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古镜不照今人
    从这折扇和诗句中,我可以看出,他对美人师父充满了爱意,既然相爱,为什么要离开她呢?

    这是一个迷,我不知道,或许美人师父也不知道……

    不管她是否知道,这个故事终究是悲剧收场,美人师父毁了容,将情郎的折扇埋在土里,葬的不是扇,而是自己的心。

    我将折扇一点一点地折回,目光转向第二个物件——古铜镜。

    镜子中间黑中透着光,边缘泛绿,是一个银背鎏金兽钮铜镜,镜子不是圆形,而是一朵花儿的形状,做工十分精细。

    看到那兽钮,我看不出是什么动物,应该是古书里记载的某种神兽吧!

    这面沉甸甸的镜子,看起来应该有几百年了,也不知是观花门的法宝还是美人师父自己的物件,正当我想将镜子翻过来时,背上忽的疼了一下,似被某个滚烫的东西烧了一下,手中的铜镜落在地上……

    “怎么回事……”我解下包袱,还以为上面爬了虫,结果发现是鼻烟壶发热,它刚刚显灵,烫了我一下。

    难道它在提醒我不能揭开镜子?

    我正发愣,鼻烟壶上就飘出一阵青烟,形成一行娟秀的小字:古镜不照今人。

    我好像听过这句话,古镜确实不能照今世活着的人,因为古时,镜子除了能照出人们的容颜外,还是一种祭祀的礼器。

    人们常说,镜子能与神鬼沟通,特别是铜镜,不仅能祭神,还有避灾辟邪的功效,既然镜子这么好,为何不能乱照呢?

    这是因为,很多古镜都是作为陪葬品埋入地下的,长年累月吸取了墓地的阴气和邪气,甚至还有鬼邪寄居在内,活人照到后,会发生不祥之事。

    我望着地上的铜镜,想到鼻烟壶的提醒,难道,这面镜子有古怪?

    既然鼻烟壶提醒了我,就不能被贸然照到,我从衣袖里取出一张手绢,将铜镜包了起来,待遇到庙宇或是高人,再请人看看吧!

    这三样物件中看了两样,只剩那造型奇特的青铜片了,形状十分复杂,有点像‘齾’字,齾在平城的方言中,代表的是缺的意思,难道,青铜片是某个物件缺失的部分?

    我确定之前没见过此种形状物品,也没在哪部古籍中看过,直觉告诉我,这块青铜片很重要,一定与观花门相关,既然土地婆让我来看看,让它们重见天日,就一定有她的原因。

    看着太阳西斜,我也不再耽误,将东西收到了包袱里,快速把花氏孤坟恢复,原路返回,日落之前得赶紧走出去。

    还记得我来时,是踏着野草过来的,所以草面上有一道压过的痕迹,只要顺着痕迹行走,就可回到来时的路。

    可我走着走着,竟然走迷路了,压痕不知不觉多了一道,我确定不是我弄的,难道这儿还有别人来过?

    想到压痕可能被前来祭拜的人弄乱了,我干脆又用老法子,看太阳辨别方向,这次是寻找北方。

    确定方向后,我拨开杂草艰难的前行,这儿的地形看着不复杂,身在其中才会发现,有了杂草和坟茔的阻挡,每走一步都很艰难,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坎,碎石遍地,白骨成堆,我已经很小心了,但一个不注意,还是发生了意外!

    刚才下一个小小的斜坡,我一脚踏上草地,发出咔嚓一声,左腿竟然踩进了一口薄皮棺材里。

    这应该是座孤坟,年代久远,风吹草长后土层变薄,露出了棺材的一角,棺材本就是薄薄的一块杉木板子,日晒雨淋导致漆面裂开、木板变软,再经我这一脚,就破了个洞。

    棺材破了,我这一跤也摔得不轻,特别是脚卡在了棺材里,恍惚间听见了一阵脆响,我当下一惊,该不会……是踩到逝者的骨头了吧?

    我赶紧道歉:“有怪莫怪,有怪莫怪……我不是故意的。”

    我试着把脚拔出来,却发现脚背被什么东西拽住了,那东西又冷又硬,就像一只干枯的手,死死捏住了我的脚。

    越使劲,脚上的力道就越发地紧。

    老天爷,难不成,我大白天见鬼了?

    这样的事又不是没发生过,我赶紧磕了一个响头:“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求你放过我吧!”

    我知道踩到先人尸骨是大不敬,更何况我还把人给踩坏了,这下难办了,人家不放我走了。

    我又是道歉,又是磕头,好言好语都说遍了,可脚上的力度丝毫不减,我也有些不耐烦了,就算对方心中有气,也不能不讲道理啊!

    既然这样,我也不客气了:“你到底想怎样?”

    一阵幽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要你下来陪我……”

    这声儿明显是男人的,捏着嗓子拖长了嗓子说话,就像呜咽的风声,吓得我不敢动弹,不会吧,他要我下去陪他?

    “谁!”我鼓足勇气转过头去,见到一道黑色的影子蹲在高高的坟包上,二十出头的脸上耷拉着几缕碎发,下面露出一双贼亮贼亮的眼睛,看到我后,他愣了一秒,竟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哥,我踩到的是你?”

    他点点头,嘴里衔着一根茅草:“是啊。”

    “年纪轻轻就死了,真可怜。”我嘀咕一句。

    他忍俊不禁的笑了:“所以,我要你下来陪我啊!”

    没想到棺材里的正主现身了,还口口声声要我的命,不行,得逃了!

    我皱着眉头,脚底的动作越发的大了,慌乱之中,还把我脚踝给割破了,真是疼啊!

    见我急得发疯,男子笑得捧住肚子,我一把滑倒在地,起来时,却看到了他的影子,鬼怎么会有影子?

    只有活人才有影子!

    既然他是人,我也没那么慌乱了,只是腿还卡着,动弹不得,也不知这个男人想对我做什么,万一图谋不轨,我连逃命的功夫都没有,只得想办法先稳住:“这位大哥,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我说了,要你下来陪我。”

    “要我下来……好啊……下来就下来,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我伸出手:“你带我走吧!”

    他没料到我会如此洒脱,既没有哭闹,也不害怕,反而迫不及待等着他过来。

    “来啊!”我投以一个期盼的眼神,右手的袖子里,早已经准备好了娟婶的擀面杖。

    他拍了拍手掌,从坟上跳了下来,牵住我的手,我猛地拽住他,手执擀面杖狠狠敲了下去:“混蛋,我揍死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