没齿难忘!”

    白少安冷峻地坐在那里,就像一尊冰雕的大神,戴着皮手套的右手举起酒杯,轻轻点头:“我也是恰巧路过,见李府上空乌云密布,妖气冲天,才进来多管闲事。”

    “哪里是多管闲事?您可是我们的再生父母啊!”李永福可劲的夸,只差没跪下了,我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他白少安就只出了一颗子弹,我和尹恒可是用性命去博啊!

    尹恒摇摇头,对我耳语:“别想了,人家身份不同。”

    那倒也是,白少安的一根毫毛,比我们俩的命都重要,我们能比吗?

    江月白今天也来了,照例穿着一件长衫,坐在白少安身侧,他见气氛实在紧张得很,便开口缓和了一下,还念起诗来:“今日李老板准备了好酒好菜,桌上坐着的不仅有王公贵胄,当地富绅,还有……”他转向我们:“江湖豪士,不禁让我想到了两句诗。”

    他摇头晃脑地念叨起来:“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同杯酒。气岸遥凌豪士前,风流肯落他人后。”然后举起酒杯:“大家共饮一杯吧!”

    桌上的气氛变得热烈起来,大家纷纷举起酒杯,这期间,白少安一眼都没有看过我,像在刻意回避着我,让我心头有些淡淡的失落,我对自己说:“苏小柔,这不是你想要的吗?相见形同陌路。”

    是啊,是我自己想要的,那还失落什么呢?

    我微微一笑,仰头,半揭开面纱,将酒一饮而尽。

    这顿饭,我和尹恒只是低头地吃吃吃,我恨不得晚宴快些结束,好离开这令人尴尬的场面,可男人们一旦喝起酒来,这饭就没个完的时候,一边聊着,再加上江月白一边吟诗,天都黑了,后厨还在不断上酒上菜,也不知要吃到几点。

    李永福脸上已经红透了,却还抓着白少安不放:“白司令,我准备了戏班子,待会看完戏再回去吧!”

    听到还有戏要看,我实在忍不住,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去哪儿?”

    桌上的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