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2.白少安的暴行
    走了一夜,待第二天鸡鸣报晓,城门终于开了,我和尹恒相互搀扶着进了城。

    这是一座山城,名为镇原城,取自震慑云贵高原之意,城门建在延绵起伏的大山之上,入了城门后发现,里面竟然是一片天然形成的盆地,一条河流穿城而过,两岸皆是素净典雅的徽派建筑。

    这里很是热闹,河面上货船络绎不绝,桅杆交错、号子震天,光是码头就有数十个,码头上全是光着膀子的搬货郎,一箱箱地上货、卸货,沿岸的酒家、画舫多不胜数,行人如织,十分繁荣。

    “没想到在大山深处,还有如此繁华之地。”我撑着一支大树枝,艰难地迈步。

    尹恒说到:“这里是茶马古道的一个中转站,是广西去贵州、云南、四川甚至进藏的枢纽,自然繁华。”

    我仔细观察,看到这儿真是鱼龙混杂,有穿着旗袍和西服的汉人、有身披银饰绣服的苗人、有穿着藏袍的藏人还有一些穿着筒裙的傣族人。

    “这儿,还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或许是见到了新景色,我的身体也没那么难受了,反而新奇得不行,却没发现尹恒正愁眉苦脸。

    等到了街上后,我俩闻到肉包子、宽面条、葱油饼的味道,肚子纷纷发出了咕咕声,他叹到:“先去吃东西吧!”

    他带我去找一家王记豆花铺子:“那是镇原城里最有名的豆花店,豆子都是高原的小黄豆,磨豆花的水取自山上的清泉,做出来的豆花嫩而不散、入口即化,配上老板娘炒的辣椒酱料,香辣爽口,回味无穷啊!”

    “有这么好吗?”

    “尝过就知道。”

    等我们来到小铺边上,这儿已经排起了长队,看来尹恒所言不虚。

    就在我们排队的途中,一个丫鬟,身后跟着一队士兵前来,一言不发就要插队,后面的人敢怒不敢言,我问:“那是谁家的丫环,如此霸道。”

    前面一个大娘说:“是昨晚进城的白家。”

    昨晚进城、白家?难道是白少安的人?不可能吧!

    白少安向来治军严明,他手下的白家军是百姓最为爱戴的一支军队,所到之处,绝不叨扰百姓、不取一分一毫,怎么会帮着一个嚣张跋扈的丫头?

    大娘悄悄说:“现在的白家军,已经不是以前的白家军了,听说啊,都是因为那白司令的娇妻。”

    话音未落,我就听见丫鬟趾高气昂地说道:“我出钱,你凭什么不卖?”

    店家老板娘三十出头,瓜子脸、大双眼皮,可以说是个豆腐西施,她峨眉一挑道:“你看不到大家都在排队吗?”

    有了老板娘带头,大家纷纷起哄,让他们到后边去,凭什么我们排队,他们就能插队?

    丫鬟急了,说:“你可知是谁要吃豆花吗?是总统的女儿、白司令的未婚妻宋小姐,得罪了她,有你好受的!”

    老板娘放下勺子,双手叉腰,浑身的泼辣劲上来了:“我一个卖豆腐的,确实不敢惹你们皇亲贵胄,那我不卖了行吧?今天收摊!”

    所有的人看到丫鬟仗势欺人,听到老板娘不卖了,纷纷躁动起来,与那些士兵发生了摩擦,士兵虽然没有拔枪,但却动起了手,动静越来越大。

    摊子被砸、百姓被打,女人、孩子哭声不断,好好的早市,因为白家军的到来,变成了一锅粥,喊杀声与哀嚎声不断交错。

    我和尹恒被人们推搡着,好不容易才挤了出来,躲在旁边的小巷子,现在外面乱成一团,唯有等消停了才能离开。

    “怎么会这样……”我嘀咕一句,白家军怎么会跟老百姓动手,这样的军队,跟山上的土匪又有什么区别?

    待闹了一刻钟,周围突然来了一队人,为首的男子一身笔挺的军装,骑着高头大马,皱着眉头看相互斗殴的人群,掏枪对着天空放了一枪。

    刺耳的枪响划破天际,打破了山城的宁静,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纷纷扭头看着马背上不怒自威的男人——白少安!

    见到他,我表面上波澜不惊,但内心却忍不住波动了一下。

    尹恒也盯着他,只是不知在想什么,眼神里掺杂了太多的情绪。

    “都给我住手!”他的声音不大,却震慑力十足。

    之前嚣张的丫鬟,变得披头散发,满脸红印,哭着来到白少安面前:“司令,这里的刁民竟然动手打您的人……”

    百姓们纷纷回过神来,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口。

    “分明是你们的人不讲道理。”

    “军队跟手无寸铁的百姓动手,简直就是土匪!”

    “对,我本来挺敬重你的,结果发现,你还不如以前的庞氏军阀。”

    很多人都忿忿不平地开口,白少安对着身侧的江月白说:“都记下来了吗?”

    江月白骑着一匹白马,就跟在他身后,点头道:“来人,把刚才那几个说话的全都抓起来!”

    见到有人被抓,其他人都不敢开口了,所有人皆露出惊恐的神色。

    白少安面无表情地下马,朝王记豆花铺子走去,走到老板娘面前:“还有豆花吗?”

    老板娘冷哼一声:“没了。”

    “再帮我做一份,我等着。”

    “抱歉,我刚才受了伤,这段时日都做不了了。”这老板娘十分硬气,也是个傲骨之人啊!

    白少安的手指,放在桌上轻轻弹动,向江月白投去一记眼神,江月白了然于心,很快就将她丈夫拖了出来,老板娘见状后惊呼:“你们想干什么?”

    白少安冷冷地说:“你不能做,就请你相公亲自去做……”

    “你们这群强盗!强盗!”老板娘跌坐在地,痛哭了起来……

    别说我与白少安相识,就算是一个旁观者,此刻也看不下去了,我正准备冲出去,就被尹恒拽住了,他压低嗓音:“你不要命了?”

    “我……”是啊,我现在的身份已经是个死人,贸贸然出去,之前努力的一切岂不是白费了。

    尹恒说:“你一介女流,冲出去又能怎样?”

    确实不能怎样,或许,还会把自己搭进去,闻言,我悄悄退回了小巷里,罢了,他想怎样是他的事,与我无关。

    当人群散后,各家正收拾着东西,我们准备去找客栈住下,这时,尹恒拉住了我:“咱们还是去附近找个破庙待着吧!”

    “为什么?”

    “因为……”他从兜里掏出了几张纸钞:“我只剩这么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