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9.摄魂镜
    我自认为力气已经很大了,可腿上的双手却僵硬如铁,纹丝不动,打了半天,我的手都快断了,可一点作用也没有。

    我击打的动作,刺激了僵尸王,他鼻孔里呼哧呼哧朝我靠近,尹恒憋着一口气,双腿绷成了弓形腿,牢牢地抓在地上,却还是被拖出两道泥印子,我看着僵尸王的脸越来越近,对他吼道:“你撑住啊!”

    “娘们,别废话,给我留点力气……”

    一时间我们陷入僵局,僵尸王抓着我不放,尹恒拽着他也不放,突然,那僵尸王眼珠子转了一下,我知道他在思考。

    果然,僵尸王一个转身,松了手,便朝身后扑去,尹恒正拉得用力,猝不及防就摔了出去,地上扬起一阵尘土,还来不及喘口气,僵尸王就朝他扑上去。

    “小心!”这僵尸会思考,他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所以反其道而行。

    尹恒看到地上的影子,一个转身就避开了僵尸王的爪子。

    僵尸王动作极快,迅速转向,尹恒挥手将绳子缠在树上,奋力一拉,便藏到了树后,僵尸王闪避不及,一头撞在了大树上,生生把树干撞得咔嚓响,应该是断了。

    他吃痛后,气急败坏地飞到树后,尹恒却早已转到了另一处,结果还未高兴两秒,就跟僵尸王脸对脸,撞在了一块儿。

    看到他们在树干前‘相遇’,看到僵尸王露出一对泛黄的獠牙,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尹恒明显受到了惊吓,他也算反应迅速,双手伸进袋子里,一手抓了一把糯米,死死按在了僵尸王的眼珠子上。

    黑烟冒出,僵尸王捂着眼睛,发出一阵怒吼,片刻后,他便看不见了,只能依靠听觉和嗅觉辨别我们的方向。

    尹恒又从兜里拿出三道鬼画符,上面是红色的,应该是混了鸡血的朱砂墨,他将符拽在手中,对着僵尸王的额头和两肩贴上去,很快,那白毛僵尸就被定住了。

    见此,我终于松了口气:“快走!”

    他却不愿意离开:“你先走,我还有事。”

    “什么事比性命还重要?”我过去拉他离开,他反而甩开了我:“这事关乎到我学道!茅山最厉害的吴师父说了,我若是能取下僵尸王的内丹,他便收我为徒。”

    我气得浑身发疼:“命都没了,怎么修道?”

    “我不管,这是我找了很久才找到的僵尸王,世间难得一见,无论如何我都要取下他的内丹。”

    就在我俩说话间,僵尸王身上的符咒被一阵深紫色的火焰消失殆尽,等我们回过神,他又一次不见了!

    “遭了!”尹恒手中握着桃木剑,警觉的望着四周,却始终不见僵尸王的身影。

    此刻,山顶处安静极了,只能听到我们的呼吸声和不断加快的心跳声。

    他说:“娘们,都怪你。”

    “怪我?”

    “若不是你阻拦,我早就取到内丹了。”

    “我是为了你好,狗咬吕洞宾,现在好了,僵尸王跑了,我跟你谁也逃不掉。”我主动与他背靠背,捡起了一块尖锐的石头在手里并肩战斗。

    “怎的?你不害怕?”他斜着眼问。

    “怕,但我更怕死。”

    “行,那你就拿出打我的精神头,狠狠地揍他!”他刚说完,一张鬼脸就从树上飞了下来,将我俩冲散在地。

    似乎在尹恒那儿尝到了苦头,这次,僵尸王并没有去找他,而是一门死心攻击我。

    我在山顶山快速躲避,连滚带爬,僵尸王伤了眼睛看不到,速度和方向感差了不少,可就算他速度再迟缓,也比我这弱女子厉害多了,我刚躲了几下,就被他按在了地上,獠牙上溢出绿色的毒液,一滴一滴地落在了我的脸上。

    而后埋下头来,想要咬我的脖子,我往反方向偏去,让他扑了个空,大喊这叫尹恒救命。

    尹恒取出墨斗线,弹在了他的身上,他飞身而起,在空中旋转一圈,脚狠狠踢在了尹恒的脸上。

    被僵尸王飞来一脚,尹恒撞向了树干,他用手去挡,结果手给撞脱臼了,墨斗线也掉落在草丛里。

    听见尹恒受伤,白毛僵尸王转而去攻他,我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尹恒手臂已经使不上力,正愁不知怎么办时,突然瞥见脚边掉落的包袱,掉出了一枚泛绿的铜镜。

    看到镜子,我灵光一闪,或许,可以试一试!

    我双手颤抖地捧着铜镜,对着手兽纹钮的背部,镜朝前,对准僵尸王的方向,大吼一声:“嘿……”

    僵尸王被我的声响吸引,回过了头,当他照到镜子的那一刻,忽然间发出一阵惨叫,高大而僵硬的身体,竟然一动不动了。

    我欣喜不已,是镜子起作用了!

    还好我急中生智,想起古镜不能照今人的禁忌,将它照向了僵尸王,没想到真有奇迹发生。

    尹恒见僵尸王被定住,赶紧靠在树上,一个用力,只听骨头发出一阵声响,他咬着牙帮自己正骨,将脱臼的手给接了回去。

    他绕开镜子,跑到我身侧:“你这娘们,居然有摄魂镜?”

    “这是摄魂镜?”怪不得鼻烟壶提醒我,千万不要被照到,原来镜子会摄魂。

    “这可是宝贝啊,丢你这不识货的手里,太委屈了。”他巴巴地望着,我擦了把汗:“得了吧,别打我摄魂镜的主意。”

    “是,我自然不敢打摄魂镜的主意,但我必须打僵尸王内丹的主意。”他大摇大摆地走到僵尸王面前,狠狠踹了一脚,不曾想这千年僵尸比铁还硬,他痛得捂腿嗷嗷地叫了起来。

    “行了,别闹了,赶紧取内丹走人吧!”我生怕镜子撑不住,僵尸王还会再度醒来。

    他也觉得不是发泄的时候,赶紧掏出几枚又粗又大的银针,从丹田开始,往上刺入僵尸王的穴位,待扎针到脖子下的天突穴时,僵尸王的嘴张开了,在獠牙之间飞出了一颗发着紫光的内丹。

    “这就是内丹了?”

    他点头道:“这可是好东西啊,不亚于你的摄魂镜。”

    尹恒告诉我,千年僵尸王的内丹,是难得一见的宝贝,可做药材治百病、解百毒,落在修炼之人手里,可做长生不老仙药的药引子。

    “竟然这般神奇!”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他赶紧装入锦盒内,揣入怀中:“你也别打我内丹的主意!”

    “切,谁稀罕……”我说完后回头,发现面前的白毛僵尸身上的毛发簌簌脱落,原本僵硬的身体也变得发软发涨,面上的皮肤眨眼间变黑、腐烂,就跟一具普通的尸体无异,风一吹就散了。

    原来离开了内丹,僵尸王就只剩腐肉一具,看来,这内丹还是个好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