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7.榕树精斗法
    看到尹恒后,那长发美男子突然变了脸色,脸上的皮肤皱了起来,一道一道的充满了裂纹。

    尹恒大惊,难不成是榕树成精了?还幻化成人形?若真如此,那可就难办了。

    虽然头疼,但既然来到了地下密室里,尹恒就做好了殊死搏斗的准备。

    他拿出桃木剑,对着那妖怪刺了过去,还没出手,妖怪袖子里就伸出了一截树枝,将桃木剑生生地折断了,这时尹恒才想起来,暗骂自己太蠢,居然用属木的桃木剑去对付属木的妖精。

    他赶紧将克木的铜钱剑掏了出来,果然,看到铜钱剑,妖怪终于面露恐惧,往后退了一步,双手一挥,周围的树根就围拢过来,形成一道树墙,将他阻挡。

    尹恒手执剑柄挥动起来,几下就砍断了树枝,砍到几个硬的,还擦出了火花。

    榕树精见尹恒还有点功力,也害怕那铜钱剑,便改变了策略,用树枝将尹恒的四肢都绑了起来,这一招果然见效,不过记下,尹恒就呈大字被绑在了墙上,动弹不得,手中虽握着铜钱剑,但却无法施展。

    榕树精这时笑了起来,问尹恒:“不是大师吗?怎么没辙了?”

    尹恒呸了一口,骂道:“有本事,你放我下来啊!咱们大战三百回合,看看究竟是谁厉害。”

    “恐怕,你没有这个命跟我大战三百回合了……”说完,这榕树精飞了过来,想亲手掐死尹恒。

    尹恒为证明自己没有撒谎,特地露出了脖子上的淤青:“看到没,就是那玩意儿掐的!”

    当时,他被掐着脖子,差这么一丁点就被掐死了,于是使出浑身力气,将铜钱剑一丢,擦到了妖精的手臂,榕树精受了伤,飞快地退去,在角落里虎视眈眈。

    尹恒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四肢仍不能动弹,只能巴巴的望着地上的铜钱剑,看到李嫣然逐渐醒过来后,他开口喝道:“快,把剑丢给我!”

    李嫣然懵懵懂懂地扭着脑袋,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榕树精,最后捡起了铜钱剑,尹恒面露喜色:“快帮我割的树藤。”

    她双手捧着剑,目光却始终停留在榕树精身上,那妖精只字不提,眼神微微眯起来,发出了蛊惑人心的嫩绿色光芒。

    “还愣着干嘛啊!”尹恒气得要命,手上的树藤力道加大,差点没把他勒死。

    结果,李嫣然选择将铜钱剑丢到了树洞下面,与榕树精站在一起。

    看到她这一举动,尹恒两眼一翻,一口老血憋在胸腔里:“你个蠢娘们啊!”

    榕树精见他的法宝彻底没了,朝他冲了过来,在最后的关头,尹恒念了一段法咒,将整个榕树给控制住了,如果他死了,李嫣然和榕树精也甭想在出去,大家一起死!

    而后,尹恒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再度醒来,睁开眼就看到了我,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娘们,你怎么也死了……”

    “滚,你才死了!”

    如今一切真相大白,在这件事中,不止是榕树精作怪,李嫣然的戏份也不少,她身上还有秘密,没有告诉我们。

    看她哭哭啼啼不愿说,我们屏退了周围的人,只留下李氏夫妇、我们夫妇,李嫣然知道,这事是瞒不过去了,终于说出了实情……

    其实李嫣然从小就认识榕树精!当初李家搬进此处时,她就瞧见了榕树下那个俊美的男孩——一个只有她能看见,别人通通都看不见的孩子。

    这一来二去的,李嫣然和榕树精也就相识了,童年一起成长的经历,让原本没有兄弟姐妹的李嫣然感觉到了兄长的宠爱,可是,在榕树精眼里,这份爱却早已超越了兄妹之间的感情,他,爱上了李嫣然!

    如果李嫣然也对他有意,或许他们的故事就会成为戏文里人、妖禁忌相恋的佳话了,很可惜,李嫣然不爱他。

    李嫣然哭哭啼啼地说:“之前还好好的,在爹娘给我张罗婚事后,我发现榕哥哥变了。”

    榕树精反对李嫣然嫁人,脾气也变得喜怒无常。

    “那段时间,我们常常吵架。”李嫣然说,其实她早在懂事时就知道,榕树精不是人,之所以敢肆无忌惮地跟他争执,是因为她知道榕树精害不了人,也离不开榕树的活动范围,结果,她错了!

    当她那夜醒来,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榕树精身下时,她疯了似的嘶吼、哭号到最后求饶,榕树精始终都没有放过她。

    而后,更是夜夜将她带到榕树底下的密室颠龙倒凤,李嫣然痛苦不堪,却又不能向任何人诉说,家里的道士来了一批又一批,李嫣然都不忍告知真相,生怕榕树精会被打得灰飞烟灭,直到后来,她发现自己怀了榕树精的孩子,事情便朝着越来越无法收拾的地步发展,就连她也不知该怎么办了。

    尹恒不理解道:“这也太奇怪了吧,你既然恨他,按理应该与法师同仇敌忾,只有收了他,你才能过安生日子。”

    我开口道:“尹恒,你也太不了解女人了,女人的感情不像男人那般爱憎分明、当断则断,李大小姐对榕树精的恨意里,还夹杂着以往的情绪,她终究不愿看到榕树精出事。”

    尹恒想了想,仍不甚理解,也罢,他以后也无须面对女人,不必太解女人的心。

    不过,他却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李嫣然在密室中,为什么将他的铜钱剑丢掉了,原来,打从一开始,李嫣然就没想过伤害榕树精。

    我听完整个故事,没想到气氛由灵异变为了悲哀,就像看一场关于错爱的闹剧,一个是兄妹之情,一个是爱到极致,疯狂地占有,孰对孰错已经不重要了。

    我安慰着李嫣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别哭了。”眼睛却看着她的肚子,不知人和妖精结合生出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模样。

    经过我的提醒,所有人都感慨事情已结束了,毕竟榕树已经被烧成了灰烬,暗室也被挖掘出来,榕树精经历天雷一劫,早已烟消云散。

    李永福后悔地哀叹一句:“当时买这个宅院时,就有位云游的道士说后院有妖气,可惜我当时年轻,也没怎么理会,哪里知道真的有妖。”

    他不断地责怪自己,一家人哭做一团,我看到尹恒挤眉弄眼的样子,想必是有话要说,便悄悄离开了客厅,来到了院中的天井边上。

    天井里,有一个大大的水缸,里面养着风水鱼和莲花,我们的到来惊了鱼儿,泛起涟漪一片。

    见四下无人后,尹恒问我:“你觉得这件事已经结束了?”

    天雷已降,榕树已毁,他与李嫣然平安无事归来,这不就是最好的结局吗?

    尹恒摇摇头,从衣袖底下掏出了一块小小的青铜片:“这件事,还没完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