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5.土地公婆显灵
    我开始警觉起来,因为我心里明白,能够说出“观花门”三个字,这对老夫妻定不简单!

    她自顾自地说:“怪不得……怪不得……我就说嘛,怎会有人深夜敲响我们的房门,原来是观花门的师父。”

    我不声不响地收起包袱,双腿也做好准备,一旦有什么不对劲,我立马就能往门口冲去。

    老太太见我剑拔弩张的样子,漏风的嘴一张一合:“坐下吧,我若想害你,你压根就跑不出去。”

    也对,如果他们有心害我,刚才那三碗水就够我死了好几次了。

    我坐下问道:“老人家,你知道观花门?”

    她笑了:“当然,这是好多年前的事了,今日再见,老身也很是惊奇啊!”

    老太太告诉我,在很久以前,她认识了一个观花门的师父,那是一个美若天仙的女人,孤身一人来到乱葬岗,只为找一个男人!

    为了逼男人出现,美人师父打开了乱葬岗的鬼门,导致鬼怪汹涌而出,后来,她也受到了天谴,被毁了容,之后去了哪里,老太太便不知了。

    “您见到她是哪一年?”

    她想了想:“前清的事了,距今也有五十年了。”

    老太太说着,望着我的脸发起了呆,看着看着,眼神猛地变了:“那个女人跟你长得真像呐,像,像极了!”

    观花门的师父,为何会跟我长得相像呢?或许只是巧合吧!

    老太太感叹道:“一个女人,千里迢迢来找一个男人,定是为了情啊!”

    她说得在理,真没想到观花门的美人师父也曾跟我一样,为情所困。

    见我失神,老太太说道:“她是观花门的前辈,应该是你的师父或是师祖,既然你这个徒子徒孙来了,那明日便去乱葬岗最南端,看看那座花氏的孤坟吧!”

    “孤坟?”

    “当年,你的师祖在那里埋了点旧物,你是她的弟子,又机缘巧合来到此处,不妨挖出来看看。”

    我正犹豫去还是不去,毕竟我不是观花门的弟子,挖出美人师父的旧物,不太好,可是,心中的好奇却越发浓烈,让人压制不住。

    老太太提醒道:“要去就得趁早,不然,等太阳落山,里面的邪祟可比你厉害!”

    “好!”我笃定主意,既然来了,既然有这个机缘接触观花门,那便去看看吧:“谢谢您的提醒,小柔无以为报,这根簪子,您收下吧!”

    老太太摆摆手:“这东西,我们用不着,你自个儿留着吧!”说完后,她慢悠悠地走了回去。

    我睡意渐浓,也顾不上屋子里寒冷,顾不上窗外秋风呼啸,趴在椅子上便睡着了,等到第二天太阳落在身上,我才睁开了眼,抬手挡住了直射的阳光。

    待眼睛适应光线后,入眼处满是翠绿,一片泛黄的梧桐叶子随风而落,掉在我的脸上。

    我猛然惊醒,吓得站了起来,我不是在屋子里吗?怎会睡在外面?

    我环顾四周,几步开外就是一条窄小的土路,道路两边长满了荆棘和各种树木,哪里有什么房子,连块空地都没有!

    再看我刚才趴着的地方,居然是一个破旧而窄小的土地庙!

    土地庙的屋子只有膝盖这么高,看得出来年岁已久,上面的红漆绿瓦都已经剥落、褪色了,巴掌大的门外,放着一只破碎的香炉,门洞内望去,里面是两尊披着红布的石像,一个是土地公公,另一个是土地婆婆。

    我吓得不轻,赶紧退去,回想昨晚的一幕幕,难道昨晚,我遇到的不是人,而是土地公婆?

    想到老太太劝阻我的话,说前面是乱葬岗,硬要留我住下,看来,他们是在保护我!

    这么一想,我也不那么害怕了,反而心头涌出暖意。

    这土地公、土地婆,又被称为福德正神,他们掌管着一方土地,是神仙级别中最低,却也是乡民们最为尊敬的神仙。

    以前在重安镇,我就曾听过人说过,土地公婆常常会在夜里为迷路的人指路,保护一方百姓,没想到,我竟也有这缘分,能受到他们的收留和保护。

    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切,想到他们显灵护我,我跪在地上,对他们磕了三个响头:“谢谢你们!”

    起身后,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开始赶路。

    前方是一片丘陵地,里面荒草丛生,偶尔有几座坟茔出现在杂草中,当真是个鬼气森森的乱葬岗。

    看到这儿,我不禁想起了当初去乱葬岗找爹的尸首,只能趁着夜里无人才可前去,到了那儿,我扒开了所有的新坟,在死人坑里扒拉了无数具腐臭的尸首,可就是找不到爹的身影。

    最后只得对天磕头,哭着说:“女儿不孝,不知爹的尸首去了何处,希望爹能在土里安息,小柔一定会替你查明真相……”

    眼睛又一次被泪浸湿了,我抹干眼泪,不去想前尘过往,心里念叨着花式孤坟底下的东西,催促自己趁着日头正盛,赶紧去找寻。

    我站在路边,看了看太阳的方向,确定了正南方,这才深一脚浅一脚向前迈进。

    我扒开杂草,在坟地里穿行,好不容易走到了最南端,果然,在一棵合欢花树下,我见到了一个名为‘花式’的孤坟。

    来不及休息,我找来两根粗大的树枝,对着坟墓刨了起来,这座坟并不是为了埋人,所以土层不深,我很快就挖到了土层下面的坛子,费了些力将其抽出来,一边扒着坛子上的泥土,一边猜想,她究竟埋下了什么?

    怀着强烈的好奇,我屏住呼吸,打开了坛子上的土盖,一阵潮气散了出来,我窥探着坛内,看到里面有一个布的包裹。

    这布匹就是普通的面部,好几处已粘在了一起,我轻轻一撕就碎掉了,里面的东西哗啦一声掉了出来,落在翻起的土堆上。

    这是三个物件,一把折扇、一面铜镜还有一个造型奇特的青铜片,弯弯曲曲的,既不像花又不像字。

    看到这三样,我首先拿起了折扇,轻轻展开,虽然扇面受了潮,还是能清晰看到上面画着的洼地桑树美人图和几行诗句:

    隰桑有阿,其叶有难。既见君子,其乐如何。

    隰桑有阿,其叶有沃。既见君子,云何不乐。

    隰桑有阿,其叶有幽。既见君子,德音孔胶。

    心乎爱矣,遐不谓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这首诗名为《小雅·隰桑》,出自《诗经》,是《小雅》中少有的爱情诗,讲述的是一个‘爱藏心中,何时能忘’的故事,应是男子写下的,因为那笔锋十分凌厉苍劲。

    那土地婆也说过,美人师父是为了一个男人而来,这扇子,难道就是情郎的物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