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5.鬼胎暗结
    尹恒平时神叨叨的,没个正形,此刻却让人觉得,他身上迸发出了那份认真,特别是我,习惯了他嬉皮笑脸的样子,突然间严肃起来,还真有点道士的影子了。

    李永福夫妇听到尹恒的话,仿佛在暗夜里看到了希望:“好,一切就拜托尹大师了……”

    庭院深深,却也鬼气森森,在李府的上空,没有一丝的鸟叫虫鸣,唯有那过分的安静。

    眼看着子时快到了,尹恒吩咐李永福,今夜不管听到任何声响,都不可以出来。

    李永福吓得赶紧回到房里,锁紧了房门,只有那李太太的啜泣声,在院子里若隐若现的回荡。

    我跟尹恒酒足饭饱后,蹲守在了李嫣然的房门外,她自从大了肚子之后,便不再出门见人,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里,入夜就开始昏睡,症状很是奇怪。

    “你见过类似的情况吗?”我一边磕着南瓜子,一边问他。

    他从我手心里抓起几颗,放在嘴边咬开了壳:“没见过,不过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见的多了,就见怪不怪了。”

    我点点头:“你说,李嫣然这是见鬼了,还是……”

    “不止见鬼那么简单,我怀疑是一些精怪在作祟。”

    “精怪?比鬼厉害?”

    “比一般的鬼厉害……”说着,他转过头来:“娘们,你问这么多干嘛?赶紧给我回去睡觉!”

    我摇头,或许是昨晚睡得太久,我今天一点也不困,越到深夜,精神头越足:“不去,我想留下来。”

    “你留下来做什么?碍手碍脚。”他嫌弃地摆摆手:“快回去!”

    我苦闷地托着下巴,我苏小柔是怎么了?身边的男人个个都瞧不起我!

    “就冲你这句话,今晚啊,我还不走了。”

    他抡圆了眼睛瞪我,我回瞪过去:“别忘了,是我制服的僵尸王。”

    “行,你本事,待会别吓得尿裤子。”他双手枕在脑后,躺在我身侧的回廊上,闭着眼睛小憩,我也不服输地怂了怂鼻子:“呵,待会某人搞不定,可别向我求救……”

    我们俩赌气一般,在廊下谁也不说话,渐渐的,夜深了,我听到镇原城内的打更声,一阵一阵的,响遍了河流两岸。

    一阵烟雾,从李嫣然的房门内飘了出来,比那腊月天的白霜还要刺骨,我打了个寒颤,猛然间被冻醒了,这才发现李嫣然的房门开了……

    “尹恒!”我忍不住叫出声来,却发现身边早就没人了,李嫣然不见了,尹恒也不见了。

    周围的浓雾越来越大,整个院子都变成了乳白色,压根就看不到前路,我硬着头皮起来,在雾气中不断摸索,这一走,就走到了天明,还是李家的管事晨起,见我在院子里晃悠,拍了拍我的肩,才把我唤了回来。

    当我回过神,发现自己转了一夜仍在原地,甚至来了人都不知道,心跳豁然加快起来。

    而后,李嫣然的房里发出了动静,是小莲的叫声,我和管事的冲了进去,看到床上空空如也,李嫣然失踪了!

    这一闹可不得了,李家上下的人都出来了,待清点人数后发现,除了李嫣然,尹恒也失踪了。

    这会儿,所有的人都盯着我,仿佛李嫣然的失踪,跟尹恒有着必然的联系,也与我有着莫大的关联。

    李太太朝我扑了过来:“你说,你们昨晚对我家嫣然做了什么?”

    “我……我不知道!”我任由她推推打打,回想昨夜的事,我前一刻还在跟尹恒说话、斗气,后一秒便不知不觉的睡着了,醒来后就被鬼迷了眼,直到刚才才苏醒过来。

    我将昨晚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告诉了他们,小莲听到后说:“有几天我也是这样的,迷迷糊糊的,就在原地兜圈子。”

    闻言后,李太太终于放过了我,流下几行眼泪:“那邪祟又出来了!”

    我安慰她道:“太太,我虽然被迷了,但尹……我师兄应该跟了上去,现如今他们都没有回来,兴许是他发现了什么,正在解救李小姐呢!”

    李永福胡子一翘,说道:“天都亮了还不现身,恐怕他连自己都搭进去了。”

    闻言,李太太哭得更厉害了,骂道:“都怪你们!你们来之前,嫣然白日里还回来,现在好了,我女儿都不回来了……”

    李永福也附和道:“就是,一定是你们害的,今天,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必须把我女儿找回来,不然……不然我剥了你的皮!”

    这李家两口子发起狠来,整张脸狰狞得像个夜叉,还真是吓人。

    现如今,尹恒和李嫣然同时失踪,大家自然以为是尹恒害的,我作为他的“师妹”,就成了大家讨伐的对象,跑是跑不掉了,为今之计只有将他们找出来,李家才会善罢甘休。

    “你们放心,我一定想办法把他们找出来。”

    我跑到了房里,取出鼻烟壶和古书,将鼻烟壶放在了客厅的八仙桌上,心中默默祈祷,希望鼻烟壶能够显灵,告诉我如何才能找到他们。

    很快,鼻烟壶就有反应了,一缕青烟从壶口处冒了出来,我眼前出现了一幅画面,看到了李嫣然挺着一个大肚子,穿着宽大的睡袍,垫着脚尖在黑夜里行走。

    尹恒也在画面中,他手执桃木剑,悄悄地跟在她的身后,待到了大榕树下,李嫣然突然停了下来,伸长了脖子,就像被人吊在了树上一般,身体慢慢地飘了起来,脚尖离地,活像个吊死鬼,在树下晃荡着,忽然间消失不见。

    就在她消失的那一刹那,尹恒飞奔过去,抓住了她的脚踝,整个人也不见了踪影。

    画面到此为止,我手指尖一疼,低头看去,那古书又开始咬我的手了。

    我快速地翻开书页,内页里原本空空如也,此刻浮现出了一行血字,写到:暗结鬼胎,天地不容,唯有天雷,可诛其心!

    鬼胎?说的应该就是李嫣然肚子里的胎儿吧,看来破解的法子,应该就是引来天雷,可是,我又不是雷公电母,如何能操控雷电呢?

    我正犯愁,就发现书页上的字变换了模样,这一次不是文字,而是一幅画,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了一串艳红的花朵,花儿长在藤蔓上,长了翅膀般朝天空攀爬,直到云霄深处。

    如果我没看错,这应该是双喜花!

    双喜花又名飘香藤,喜欢开在温暖潮湿的南方,每到花开时分,便会香飘四溢,沁人心田。

    难道……古书是让我去找双喜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