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0.小柔尸变
    我和尹恒被僵尸王吓怕了,时刻警惕着,直到僵尸王变成一滩尸泥,我俩才背靠背地坐在地上喘口气。

    坐着坐着,尹恒突然笑了起来,我胳膊肘怂了怂他:“笑什么?”

    “笑我们死里逃生啊!”他放松地靠在我背上,后脑勺直接枕在我肩上:“你啊,跟我见过的娘们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我望着天,遮天蔽月的乌云已经散了,露出一轮圆月。

    “那些娘们遇到点事,不是哭哭啼啼,就是两眼一翻晕过去,你还好,知道用摄魂镜对付他,还挺聪明的。”

    “那是……也不看我苏小柔是什么人。”

    “是,你不是一般女人,你是二般女人。”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谁能想到片刻之前,我们还差点成为了白毛僵尸王的爪下亡魂,现在能安然无恙在月下歇息,还多亏了这面锈迹斑斑的铜镜。

    没想到我运气还不错,趁夜赶路,不仅遇到了土地公、土地婆收留,还获得线索挖掘了花氏孤坟,得到了这件宝物。

    尹恒喝了一口水,将水壶递了过来,我接过,用手绢擦了擦壶口,咕噜咕噜灌下一大口。

    喝完后,水壶也见底了,他问我:“话说,你一个姑娘家,怎么会走到这片乱葬岗?这儿地形复杂,一般人找不到入口。”

    “是吗?”可我明明记得,这条路很好找:“我从桃源镇出来的,镇口只有这一条路,我沿着走了一夜,就到了这鬼地方。”

    尹恒的背脊抽动一下:“桃源镇?走了一夜?娘们,你可别忽悠我,你知道这儿离桃源镇有多远吗?”

    “多远?”

    “三百多里路啊!别说你走了一夜,就算走上一个月,也找不到这乱葬岗的入口。”他说完后,我彻底惊呆了,不会吧,这儿怎么会离桃源镇那么远?难道,是凌风音和娟婶合起伙来骗我?那里根本就不是桃源镇?

    不可能啊,他们能骗,镇上的牌坊不会骗人,我记得上面写着的,就是桃源镇三个大字。

    见我不相信,尹恒说:“等会儿我们出去后,你就知道了。”

    他告诉我,这个地方在黔地与广西交界,几十年前发生了一件大事,不知怎的鬼门大开,恶鬼倾巢而出,当时盘踞此地的庞氏军阀赶紧召集了五省一百零八位法师前来镇压,这才把鬼门给关上。

    后来,为防有人误入邪地,法师们在这里建立了结界,入口处设计了机关,普通人压根就进不来。

    可我就是个普通人啊,我怎么进来了?

    他也很是惊奇:“你都不知道,我能知道吗?不过遇见你,我还是挺意外的,所以才蹲在坟头上逗一逗你。”

    听完他的话,我身上冒出了一身冷汗,不知是夜里凉还是周围阴气太盛,我开始打冷摆子,作冷作寒的,像得了风寒。

    我虽然难受,但却没表现在面儿上:“所以,你头上的这个包,就是逗我玩的下场!”

    “你不提还好,提起我就来气。”他的脑袋微微抬起,撞了我一下:“若不是看你是个娘们,我早就动手了。”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等着太阳出来,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再也不回来。

    现如今,他得到了僵尸王的内丹,我也得到了几件宝贝,大家道不相同,出去后自然要分道扬镳。

    想到尹恒走南闯北,见识广泛,我开口问道:“尹道长,我问你个事。”

    听到我称呼他为道长,尹恒美滋滋的,都要飘起来了:“你说。”

    “你去过很多地方吧!”

    “那是自然。”他得意地说:“从南道北,哪个省我没去过?”

    “太好了,我想问问你,有没有见过一群戴帽子的人,就是黑色的西洋帽。”

    “你说这个,满大街都是。”

    “我说的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有组织,会武功,行事隐秘的组织,擅长用短刀。”我目前得到的信息只有这么点,没办法多说了。

    他听到后,倒是坐了起来,托着下巴想了想:“之前经常见到戴帽子的人,可要说到有组织……还真没注意。”

    我神情黯淡下来,他见我一脸失落说道:“别整这副死人脸,大不了以后我见到,给你托个消息。”

    “好。”我们只是萍水相逢,虽然今夜共患难、同生死,但我知道,以后我们是不会再见了,而他却愿意说一个办不到的承诺,也算是安慰吧。

    聊着聊着,我睡着了,在梦里,我又见到了白毛僵尸王,他僵硬乌青的脸上,露出了一道诡异的笑,也不知在笑什么。

    而后,我就被冻醒了,身体不由自主地打冷颤:“尹恒……尹恒……”我小声地叫着他,尹恒猛地睁开眼睛,看到我吓了一跳:“何方妖孽!”

    “是我!”我哈出的气息都变成了白霜,疑惑着,刚入秋,天就这么冷了?

    “娘们?”他试探着问。

    “尹恒,我好冷啊,你冷不冷?”

    “冷?这天儿不冷不热的,刚刚好。”走到我身边,担忧地望着我:“倒是你,咋变这样了?”

    他将我扶起来,靠在他的肩头上:“你这样子,比鬼还可怕。”

    “我怎么了?”他将袋子里的照妖镜掏了出来,镜子里映着一张比墙灰还要苍白的脸,眼圈乌黑,嘴唇发紫,眼白处全是血丝,仿佛能溢出血来。

    “我这是怎么了?”我抬起手,觉得指甲处有些发痒,这才发现指甲长长了一大截。

    他发呆了几秒后,大喊一声:“坏了!”然后问我:“昨晚打斗,你是不是受了伤?”

    “好像……腿被抓破了,不过一点也不疼。”我撩开裙摆,露出的小腿上有两道淤青,其中右腿上有一道破皮的抓痕,原本只是小小的一道伤口,结果发黑变硬了。

    “怎么会这样……”我的眼睛变得模糊起来,浑身的寒意越发的浓了,特别是天快亮了,远处的云层透出了光彩,照得我难受。

    “傻娘们,你中了尸毒!还是千年僵尸王的尸毒!”他说完后,赶紧去兜里掏东西,却掏了个空:“遭,昨晚对付僵尸时把糯米用完了。”

    “没有糯米会怎样?”我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没有糯米,你很快就会尸变,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你尸变之前……杀了你,就地焚烧!”

    我抓住他的手:“不,别杀我,我不想死,我还要找我弟弟,我不能死!”

    尹恒别过脸去:“这可由不得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