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6.双喜花引雷
    一定是了,只是我不知道如何去做,才能做到古书上这般,让花儿腾空生长,插入云霄。

    难道不成还有一些法门或口诀要教授?

    我双眼紧盯着古书,却只等来书上血痕消散,待我等得眼睛发酸,也再没有变出花样来。

    周围的人围着我,像看个傻子,李太太问:“这小师父莫不是傻了?怎么盯着空页发呆啊!”

    李永福赶紧让她禁言,别打扰了我:“小师父许是在做法,你个妇人知道什么!”

    “可做法,也得有点比划啊!哪有发呆做法的?”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的烦死了,我猛地合上书,抬起头来,俩人皆后退一步,被我的眼神给吓到了。

    我问:“你们家里,可有双喜花?”

    “双喜花……”李永福是个生意人,根本不可能舞花弄草,于是望向了家中女眷,这时,一个年纪轻轻的姨太太说道:“老爷,妾身的院子里有一株。”

    李永福急了,说道:“小师父,你想要双喜花,等找到嫣然,我给你一百块大洋,够你买一屋子了……”

    “我要花可不是为了赏玩,正是为了救人!你们若想女儿回来,那就赶紧把双喜花找来!”

    虽然大家都不明白,双喜花跟找人有什么关系,但还是急急忙忙去准备了,我坐在客厅里等候,一盏茶的功夫,双喜花就被移栽到了一个盆里,长出的藤蔓被人缠在了竹竿上,连盆带竹竿带到了跟前。

    看到那花开得正艳,我咬咬牙,终究是要试一试的,便让下人们把花抬到了后院的榕树下,当花儿刚刚落地,一个诡异的画面就出现了……

    原本十分正常的双喜花,自打放在榕树下后,便开始疯长起来,沿着树干一圈一圈地缠绕着,顺着树枝一路攀爬,直到藏入榕树叶子里消失不见。

    别说我了,刚才还鄙夷的人们,现在都吓得合不拢嘴,这花再如何营养丰富,也长不了这么快啊!

    见此,那些质疑我的声音,全都消失了。

    我站在树下,仰头看着双喜花,心中不免想着,这花真的能攀爬到天上去吗?

    或许还真能!

    因为就在我发呆的短暂时光,原本清朗的天,突然乌云密布,厚重的铅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镇原城汇聚而来,最终停在了李府的上空。

    一阵闷雷轰隆响起,就在我们头顶的咫尺之间,吓得所有人都躲进了廊下,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雷电给劈中了。

    我也跟着人群躲了进去,前脚刚一走,就听到一阵急促的雷声传来,闪电划破天际,落在了后院的大榕树上。

    在这一阵一阵的电闪雷鸣中,不知是不是我眼花了,竟看到那榕树的树根动了动,就像章鱼可怕的触手,在开始折腾着逃离了。

    结果,还未等它离开这片土地,便出现了一道大雷在树尖轰鸣,闪电准确无误地劈在了树干上,燃起了火来,火势巨大,黑烟飘到了天上,形成一条竖直的黑线。

    所有人都捂上了鼻子,我皱起眉头,怎么这榕树会这么臭?竟然有一股烧焦的腐臭味来,那味道挡也挡不住,直往我们的身体里钻,令人作呕。

    几个小丫头忍不住,早已经跑到旁边吐了起来,李永福虽然也在反胃,却忍了回去:“你们愣着干嘛,还不快救火……”

    等人们将火势扑灭,我走进一瞧,发现这棵大榕树中心是空的,里面有一个小小的空间,可容一人进入。

    看到这空洞,我有预感,里面定藏着尹恒和李嫣然消失的秘密。

    “你们谁胆子大的,跟我下去看看。”

    下人们对视一眼,纷纷后退,李永福亲自点了几个人:“你们都跟小师父下去!”

    被李老爷亲自点名,那几名壮汉也不得不从。

    他们手里拿着火把,腰间系上了绳子,就等着我发号施令了。

    而我对这火却感觉到了莫名的危险和排斥,于是,我让他们打头阵,我走在最后,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想远离火种。

    在我的安排下,我们一行七人进入了榕树洞里,洞口一直延伸向下,还真是不太好走,待到了底部,我们来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房间,砖封的墙面,金字塔的穹顶,怎么看都像一间墓室。

    大家分开去寻找出路,这时,有人欣喜地叫到:“快来!”

    我们赶紧跑上去,在房间的角落里,找到了失踪的尹恒和李嫣然,他们都昏迷不醒,唯有先背到入口,用绳索套住,让人拉回了地面。

    出去后才发现,天上下雨了,瓢泼大雨……

    经过一番的折腾后,尹恒和李嫣然终于醒了,醒来后,尹恒黑着一张脸,而李嫣然却哭哭啼啼的,开始寻死觅活起来。

    大家问她哭什么,她却一个字都不说,只是一边哭,一边捂着自己的肚子。

    后来尹恒实在受不了了,跳起来骂道:“哭,你还有脸哭啊!”

    李永福夫妇见他骂李嫣然,老牛护犊子,差点没动起手来,我让他们冷静,尹恒不会平白无故的骂人。

    大家终于缓和下来,尹恒开口道:“李老爷,你知不知道,昨晚,你这宝贝闺女差点害死我我!”

    “怎么回事?”

    他这才告诉大家,昨晚发生的一切……

    昨夜,我和尹恒斗嘴后,他便闭着眼睛留心去观察四周,院子里所有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耳朵。

    他还记得,当时有人在打更,子时刚到,他就听到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土里发出来,当时就警觉起来。

    装睡的他眯着眼,忽见院子里起雾了,人也有点犯困,于是便掏出了提前准备好的绣花针,狠狠扎了自己一下,整个人立马就清醒了。

    醒来后,他按兵不动,想看看对方究竟要耍什么花样,结果看到李嫣然果然如描述的那般,从房间里惦着脚尖走了出来。

    他一哆嗦,赶紧爬起来,跟着李嫣然来到了后院,就在她消失的瞬间,他扑了上去,抓住了她的脚踝,被带入榕树洞内,洞中,他看到一个男人,身着青色长衫,长得倒是晶莹剔透,就像古人笔下描绘的狐仙,浑身上下都是狐媚劲。

    那男人站在角落里,手中正捣鼓什么,见到李嫣然时,原本十分欣喜,随即就变了脸色,因为,尹恒跟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