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7.染尸毒
    我这几下,打他打得极狠,男人刚开始没反应过来,脑袋挨了一个闷棍,想跑却被我死拽着,只能转过身,用背部硬抗。

    “你个泼妇,居然敢打我!”他急了,手上用力,反而将我带出了棺材,我俩扑到在地,他手指一扣,点到了我的穴位上,整个手臂都麻了,只能眼睁睁地看擀面杖滚了下去。

    “你!”我瞪着眼睛,却被人压在了身下,那男子抡起一个拳头,刚要打我脸上就停住了,我趁机咬了他一口,痛得他大叫一声。

    “你个娘们,怎么跟男人一样?不,应该说,比男人还狠。”面对我的追打,他飞快地躲闪,始终不肯出手。

    我喘着粗气,将擀面杖捡了起来,护在胸前:“要命的时候,哪里还分男人女人。”

    “诶……咱们是不是有误会?”他一溜烟,爬上了一棵大槐树,坐在树干上居高临下盯着我:“我没说要你的命啊。”

    “是吗?你不是说,要我下来陪你吗?”我捡起一块大石头朝他丢去,他险些被砸中:“你这娘们,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来真的!”

    “我跟你认识吗?开玩笑……鬼才开玩笑!”俗话说,白日不说人,夜里不说鬼,我刚提一个鬼字,四周便刮来一阵阴风,冻得人浑身打摆子。

    “说,你继续说啊,这儿最不缺的就是鬼了,你一说,他们就来了精神,全都朝你围拢过来,正好,你长得这么漂亮,让鬼王瞧见了,娶去做九十九房姨太,那才好玩呢!”

    我气得脸都红了,也顾不上脚上发痒的伤口,捡起一块石头又朝他脸上砸去,巴不得砸烂他这张嘴。

    他脖子一闪,石头与他擦肩而过,他真的怒了:“娘们,你再闹,我可就下来了。”

    听见他要下来,我也不便恋战,毕竟他是个男人,力气和功夫都比我厉害,只是不愿动手罢了,我见好就收吧。

    我白了他一眼:“别让我再见到你!”

    说完,我捡起地上的包袱,趁着天上还有点微光赶紧跑了,这才没走两步,我就脑袋一昏,倒在了草堆里……

    乌鸦啼哭,夜莺长鸣,在这阴森恐怖的夜里,那个比鬼还讨厌的男人正坐在篝火前烤麻雀吃。

    麻雀被烤得油光噌亮的,阵阵肉香扑面而来,我实在是装不下去,终于睁开了眼睛。

    “哟,终于醒了。”他故意提高了声线。

    我早就醒了,只是一直装睡罢了。

    我警觉地盯着他,他漫不经心地说:“别看了,我要是坏人,你刚才早就被千刀万剐了。”

    这倒也是,他若想图谋不轨,我昏过去时,早就下手了。

    “行吧,我知道你不是坏人。”我刚想起身,就发现左边脚腕上钻心的疼:“我的腿……”

    “赶紧坐下。”他指着我的伤口:“自己看看吧!”

    我借着火光看去,发现脚踝处有一个月牙状的伤口,破口处已经发黑了,上面涂了一些绿色的汁液和生糯米。

    “怎么回事?伤口怎么发黑了?”

    男人说:“你啊,中了尸毒知不知道?”

    “尸毒?”我不敢相信。

    “骗你干嘛!”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这里是极阴之地,而你刚才所在之处,恰巧位于东北方的鬼门,是极好的养尸地,在那儿埋的尸体,可千年不腐万年不化,一旦接触到活人气,很容易尸变!”

    听到他的话,我终于感觉到后怕了。

    “不过今儿算你走运,伤你的那具尸还没成气候,要是变了僵尸,你早就死了!”他转过头来,谄媚一笑:“不过,你运气最好的就是,今儿遇见了我,帮你解了尸毒。”

    “你?对了,我还没问你是谁呢!”

    他听到后,蹭的一下站起来,跳到了一块大石头上,威风凛凛地说:“我乃茅山派法外第一代弟子尹恒!你可以叫我尹道长。”

    “法外弟子……”我忍不住笑了:“这不就是门外弟子吗?都是门外了,还算什么弟子。”

    他信誓旦旦地说:“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进入茅山派的。”

    “行,你努力。”

    见他救了我,之前的事就一笔勾销了,眼下,天已经黑了,我和他还待在乱葬岗里,四周阴风阵阵,鬼哭狼嚎的,还真有点吓人。

    这害怕还是其次,现如今,我最紧要的问题就是……饿!

    我干了一天的体力活儿,滴水未进,现在已饿得头昏眼花,连说话的力气都都没了,鼻子里闻着篝火上的肉香,肚子不争气地咕噜叫了起来。

    “娘们,你饿了吧?”

    “别娘们娘们的叫,我有名字,我叫苏小柔。”

    “苏小柔……难听得要命,还是叫娘们好些。”

    “滚!”

    “滚?我滚了,这长夜漫漫,你就只有与鬼作伴了。”见我眼神闪烁,他奸诈的笑了:“再说,我滚了,这些吃的也得跟着滚了啊。”

    他拿着那串冒油花儿的烤麻雀在我眼前晃了晃,像逗宠物般逗着我:“想吃吗?”

    我别过脸去:“不吃。”

    “真不吃?”他看我闭上了双眼,直接把树枝塞我手里了:“爱吃不吃。”

    我当然吃了!只是他这个人嘴太碎了,让我说不出那句谢谢。

    “我吃了,那你呢?”我见他火上没有别的吃食了,他嘿嘿一笑,用树枝刨开了火堆底下的泥巴:“山人自有好吃的。”说着就挖出了一堆烤红薯。

    泥土一扒开,周围香气四溢,充满了儿时的味道。

    “我也要吃。”

    “你倒好,都不客气了。”他嘴上虽碎碎念,却丢了一个烤出糖汁儿的红薯过来:“吃吧,吃饱了就先睡一睡,到了子时,妖魔鬼怪都出来了,到时候,我得出去干活了,你呢,自求多福吧!”

    “行,你别吓得尿裤子就成……”我没好气地靠在树上休息,大口大口地啃着红薯和烤肉:“有水吗?”

    “你这娘们,真把我当万能的了。”

    “有没有嘛。”我感觉尹恒这个半吊子神棍人还不错,虽然我与他只有一面之缘,但在他面前,我有一种难得的轻松,也就不跟他客气了。

    他被气得咬牙,却还是把水壶递了过来:“省着点喝,这儿离河边老远了。”

    喝完了水,我终于休息了,在乱坟岗里睡觉,世上除了我俩,估计也没谁了。

    待睡到半夜子时,头顶传来一阵夜猫的叫唤,尹恒来起身到我身侧,偷偷放了一个东西,右手拿着他的桃木剑,往坟地深处走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