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8.鬼胎降临
    看到那青铜片,我觉得十分眼熟,立刻想到了花式孤坟挖到的青铜残片,只不过尹恒手中的这块有一个圆弧形的边缘,形状明显不同:“这是什么?”

    “是在榕树底下的密室里发现的。”尹恒告诉我,在天雷开始击打时,榕树精明显地慌乱起来,而后,他也顾不上尹恒了,拼命地想逃出去,可是密室被尹恒给封住了,榕树精自然是出不去的。

    当时,尹恒跟榕树精进行了斗法,无意中从他处拿到了这块青铜片:“原本他还挺难对付的,结果……这块青铜片掉落后,他就不经揍了。”

    “难道是这块青铜片给了他能量?”

    “或许吧,可我却没看出来它有何能量。”

    “你我凡夫俗子,怎么可能感觉得到……”我白了他一眼。

    不管如何,这块青铜片一定不简单,能让美人师祖将其与定情信物、摄魂古镜一起埋葬,必定不是凡俗之物,只是现在机缘未到,我们还无法参透罢了。

    尹恒摩挲着这块青铜片:“怪不得……”

    “怎么了?”

    “刚才李嫣然说过,她来到这儿见到榕树精时,他还只是个小孩子,短短十年的时间,一个榕树精就能从幼年变为成年,还能离开榕树范围,迷惑众人,定是有了灵物的加持,否则,他不可能成长得如此之快。”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将手中残片的事告诉尹恒,这时,就听见大厅里传来一阵慌乱的叫声:“快来人,大小姐要生了!”

    “生了?”我和尹恒对视一眼,她才怀了不到一个月,就生了?

    尹恒刚想进去,我便拦住了他:“你去不方便,还是我去看看吧!”

    我跟着丫鬟们跑进客厅,李嫣然已经腹痛难忍,两腿之间流出了一道腥臭的黄水,李太太急坏了,赶紧命人将她抬到里屋去,李永福又羞又气,但还是心疼女儿,便吩咐下人快去找大夫和稳婆过来。

    所有的人都在忙碌,只有我,我站在李嫣然的对面,望着她不断起伏的肚子,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李嫣然看我的眼神有点怪怪的,让我头皮发麻。

    这时,天色忽的暗了下来,明明是大白天,却如夜幕降临一般,外面都黑了,更何况是屋内?早已经点了灯,照起亮来。

    李嫣然被几人抬到了旁边的房内,在稳婆来到之前,府里生过孩子的老仆先进入了房里,我刚准备进去,李嫣然就抬起手来,指着我说:“母亲,我不想她靠近。”

    李太太赶紧把我赶了出去:“小师父,你先出去吧!”

    我皱着眉头,李嫣然刚才并未排斥我啊,为何现在迫不及待地要我离开?

    我隔着人群,看着床上不断哀嚎的李嫣然,总觉得她有点不一样了,好像是眼神,一点痛苦之色也没有,反而充满了欣喜,她在欣喜什么?

    我退了出去,当房门合上之时,我忽然想到了古书上浮现的血字:暗结鬼胎,天地不容,唯有天雷,可诛其心!

    我突然想明白了,古书让我找双喜花,是为了对付鬼胎,而不是为了对付小小的一只榕树精!

    而我却将注意力放在了显眼的榕树精身上,看到天雷劈中了榕树,得知榕树精已死,就以为结束了,其实事情远远没完……因为,鬼胎仍在!

    我回头,发现房门上浮现出了一层淡绿色的薄雾,屋里屋外都静悄悄的,一点活人的气息都没有。

    我敲门,却发现门已经被锁死了,门内一片死寂,跑出去叫人,却看到李永福等人都昏睡了过去,怎么叫都叫不醒。

    这时,我想到了尹恒,那家伙去哪儿了?不会也睡去了吧!

    我来到院子里,发现尹恒出现了与我相同的症状,两眼呆滞,在院子里不停地转圈。

    我小跑过去,一把将他拍醒,他清醒后懵懵懂懂地望着我:“怎么会这样?”

    “是鬼胎!”我告诉他古书上的那句话,他幡然醒悟过来:“我明白了,榕树精、李嫣然,其实都是受了鬼胎的操纵。”

    这就是为什么榕树精已经被天雷烧死,李府中人却仍旧中邪的原因。

    只是我纳闷,为何这次人人都被迷惑,就我没有?

    尹恒问我:“你是不是带了辟邪的东西。”

    我一摸,果然,鼻烟壶就在衣袖里。

    他看到后说:“观花门的法宝?难怪了……”

    我问他:“你知道观花门?”

    “我们道中人谁人不知?只是很久没有再见过观花门出现了,难道你是门中弟子?”

    我摇头:“这不是我的东西,而是观花门的前辈托我保管,将来要还给别人的。”

    尹恒摇头晃脑道:“那还真是有缘了。”

    我们一边聊,一边进屋子里去,李嫣然所在的房门已经结了霜,房内阴气极重,鬼胎的法力逐渐变强,是要破体而出了。

    我问尹恒,像这样的鬼胎一旦现世,将会如何?

    尹恒皱着眉头、流着冷汗告诉我,屋子里的人一个也活不了,另外,镇原城也将尸横遍野。

    听闻此话,我也紧张起来。同时也暗暗悔恨,都怪我自己大意,竟然本末倒置,忽略了鬼胎的存在。

    事不宜迟,尹恒开始撞门了,可无论他怎么撞,这木门都纹丝不动,他呸呸两下将唾沫吐在掌心,搓了搓:“看来,是被法力所控制了。”

    然后用朱砂在掌心画符,当手掌按上门板之后,门上的霜开始冒烟、融化,门微微震动起来,尹恒为了使得上力,将步子扎稳抓地,深吸一口气,将气运至手掌部分,使劲一推,门终于开了……

    门内,接生的老仆和丫鬟倒在了床上,李太太躺在了门边,一道道绿色的藤蔓从李嫣然的肚脐眼里冒出来,爬到了众人身上,正在拼命地吸收人的精气。

    看到后,尹恒掏出一把短小的匕首,割破手指,将血涂在了刀刃上,嘴里念念有词,而后,那刀便有了法力,一一斩断藤蔓,藤蔓吃痛后,朝着床上退去。

    床上的李嫣然慢慢飘了起来,身上的衣衫半露,露出圆滚滚的肚子,肚子上布满了青筋,那些藤蔓就像怪物的触手,在微微晃动着。

    看到这般景象,我吓坏了,不由得后退一步。

    尹恒对我说:“还愣着干嘛,去找双喜花过来引雷,快!”

    我转身离去,关门却嘭的一声关上了,李嫣然嘻嘻嘻地笑了起来,发出了正小孩子的声音:“想引天雷?做梦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